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怎么可能放弃呢
    赵媛走后,季半夏刚躺到床上,刘郴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季半夏吓得赶快接起电话,生怕吵醒了阿梨。

    “喂?”她压低声音,快步朝阳台上走。

    刘郴听见她刻意压低的声音,忍了忍,还是问:“旁边有人?”

    “嗯。”季半夏点点头,推开门来到阳台。

    “什么时候回来的?”刘郴十分不悦:“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

    季半夏解释道:“刚回来,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呢。”

    刘郴冷笑:“是看我结婚了,所以不想再跟我来往了吧?季半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要避嫌,行,我懂。以后我也不会来打扰你了。”

    季半夏十分无奈,但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沉默着。

    刘郴本以为她好歹会辩解一下,结果她竟然没有,心里更加失望,索性道:“你也别指望还能跟傅斯年在一起了。季半夏,你就认命吧,当年你们爱得死去活来尚且分开,现在时过境迁,你以为傅斯年心里还会有你?”

    刘郴狠狠捏紧手机,他在说谎,他为自己羞愧,可他控制不住想说这样的话。

    傅斯年抽风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季半夏回来了,傅斯年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只能安慰自己,他这么说,是不想让季半夏再卷入和傅斯年的情感纠葛,她和他纠缠那么多年,除了伤害,什么都没得到。

    刘郴的话,彻底刺痛了季半夏。她冷冷道:“我回来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找傅斯年。刘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安排,不需要你来说风凉话!”

    说完,也不管刘郴说什么,季半夏挂了电话。

    夜凉如水,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裙。季半夏站在阳台上,突然委屈得想哭。

    这么多年,她独自一人抚养一个生病的孩子,她的苦,她的难,除了至亲的妹妹和最好的朋友,还有谁会知道,还有谁会体谅?

    季半夏转身回到卧室。床上,她的孩子正在酣睡,白皙的小脸在昏暗的光线中精致乖巧。稚嫩的小鼻子,微翘的嘴角,粉粉嫩嫩的颜色让季半夏的心既软又疼。

    她伸手握住孩子放在被子外的小手,轻轻地摩挲着。这么小的小手,这么软,这么嫩,这么脆弱这么天真,?哪怕天塌地陷,她也要支撑着走下去。

    也许是感受到母亲的爱抚,阿梨嘟起小嘴,轻轻地嘟囔了一句:“妈妈,抱抱……”  8☆8☆.$.

    季半夏伸手抱住阿梨,侧躺到她身边,着迷地看着她的小脸。

    阿梨从来不说话,连翘当初还很着急,催着季半夏去看医生。

    季半夏不急,她知道她的小阿梨会说话。梦呓的时候,她还可以说很长的句子。只是,她从来不在人前说话罢了。

    如果自闭症儿童是星星来的孩子,季半夏觉得,她的小阿梨就是月亮来的孩子。

    只有在夜晚,在最深沉的梦境里,她才能真正放松,才能感觉到真正的安全。

    搂着阿梨小小的,柔软的,馨香的身体,季半夏慢慢进入梦乡。

    在梦里,她和阿梨在草坪上奔跑嬉戏,她的阿梨笑得如此灿烂,光芒照耀了世间的一切。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