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想办法接近傅斯年


宋禛发现餐厅另一端有一道目光一直在盯着他和季半夏。


扭头一看,他马上认出来了,是那天在医院的路上遇到的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见他回头,只淡淡看他一眼,眼神很快又转移到季半夏身上了。


季半夏却完全没意识到,她正在询问阿梨的病情,抓住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能得到宋禛肯定的回答。


宋禛一边跟季半夏聊着,一边有点走神。


那个男人,是半夏的某位追求者吗?如果真的是,那他可遇到大麻烦了。这明显是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竞争者,他真的没把握自己一定能胜出。


“不好意思,是不是我的问题太多,让你有点烦了?”季半夏察觉到宋禛的心不在焉,有些抱歉的问道。


宋禛一下子回过神来:“没有没有!我在考虑有没有更好的方案。”


宋禛承认,他对季半夏是一见钟情。她身上有一些新奇的,吸引他的东西,她有少妇的体贴机敏,又有少女的一点顽皮天真。她看似柔弱,骨子里却执拗,看似清冷,内心深处却暗流涌动。


宋禛从来没遇到这样的女人。更何况,她的容貌,正好是他喜欢的类型。


“辛苦你了。为了阿梨的病情,占用了你的休息时间。”季半夏客气道,殷勤地为他添水。


傅斯年看到季半夏含笑为身旁的白衣男子添水,纤纤素手,执一柄雨过天青的小瓷壶,那么细心,那么温柔。


心里一阵刺痛。傅斯年再也看不下去,猛地站起身,从另一个门走出餐厅。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这种小细节,他何曾让她动手?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现在殷勤小意地为别的男人斟茶续水!


季半夏扭头间,正好看到傅斯年的背影。


她的眸子眯了一下。那个男人,是傅斯年吗?那身形,那么熟悉……


还没等她看清,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后。


宋禛见季半夏盯着那边看,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门边只有一盆蔷薇开得如火如荼,之前盯着他们看的那个男人,也不见了踪影。


宋禛突然明白了,季半夏是看到那个男人了。


她和他,确实是认识的。


“刚才有个人一直盯着我们看。”宋禛喝口水,假装无意道:“就是那天在医院的小路上碰到的那个男人。”


说完,他盯着季半夏的眼睛,想看清她眼中的每一丝情绪。


可季半夏只是一笑:“是吗?”


她垂着眼睛,宋禛看不清她的情绪。他故意扭头张望一下:“不见了,他大概是走了。”


季半夏又是一笑:“哦。”


宋禛突然松了口气。他很确定,非常确定,季半夏这个笑容里,有讽刺和不屑。


她反感那个男人。


季半夏等了好几天,阿梨的所有检测报告终于都出来了。宋禛召集医生做了会诊,最后又约季半夏和阿梨面谈。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阿梨的这个病,可能是父系基因缺陷导致的。要想确诊,必须带生父来做血液检测。


宋禛看季半夏一副为难的样子,轻声道:“让孩子生父过来抽个血就行了,其他的交给我们就行了。”


说实话,看到季半夏为难,他还是挺高兴的,这说明季半夏和阿梨的爸爸关系很不好。


追求离婚的女人,最怕她和前夫藕断丝连了。季半夏和前夫关系不好,对他来说真是个好消息。


“好。我试试吧。”季半夏委婉道:“宋医生,一定要带他本人过来抽血吗?能不能弄到他的血液,我自己送过来呢?”


“这个肯定不行的。”宋禛摇摇头:“必须要新鲜血液。”


季半夏咬咬牙:“好的。”


季半夏回到家,安顿好阿梨,就叫了连翘和赵媛回来商量。


赵媛一听要新鲜血液,呆住了:“半夏,这难度也太大了吧?你跟傅斯年现在形容陌路,他怎么可能跟你去医院抽血呢?”


“是啊。而且他肯定会问抽血干什么。”连翘分析道:“即使你不说,他也会暗地打听的,一打听,阿梨的身份就曝光了。”


季半夏不说话,盯着沙发上的花纹发呆。这的确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姐,不如,你跟傅哥哥说实话吧。阿梨的身份,瞒不下去了。”连翘劝道。


赵媛也跟着劝:“是啊。傅斯年那么有钱,就该让他出钱来帮阿梨治病,光靠你一个人,太难了!”


是吗?她真的走投无路,只能抱着阿梨去找傅斯年,跪在他脚下哀求他,求他承认这个女儿,求他行行好,帮阿梨治病吗?


当年那句话,还冷冷回荡在她耳边。“你姐,不该怀我的孩子。”他根本就不想要她的孩子!


不,她做不到。她迈不过那个坎!


赵媛和连翘劝了半天,季半夏只是不说话。赵媛知道劝了也没用,只好道:“半夏,不想让傅斯年知道阿梨的身份,又想弄到他的新鲜血液,那你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季半夏和连翘都同时发问。


“想办法接近他,跟他恢复良好的关系,然后再找个机会,比如他感冒发烧之类的,带他去医院抽血化验。然后找宋禛偷天换日,把血样拿走。”


连翘皱眉道:“可这样的话,宋医生就知道阿梨的身份了。”


赵媛道:“放心吧,宋禛怎么会去跟傅斯年说?他现在追你姐,巴不得你姐和前夫反目成仇呢。”


连翘点点头:“说的也是。”


季半夏想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傅斯年为人谨慎老辣,除了接近他,再次得到他的信任,她确实没有其他途径弄到他的献血了。


赵媛见季半夏有所松动,便趁热打铁:“我知道你恶心傅斯年当年强b小女孩,但是人喝醉了有时候确实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为了阿梨,你忍几个月,只要弄到了傅斯年的血就可以撤了。”


季半夏抓狂了:“媛媛,你想过没有?我接近傅斯年意味着什么?宋禛要是误以为我和傅斯年在一起,他还会尽心尽力帮阿梨治病吗?”


赵媛想了想:“宋禛刚开始追你而已,都还没向你表白。你又没承诺他什么。万一被他撞见了,他追问你,你就把实情告诉他也没关系的。”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