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真的错了吗
    晚上,连翘赶到病房的时候阿梨已经睡了,季半夏守在女儿病床前,手里拿着手机,正在看一条消息。

    这消息是傅斯年发过来的:阿梨睡了吧?晚安。

    季半夏没回复这条消息,直接删了。

    “姐,阿梨没事吧?怎么不早点通知我?”连翘一进门,就不满地抱怨。

    她这个姐姐什么都好,就是太爱逞强了。什么事都喜欢自己一力承担,什么事都不喜欢麻烦别人。

    阿梨病了,她硬是撑到小丫头病情稳定了才告诉她这个妹妹。

    季半夏没理连翘的问题,扬扬手中的手机:“我的电话号码,是你告诉傅斯年的?”

    连翘看看姐姐的脸色:“嗯,是的。他打电话问我来着……”

    “问你你就说了?”季半夏心里很烦躁,一方面,阿梨和傅斯年在一起很开心,看到女儿享受父爱,她也为阿梨开心。但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和傅斯年走得太近。

    这个孩子,傅斯年当初原本是不要的。现在,她含辛茹苦养到这么大,傅斯年就过来摘果子了?

    这个爹也当得太划算了吧?

    连翘呐呐道:“姐,本来我是支持你和宋医生在一起的。可是,我发现,你和阿梨,还有傅哥哥在一起的时候,是最搭的!”

    “傅哥哥……”季半夏冷笑:“你这称呼转换得还真快!墙头草!傅斯年到底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样为他说话?”

    连翘嬉皮笑脸的凑到姐姐身边:“我为他说话,是因为我看到阿梨和他在一起很开心。血缘关系就是这么奇妙,阿梨在他身边,胆子都变大了,又顽皮又淘气,都敢反抗你的权威了!”

    季半夏生气道:“我管着阿梨,是因为她跟一般孩子不一样,她不能出任何差错!”

    连翘见姐姐生气了,赶紧道:“我不是说你管她不对,而是孩子和爸爸在一起,会更坚强一些。男人和女人毕竟不一样。姐,这可是育儿专家说的,不是我乱讲的。”

    季半夏没说话,良久,才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怎么就走进了这条死胡同呢?

    阿梨的烧在夜里彻底退了,第二天一早,季半夏就收拾东西,跟连翘一起回家了。

    回到家里,季半夏把傅斯年的外套扔给连翘:“帮我把这个还给你的傅哥哥吧!”

    这是昨天包了阿梨的外套,后来手忙脚乱的,傅斯年走的时候也忘记让他带走了。

    连翘不接外套,坏笑道:“要还你自己还。反正我不还。”

    季半夏知道她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也懒得揭穿她:“那就扔掉吧,反正傅斯年有钱,衣服多的是。”

    姐妹俩正在拌嘴,宋禛的电话打进来了。

    连翘不急着出门了,守在旁边听着,见季半夏嗯嗯啊啊地回答了一通,就把电话挂了,连翘赶紧问:“宋医生说什么?是不是催着要傅斯年的血清?”

    “嗯。”季半夏有点发愁:“他们的团队新发现了一个基因序列,现在想拿阿梨的做检测。”

    “那还不抓紧?”连翘看热闹不嫌事大:“马上给傅哥哥打电话,约他过来拿外套,然后喊饿,让他去厨房做饭,你假装不小心,用餐刀划伤他的手,血流出来的时候用杯子接着,我马上送到宋医生哪里去。”

    季半夏白妹妹一眼:“你是小说看多了吧?这种血用不了好不好!”

    连翘无奈道:“要么你想办法接近傅斯年,找个借口带他去医院抽血,要么你直接了当告诉他阿梨是他女儿,需要他的血来救命。”

    季半夏抓狂道:“没有第三种方案吗!”

    连翘:“没有!”

    连翘出门了,阿梨在小画板上画画,季半夏抓起手机给赵媛打了个电话,把宋禛催血清的事说了一遍。

    赵媛笑道:“我刚听到一个八卦,有个女孩和网友见面滚床单,滚完床单,女孩发现自己身上经常起皮疹,就怀疑是不是那个男的携带了什么疾病,女孩就找到网友家里,要求网友跟她去医院体检。网友不同意,女孩就到网友公司去闹,闹了个天翻地覆,连公司高层都惊动了。”

    季半夏道:“这就是你们公司的八卦吧?”

    “正解!刚发生的!”赵媛接着道:“我觉得这个故事你可以借鉴。你想办法和傅斯年滚一次床单,然后就说自己身体不适,让他去医院体检,把检查结果给你看。这个理由不仅安全高效,而且还光明正大!”

    “呸!”季半夏生气了:“亏你想得出来!搞不好傅斯年真的有什么病呢,当年……”

    赵媛知道她又要提那桩强b案了,赶紧道:“对了,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呢。昨天我问翼飞了,翼飞说,傅斯年绝对不可能做那样的事,要么他是被人陷害了,要么就是有其他的原因,导致他没办法说出真相。”

    季半夏默不作声,赵媛又道:“翼飞说,他问过傅斯年,傅斯年没正面回答,但是他说了一句话‘翼飞,你我认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

    季半夏摇摇头:“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我和他,不可能再回到当初了。”

    赵媛长叹一声:“那你也该把人家的外套还给人家吧!傅斯年跟着你一起照顾阿梨,忙得团团转,你就这么对待人家?”

    季半夏气得笑了:“连翘这丫头嘴还真快,我的银行卡密码她没告诉你吧?”

    赵媛一本正经的:“密码她倒是没说。不过她跟我说了好多你的坏话。我觉得她说得挺对的。”

    季半夏:“……” 》≠》≠,

    “我们一致觉得你太矫情了。不就是过去那点恩怨吗,有必要整天揪着没完吗?傅斯年不想要你的孩子,自然有他的原因,你抄把砍刀过去问他不就行了吗?说的有道理,你就接受,说的没道理,你就砍他!自己在心里憋着闷着,然后还责怪人家不对你敞开心扉,你这不是有病吗?”

    赵媛越说越来劲:“阿梨是傅斯年的女儿,这是天打雷劈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为了自己那点所谓的自尊,不让女儿享受父爱,不让父亲疼爱女儿,你这不是自私是什么?”

    季半夏惊呆了:“这还成我的错了?当初豆豆还能抢救的,傅斯年就心狠手辣地在引产通知书上签字!连翘告诉他我怀孕了,他直接一句,我不该怀他的孩子!媛媛,你也是女人,你说,如果是江翼飞这样对你,你受得了吗?我背井离乡,瞒着他生下阿梨,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现在阿梨好容易养到三岁,你们都说我应该让父女相认!可是,他傅斯年凭什么白捡这么个女儿?这个孩子,他当初根本不想要的!”

    “可是他现在很疼爱阿梨啊!连翘说阿梨和他在一起特别开心,你不该用傅斯年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孩子!”赵媛痛心道。

    季半夏手里的电话砰的掉到地上。

    是吗?她不让傅斯年和阿梨相认,是在用大人的错误惩罚阿梨吗?

    她,真的错了吗?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