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嫌弃起她来了


饭吃完了,该散场了,阿梨还搂着傅斯年的脖子不肯撒手。


季半夏酸溜溜地朝阿梨伸出手:“过来,妈妈抱,我们该回家了。”


阿梨一缩脖子,小脸贴在傅斯年的脸上,噘着嘴对季半夏摇摇头。


傅斯年穿着黑西装,阿里穿着白裙子,两人的脸贴在一起,一张俊朗,一张稚嫩。季半夏看着,心里莫名一动。


如果……如果……


连翘在旁边幸灾乐祸:“哈哈,姐,阿梨不要你啦,跟着傅叔叔有冰淇淋吃,我们阿梨聪明着呢!”


季半夏无语了,这是亲妹妹吗!


“好,那我先回去了。你跟这个叔叔回他家吧!”季半夏使出杀手锏,转身装作要走的样子。


阿梨果然慌了,开始在傅斯年怀里使劲挣扎,想让妈妈抱。


傅斯年怕阿梨磕着碰着,赶紧道:“好好,妈妈抱,阿梨不着急,妈妈逗你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小丫头递给季半夏。季半夏一抱回女儿,就伸手在她小pp上捏了一下:“小坏蛋,两个冰淇淋就把你骗走啦?”


阿梨扭着身子撒娇,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傅斯年含笑看着阿梨跟季半夏撒娇,满心都是喜悦。他喜欢这样的场景,温馨甜蜜,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岁月静好。


傅斯年含笑看着季半夏和阿梨,连翘含笑看着这一家三口。


她知道当年傅斯年那句话对姐姐伤害有多深,她也理解姐姐执意不肯让阿梨和傅斯年相认的心情,但是,阿梨那么喜欢傅斯年,傅斯年也那么疼爱阿梨,父女俩在一起那么开心,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守着过去的伤口为难自己?


她这个姐姐,就是太骄傲,太倔强了。不给自己留退路,也不给别人留退路。


连翘还没感叹完,季半夏叫她了:“连翘,快去把车开过来呀,我在路边等你。”


季半夏的心情很矛盾,傅斯年疼爱阿梨,她心里也是开心的。但阿梨和傅斯年走得太近,她又不愿意了。


现在阿梨人在她怀里,眼睛还看着傅斯年,还在被他的鬼脸逗得大笑,这让她很不爽。


连翘一拍脑袋:“哎呀,姐,忘了跟你说了,我跟朋友约好了要谈事情,不能送你回去了。我帮你打个车吧!”


季半夏一听就明白连翘什么意思。什么谈事情,什么打车,都是鬼扯!连翘就是想让傅斯年送她回去!


傅斯年这么精明的人,哪里听不出连翘的意思,马上道:“没关系,我送阿梨回去。”


他根本不提季半夏的名字,只说要送阿梨。


季半夏听了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老狐狸”。连翘笑眯眯的:“好啊,那傅哥哥,我姐和阿梨就交给你咯,一定要把她们安全送到哦!”


傅斯年点头微笑。


季半夏上了傅斯年的车,和阿梨坐在后座上。


酒店在郊区,风景好,路上也没什么车,傅斯年一边开车一边逗阿梨说话,季半夏实在听不下去了,大吼一声:“傅斯年!你就不能专心开车吗!什么破毛病!开着车还这么多话!”


被季半夏一通吼,傅斯年不仅不生气,心里还暗暗高兴。


季半夏这一吼,倒让她和他的距离近了许多。他宁愿她河东狮吼,也不想看到她端着高冷的架子,礼貌而疏远的样子。


虽然隔着三年,但看到季半夏,他心里没有任何的陌生感。他爱她,从未改变。


傅斯年专心开车,阿梨很为傅斯年抱不平,不高兴地噘着嘴,也不说话了。


车里一片安静。汽车在宽阔的马路上平稳地飞驰。


季半夏都有点昏昏欲睡了,阿梨突然烦躁起来,一个劲地往外挣,想去开车门。


“怎么了宝贝?闷了?”季半夏让她更靠近窗边一点,指着外面的风景给她看。


阿梨更加烦躁了,小脸憋得通红,脑门都开始冒汗,眼睛看着窗外,身子不停地扭动。


季半夏突然反应过来:“停车!傅斯年,快停车,阿梨想拉粑粑了!”


傅斯年踩了刹车,车还没停稳,季半夏腿上一热,车里已经传来一股臭气。


“糟糕!拉了!”季半夏郁闷坏了:“快把纸巾递给我!”


傅斯年赶紧把纸巾盒递给季半夏。


季半夏想把纸巾稍微垫一下,发现根本没用,阿梨拉出来的就跟水似的。阿梨腹泻了!


心里又气又心疼,季半夏想杀傅斯年的心都有了!要不是傅斯年喂阿梨吃那么多冰淇淋,她怎么会拉肚子!


阿梨知道自己闯了祸,也开始大哭起来。


哭闹的孩子,弄脏的衣服,还有满车的异味,季半夏手忙脚乱,都欲哭无泪了。


“来,我来。”傅斯年过来了,先打开车门,让气味散发出去,然后脱下阿梨的裙子和裤袜,用纸巾帮她把小pp清理干净,又用自己的外套把光着pp的小阿梨包起来,放到前面的副驾上坐好。


“阿梨乖,在这里坐着别乱动,叔叔帮妈妈清理一下衣服。好不好?”傅斯年用安全带把阿梨固定起来,柔声问道。


阿梨乖巧地点点头。傅斯年弯腰亲亲她的脸:“宝贝真乖,真棒!”


季半夏看着傅斯年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般,丝毫不见一点杂乱,也没有任何对孩子排泄物的反感和嫌弃,心里有惊讶,也有感动。


傅斯年是一个有洁癖的人,可他却一点不嫌弃她的阿梨……


季半夏的裙子上,风衣上,弄脏了一大片。


纸巾盒里的纸巾已经用完了,傅斯年从后备箱拿了纸巾递给季半夏:“你先稍微清理一下,一会儿路边有商场,我去给你买一套衣服换上。”


季半夏没说什么,默默用纸巾把弄脏了一些的后座擦干净,又把衣服清理了一下。


傅斯年见她弄好了,就把阿梨从副驾抱过来递给她,看到她裙子上的污渍,又皱皱眉:“你去开车吧,我坐后座抱阿梨。”


季半夏简直无语了,傅斯年这是嫌弃她呢,怕她的脏裙子污染了阿梨!


不嫌弃阿梨,嫌弃起她来了!


傅斯年还真会做人!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