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赵媛是个行动派,没过几天,就联系半夏和那个校草医生见面了。


医生名叫宋禛,穿着白大褂,高大俊朗,笑容和煦,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


“宋医生,你好!”季半夏单手抱着阿梨,伸出右手和宋禛握手。


宋禛一边伸出手来,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女人,她已不再年轻,眉眼之间已略有风霜之色,但她眼神坚定清澈,皮肤白皙干净,衣着也很大方得体,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气质,这是一种很吸引男人的气质。


赵媛在旁边帮腔:“宋医生,我们都是校友,一切就拜托你了!”


宋禛笑道:“先看看病历吧。”


进了医生的办公室,季半夏把病历递给宋禛,轻轻将阿梨的头扳回自己的肩膀,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阿梨又睡着了。


宋禛翻看着病历和各种检测报告,季半夏和赵媛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了他。


宋禛刚从国外留学回来,这个攻坚项目是国家医学部的重点项目,说不定他们真的研制出什么新的治疗手段呢?


季半夏在心里默默祈祷。


将病历和报告大致看了一遍,宋禛点点头:“去复印一份,复印件留在我这里,明天我再和项目组的人讨论一下吧。”


季半夏惴惴道:“这是……还有救的意思吗?”


宋禛斟酌了一下:“今天孩子状态不太好,后天,你带她过来,我们再做一次检查。等检查指标出来,才能确定能不能用最新的方案。”


“太好了!谢谢!宋医生,谢谢你了!”季半夏高兴得眼眶都红了,歪打正着,没想到真的有希望!


虽然宋禛没给很确定的答复,但至少是有希望的!


季半夏和赵媛两个人千恩万谢出了医院。上了赵媛的车,把阿梨在安全座椅上绑好,季半夏想打电话告诉连翘这个好消息,手伸进包里,却怎么也找不到手机。


“哎呀,等等!”她赶紧叫住赵媛。


“怎么了?”


“媛媛,我手机不见了,肯定是刚才落在宋医生办公室了。我回去找手机,你等我一下好不好?”


“嗯,你快去,阿梨睡着了,应该没事。”


季半夏急急忙忙地跑回宋禛的办公室,宋禛还在看阿梨的报告,见她进来,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


季半夏有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宋医生,我太粗心了,把手机忘在你这里了。”


进了宋禛办公室之后,季半夏就只在沙发上坐过,可她眼睛扫了一遍,沙发上除了一叠资料之外什么都没有。


“会掉在哪儿呢?路上我没有拿手机出来啊。”季半夏喃喃道。


宋禛也帮着在办公室找了一圈,都没看见手机的影子。


“我知道了,肯定是掉到沙发的缝隙里了。”宋禛走到沙发旁边,把沙发的一角往外掰,沙发是组合沙发,拐角的缝隙有点大,手机之类的小东西很容易掉下去。


“哎,我来吧!”季半夏赶快走过去帮忙,一身白大褂的帅医生跪在地上帮她找手机,她实在是过意不去。


“不用了。我……”宋禛扭头笑着,正跟季半夏客气,没想到季半夏已经跪到他旁边了。


他一扭头,嘴唇一下子碰到了季半夏的脸颊。


“对不起对不起……”两人同时弹开,开口向对方道歉。季半夏表情还算镇定,宋医生却显得特别尴尬。


手机果然从沙发缝隙掉到地上去了。季半夏摸了一手灰,手机屏幕也弄得很脏。


“进去洗个手吧。”宋禛很细心地指指里间。医生办公室里都有洗手设施。


季半夏把手机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就进去洗手了。


洗完手出来,发现手机屏幕已经擦干净了。季半夏心里微微有些不安,但很快释然了,医生大概都是有洁癖的,见不得这么脏的东西放自己办公室吧。


“宋医生,谢谢你了!我的手机今晚要睡不着觉了。”季半夏跟宋禛开了个玩笑。


宋禛不解,季半夏解释道:“有幸被宋医生擦干净,它今晚会激动得睡不着的。”


宋禛莞尔。


“我正好要去住院部,顺路送送你吧。”宋禛开口道。


季半夏刚要拒绝,但脑中念头一闪,赶快点头:“好啊,那多谢你了!”


和宋禛混熟一点绝对没坏处,阿梨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了。


两人并肩往外走。宋禛带季半夏抄了条小路。小路上人很少,都是医生护士来去匆匆。正是春天,小路两边种满了樱花,风一吹,花瓣雨飘飘洒洒,美如幻境,看得季半夏心醉神迷。


宋禛高大英俊,一身白大褂更显得他玉树临风;季半夏知性沉静,身段窈窕,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惹来好几个小护士的指指点点。


小路的另一端,傅斯年倏然停住了脚步。


他看到漫天花雨中,季半夏和一个男人正微笑着朝他走来,她脸上带着笑容,她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男人,听男人说着什么。


相距不过100米,可她根本就没看到他。


她的眼里,只有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那个小女孩的父亲吗?傅斯年盯着那个男人,他很年轻,微卷的头发,浑身的书卷气,一袭普通的白大褂,却被他穿得那么养眼。 △≧△≧,


也许是他的视线太过灼烈,季半夏扭头朝他这边看过来。


傅斯年站在原地,看着季半夏若无其事地缓缓走过来。一步一步,都踩在他的心上。


宋禛突然发现气场变了,身边的女人突然变得冰冷愤怒起来,虽然她还在笑着和他说话,但他能察觉到,她似乎被什么东西激怒了。


是不远处那个男人吗?宋禛看着傅斯年。那个男人,身材长相都没得说,衣服也穿得很有品味,乍一看,有点像什么大牌明星或者走红男模之类的,不过细看又不像。气质非常的沉稳内敛,有一种常年上位者才有的威势和不动如山的淡然。


“?”宋禛轻声问季半夏。


应该是认识的,不然两人不会这样无语对望,季半夏还一副你死我活的架势。


“不,不认识。”季半夏唇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当然不认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