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坚决不认他这个爹


范佳怡注意到傅斯年的眼神,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她看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那个女人已不再年轻了,眉间眼梢都显得有些憔悴。论容貌,也只是中上之姿。根本算不得什么大美人。


范佳怡疑惑地看看傅斯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普通的女人,会让傅总的眼中有一抹类似痛楚的挣扎。


傅斯年看到季半夏拿起桌上的手机,划开屏幕后放到耳边。看来是有人在给她打电话。


是谁?是某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吗?


半夏捂着嘴接电话,她的眉头从舒展到紧锁,表情变得特别凝重,整个身体语言都写着焦急和忧虑。


挂了电话,她猛的站起身来,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又坐下来,扭头对旁边的连翘说了几句话,随即就拿起手包,匆匆往外走。


台上仪式还在举行,正到最关键的交换戒指时刻。


是出了什么事吗?而且还是大事。不然,半夏不可能中途离席的!她那么讲义气的人。


连翘跑去找伴郎说了几句话,也跟在季半夏的后面跑出大厅。


傅斯年想也不想,放下酒杯就往外走。等了三年,他连一句话都没跟她说,实在太遗憾。


无论如何,他欠她一句对不起。


“傅总,你去哪儿?”范佳怡讶异地问。傅总这是中了邪吗?怎么那个女人一走,他也跟着走了?


傅斯年顾不得回答她,他跟着连翘冲出了宴会厅。


季半夏还站在外面拦车,连翘跑过去,两人一起拦出租车,可所有的车都满载乘客,根本没有空车。


傅斯年转身朝地下停车场跑,她们想去哪里,他可以送她们。


等傅斯年开了车出来,刚好看到季半夏和连翘上了一辆出租车。


他看到季半夏的头在车门上重重磕了一下。想必是太心急火燎了。


出租车开动了,傅斯年一咬牙,跟了上去。


他并不是故意想跟踪,只是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


上了出租车,连翘报了地点,见姐姐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忙安慰她:“姐,别担心,只是蹭到而已,伤口应该不大。别着急……”


季半夏哽咽道:“我已经跟托管中心的人再三交代过,为什么她们还是这么不小心!阿梨有血友病,凝血功能差,蹭破一点,对别的小朋友来说也许没什么大问题,可对阿梨来说,就是致命的!”


连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紧紧抱住姐姐,不停地安慰她。


傅斯年跟在后面,只见出租车在一家婴幼儿托管中心前停了下来。


这家托管中心是连锁的,口碑很好,价格也很高昂,傅斯年心里暗暗疑惑,难道连翘临时把明泽托管在这里,结果明泽出了事?不然姐妹俩怎么都火烧火燎的往这里赶?


季半夏和连翘进了托管中心,傅斯年停好车也想进去,结果在门口被人拦住了。


没有托管中心的客户手牌,不能随意进出。


傅斯年只好站在旁边的花圃前等。十几分钟后,季半夏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出来了。


她满头满脸都是汗,头发散了,被汗水濡湿后贴在脑门上,看上去特别狼狈。


“连翘……”傅斯年走过去,他甚至不敢喊季半夏的名字。


季半夏和连翘一看到他,两个人脸色都变了。季半夏侧了下身子,用臂弯挡住了孩子的脸。


季半夏如临大敌的模样,让傅斯年心里很不好受。


“傅总,我们有急事要去医院,有什么事回头再说好吗?”连翘开口了,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三年多,她说话做事比以前成熟多了,也老道多了。


傅斯年知道,“强b”案之后,他在连翘心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从前那个总是甜甜叫他“傅哥哥”的女孩再也回不来了。


对方很明显的排斥态度,让傅斯年无话可说。


他眼睁睁看着季半夏和连翘上了托管中心的巴士,一路疾驰离开。


那个孩子不是明泽,那是个女孩,瘦瘦小小的,看上去顶多两岁的样子,她的脸埋在季半夏的臂弯,他没看清女孩的脸,只看到她额头上压着一大块渗血的纱布,显然是受伤了。


那,是半夏的孩子吗?


和谁生的?半夏秘密结婚了?那个男人是谁?


傅斯年站在路边,看着大街上的车水马龙。正午的阳光照在对街大楼的玻璃幕墙上,强烈的反光让傅斯年双目刺痛,连鼻子都有些发酸了。


医院里,医生正在给阿梨紧急处理伤口。


冰袋,凝血酶,血浆……所有东西都招呼上了,才堪堪将血止住。


“好了,血算是止住了,再留院观察一下,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走了。”医生有些责备地看着季半夏:“孩子得了这个病,家长的护理一定要格外精心。今天幸好伤口不大,算是万幸。以后一定要注意!”


“好的,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季半夏看着病床上瘦小的女儿,又心疼又担忧:“医生,她怎么还没醒?不会有事吧?”


“没事,就是身体虚弱,睡着了。”


医生走后,季半夏和连翘在病床边守着阿梨,赵媛的电话打过来了。


“半夏!阿梨没事吧?”赵媛也很着急。


季半夏很愧疚:“没事没事。媛媛,对不起啊,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却没吃到你的蛋糕。”


“半夏,说这些就太见外了!我现在还走不开,等婚宴结束了,我过来看小阿梨。”


“不用不用!新婚之夜,该和翼飞一起甜甜蜜蜜的度过。阿梨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我这两天会搬到连翘家住。到时候我们再聚。”


挂断电话,连翘愣愣看了季半夏一会儿,突然道:“姐,傅哥哥怎么会去托管中心?他是不是在跟踪我们?”


季半夏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阿梨的身世,不能让他知道。这是我的女儿,只属于我一个人。”


连翘激愤道:“对!当初他嫌弃阿梨,不想要阿梨!咱们好好的把阿梨养大,坚决不认他这个爹!”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