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为母则强
    在医院观察了两个小时,确认阿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季半夏和连翘准备带她回家。

    小人儿已经醒了,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病房里的各种设施。她有着奶油般白皙透明的肌肤,花瓣般粉润娇嫩的嘴唇,是个不折不扣的漂亮丫头。

    “阿梨,这是小姨,以前见过一次的,你还记得吗?”季半夏将女儿从床上抱起,坐到自己膝盖上,微笑着向她介绍连翘。

    连翘半蹲下来,拉起她小小的手掌,笑道:“小阿梨,我是小姨,还记得吗?”

    阿梨没说话,她只惊慌地盯着连翘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将头埋进妈妈的肩头。

    半夏亲吻女儿的脸颊:“宝贝,这是小姨呀,小姨最疼阿梨了。过两天,我们去找洛洛姐姐和明泽哥哥一起玩,好不好?”

    阿梨没有回答,她朝半夏怀里偎得更紧。小小的拳头,紧紧攥住妈妈的发丝。

    连翘看着阿梨惊慌害怕的样子,鼻头一酸。

    上天也太残忍了,给了阿梨漂亮的容貌,却也给了她血友病和社交障碍症。

    季半夏拿出阿梨的小披风轻轻披在她身上,笑道:“走咯,妈妈带阿梨回家咯。”

    她的语气很轻快,不管阿梨对她的话有没有反应,她都笑眯眯地跟她聊天。

    连翘别过身子,偷偷擦了下眼泪。

    一个人漂泊在外地,又要工作,还要照顾生病的阿梨,姐姐这三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季半夏自然看到妹妹在偷偷抹泪,不过她假装没看到。阿梨是个病孩子,她知道。阿梨的病很难治,目前还没有治愈的先例,她也知道。

    她更知道,阿梨只她这么一个妈妈可以依靠,她只能坚强再坚强。

    无论如何,至少她怀里还有这么一个暖暖的,甜香的孩子。只要阿梨在她怀里,她就一定会抱着她走下去。多艰难,多辛苦她都不怕。

    连翘没让半夏回酒店,她直接带半夏和阿梨回了自己家。

    “姐,你和阿梨好好休息,我去酒店帮你退房拿行李。”连翘麻利地收拾从托管中心带过来的东西,阿梨的尿布奶瓶,还有她的小玩具,换洗的两套衣服,连翘都井井有条地收拾好了。

    季半夏欣慰地看着妹妹。她离开的这几年,连翘明显成熟多了。做事干脆利落多了。性格也刚强多了。

    到了晚上,赵媛还是来了。

    一进门就先洗手,洗完手就急着去抱阿梨:“乖乖,快让阿姨抱抱,早就想抱你了!”

    季半夏还没来得及阻止,阿梨已经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哭声,她一边哭,一边挣脱赵媛的手,往季半夏怀里钻。

    季半夏赶快把阿梨抱起来安抚:“宝贝,别怕,是媛媛阿姨。妈妈最好的好朋友。媛媛阿姨喜欢阿梨才抱阿梨的……”

    季半夏安慰了半天,阿梨才安静下来。躲在妈妈怀里,她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赵媛,赵媛想再逗逗她,又不敢,只好朝阿梨做了个鬼脸。

    季半夏抱歉地朝赵媛笑笑:“媛媛,阿梨她刚到新环境,还有点不适应。”

    赵媛猛点头:“是我太心急了,忘了阿梨她……”

    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赵媛赶紧咬住嘴唇。没有妈妈喜欢听别人说自己孩子缺点的。

    季半夏笑着拍了下赵媛的肩膀:“没事,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关系的,这本来就是事实。我已经看开了。今后,我就和阿梨相依为命了。”

    赵媛很感慨:“半夏,你真的太不容易了。”

    季半夏微微一笑:“。将来你有了孩子就明白了。”

    两人聊了几句,赵媛忽然一拍脑袋:“半夏,你记不记得当年我们那届的校草?”

    “医学院那个?”季半夏还有印象,长得剑眉星目的,当年好多女孩喜欢他。

    赵媛点头:“对对,就是他。我听人说,他现在带了个团队在做血友病血清实验,我跟一个校友有来往,这个校友跟他关系很好。要不哪天约他见一面,让他看看阿梨的病历?”

    “行啊。”季半夏答应得很爽快。尽管听上去不是很靠谱,但多一分希望也是好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赵媛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提到了傅斯年。

    “半夏,阿梨的身世,你真的不打算告诉傅斯年?”

    “嗯。没有必要告诉他。”季半夏垂下眼睛,看着怀中的孩子,在大人聊天的时候,阿梨已经睡着了。

    小脸白皙,嘴唇粉嫩,长长的睫毛轻轻覆在眼下,根根分明。真是个漂亮孩子。她的长相,吸取了季半夏和傅斯年的所有优点,完美得挑不出任何瑕疵。

    “可是……”赵媛咬咬嘴唇:“阿梨治病要花很多钱,傅斯年财力雄厚,又只这么一个女儿,如果……”

    “媛媛,不用再说了。”季半夏打断她:“我当初为什么离开,你也知道的。傅斯年不想要这个孩子,我绝不会低三下四地求他承认!更何况,他还做了那么恶心的事……”

    赵媛急急解释:“那桩‘强b’案疑点很多,据说那个女孩男朋友的爷爷是实权人物,傅斯年他……”

    季半夏再次打断她:“媛媛,我真的不想再跟他扯上关系了。我和他这么多年,你也看得清清楚楚,这段关系给我的,除了失望还是失望。我怕了,我已经经不起更多的失望了。”  8☆8☆.$.

    赵媛长长地叹了口气,默默地抱住季半夏的肩膀。

    阿梨在季半夏怀里发出一声模糊的梦呓,赵媛看着阿梨,心里涌出浓浓的伤感。

    阿梨三岁了,可她看上去只像个2岁的孩子。身高和体重都比同龄的孩子差一大截。更别提那要命的血友病了。

    社交障碍可以慢慢治疗,血友病,基本就是绝症啊。

    半夏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对了,媛媛,阿梨的年龄,你不要告诉翼飞。如果傅斯年问起来,就说阿梨刚满两岁。”季半夏叮嘱道。

    赵媛黯然点点头。她明白季半夏的意思。如果傅斯年知道阿梨的真实年龄,一定会知道阿梨是他的女儿。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