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种渴望
    季半夏开了一大段路了,还是没看到什么商场。只好扭头问傅斯年:“离商场还有多远?”

    阿梨睡着了,傅斯年很安闲地抱着她,听见季半夏问,往窗外一看,笑了:“已经走过了。”

    季半夏:“……”

    重新调头,终于看到傅斯年说的商场。

    季半夏让傅斯年抱着阿梨等在车上,自己去商场买了身新衣服,又把弄脏的衣服装在袋子里,拎着往回走。

    刚走到停车场,就看见傅斯年放下车窗冲她用力挥手,动作幅度很大。

    傅斯年一向很淡定,很少有这么大的动作,季半夏心里咯噔一下:阿梨怎么了?

    她冲过去:“怎么了?阿梨怎么了?”

    傅斯年把阿梨递给她:“把安全带系好,我们马上去医院。阿梨发烧了。”

    阿梨还睡着,小脸烧得红红的,浑身都滚烫滚烫的。

    季半夏急了:“你怎么不早点联系我?一发现不对劲你就应该通知我的!”

    她真不该逛那么久的商场——认真说起来,她真的两三年没逛街了。衣服基本都网购的。虽然心里还恨傅斯年,但由他来照看阿梨,她还是很放心,很踏实的。

    哪知道就出了这档事!

    傅斯年瞟她一眼:“你换了电话号码没有告诉我吧?”

    季半夏语塞。

    季半夏决定先放过这件事,她把从商场买来的衣服给阿梨穿上,傅斯年风驰电掣地开着车到了医院。

    阿梨不能打针,只能物理降温或者吃药。

    傅斯年拿了医生给的冰袋准备给阿梨敷额头,季半夏赶快拦住他:“阿梨就是吃冰淇淋才拉肚子发烧,孩子受凉了,你还用冰敷,这不是雪上加霜嘛!”

    傅斯年:“那你的意思是?”

    “多喂热水,促进排汗,然后用温水擦拭额头腋窝和腹股沟。”季半夏麻利地扶起阿梨,示意傅斯年把桌子上的热水递给她。

    傅斯年帮她喂阿梨喝了水,拿了冰袋就往阿梨额头上放。

    “你干嘛!”季半夏恼了:“刚说了不能用冰袋!快拿走!”

    傅斯年一字一顿:“季半夏,你能不能听听医生的意见?自己一味蛮干,好好一个孩子都被你养坏了!”

    季半夏难以置信地看着傅斯年。他说什么?他说她一味蛮干,他说好好一个孩子被她养坏了?

    阿梨长到三岁,从一个43厘米的小可怜长到这么大,他这个爸爸做过什么?他给阿梨做过一顿饭吗?洗过一次澡吗?半夜起床把过一次尿吗?

    他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女儿的存在!

    可他却腆着脸说她把孩子养坏了!

    他怎么说得出口!

    阿梨是她养坏的吗?刚出生就病弱得像小猫一样,在保温箱足足躺了一个月,接回家,她不眠不休地精心照顾了她一年,小人儿才慢慢好起来。阿梨先天不足,还得了病,可这是她的错吗?

    她是母亲,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吗?

    傅斯年的话,实在是诛心!

    委屈和愤怒铺天盖地,季半夏气得两眼发黑,她指着傅斯年,手指颤抖着,胸口根本喘不过气来,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半夏!”傅斯年慌了,季半夏刚才的表情,那种痛到极点,怒到极点的表情,让他心口像被人捅了一刀。

    他知道他说错话了。他没有资格指责她,更没有资格指挥她怎么养孩子!

    那是她的孩子,他和阿梨再投缘,也只是个外人。

    傅斯年扶季半夏在沙发上坐下,季半夏猛地打掉他的手,哑声道:“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那种话。你不想给孩子敷冰袋,那就按你说的来吧。我们先用擦温水澡试试。”傅斯年愧疚地地道歉。

    年长的护士推着小推车进来了,看见傅斯年在沙发边哄季半夏,孩子扔床上没人管,摇摇头:“你们是怎么当爹妈的!孩子烧成这样,两口子还在闹呢!一会儿出事了,又该说医院不负责!”

    季半夏吸了口气,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走到床边,准备用温水帮阿梨擦拭身体。

    护士把退烧药放到小桌子上:“你不想用冰袋是吧?那先用温水降温试试,如果半小时内还退不下去,必须马上吃退烧药。不能再拖了。”

    季半夏答应了。护士出门前又看了傅斯年一眼:“你太太照顾孩子不容易,女人都这样,孩子一病就慌了神,你多搭把手,多尽尽父亲的责任。”

    傅斯年点点头,护士又道:“多漂亮的女儿,长大了要倾国倾城的。好好养着吧!”

    护士一番慈眉善目的话,让病房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许多。

    季半夏一言不发,只是机械地帮阿梨用热水擦拭。傅斯年也很识趣地不说话,在旁边帮忙。

    两人配合倒是挺默契,不停的擦拭之后,阿梨的体温果然在半小时之内降了下来。

    傅斯年高兴地把温度计举给季半夏看:“看,降下来了!”

    季半夏淡淡道:“一会儿还会烧起来的。”

    傅斯年不信:“你怎么知道?”

    季半夏看着他:“因为阿梨从小到大,每一次发烧都是这样。今天不到半夜,她的情况稳定不了的。”

    她的语气,有一丝疲惫,也有一丝无奈,还有一丝无可奈何的心酸。

    傅斯年看着她,突然很心疼。他派人去查了,可阿梨的生父却像一个谜,根本查不出任何线索。这个孩子,仿佛从天而降。

    “那为什么不吃退烧药?”傅斯年不解:“这样反反复复的烧,孩子难受,大人也辛苦。”

    “阿梨的身体很弱,吃一次药,肾脏要休养很久。所以,就只能这样了。”季半夏垂下眸子:“阿梨的路,从来都比别人更艰辛。”

    季半夏语气平淡,听在傅斯年耳中,却特别不是滋味。

    阿梨的路,从来都比别人更艰辛。这一句话,让他鼻子莫名地发酸。

    此时此刻,他很想抱抱季半夏。哪怕被她拳打脚踢地推开,哪怕被她一耳光狠狠扇过来。

    ,那么强烈,强烈得让他只能紧紧握住双拳,才能控制住这种冲动。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