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为什么要对阿梨的年龄撒谎


还没等季半夏想出个所以然来,宋禛又发消息,约她晚上一起吃饭,谈谈阿梨的事情。


季半夏想了想,答应了。


当初连翘和赵媛都怂恿她和宋禛在一起,她对宋禛充满了抵触,现在连翘和赵媛怂恿她和傅斯年在一起,她反而想给宋禛一个机会。


她的委屈和愤怒,真的无法释怀。她需要一个出口。


晚上,季半夏跟连翘说了一声,带了阿梨出门。


阿梨现在会臭美了,除了裙子,别的衣服坚决不穿。季半夏和阿梨穿了亲子款的白裙子,一起走在外面,引来好多人的注目。


宋禛的车停在小区外面,远远的,他就看见季半夏牵着小阿梨朝这边走来。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沿着春天的林荫道一路走来,美好得像一幅画。


有这样一个女儿也不错,阿梨这个病,治愈的希望还是有的。宋禛想着,打开车门迎了上去。


“宋医生!”季半夏热情地跟他打招呼,把阿梨抱起来,快步朝他走来。


“阿梨,今天感觉怎么样?”宋禛伸手想摸摸阿梨的头,被她一扭头,躲开了。


季半夏有点过意不去,宋禛却不以为意,反而笑道:“是我唐突了,不该随便摸小淑女的头。”


两人上了车,很快就到了餐厅。


阿梨虽然对宋禛有些排斥,但还是很乖巧地坐在婴儿座椅上,安安静静地用小叉子戳着自己的食物玩。


宋禛很有技巧地将话题展开,两人渐渐从阿梨的病情聊到了季半夏大学的糗事。


谈兴正浓,傅斯年打电话过来了。


季半夏没有接,直接挂断了。宋禛看看她的手机,笑道:“怎么不接?”


季半夏半真半假道:“是一个讨厌的人,所以不想接。”


“追求者?”宋禛很敏锐地问道。


正好阿梨把叉子往自己脸上招呼,季半夏赶紧把叉子拿走。接着跟阿梨说话,避开了宋禛的问题。


宋禛心中微微失落,也是,季半夏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没人追呢?虽然她带着个孩子,但那个孩子也实在太漂亮了,谁见了都会喜欢的。


无论如何,今晚他和季半夏聊的还是和愉快的,他和她关系,好歹是近了一步。


吃完饭,宋禛送季半夏和阿梨回去,车刚开到小区楼下,旁边也过来了一辆车。


季半夏抱着阿梨,宋禛下车帮她们打开车门,旁边的那辆车车门也打开了。


宋禛一瞟,马上认出来了,旁边车上下来的男人,就是在医院和餐厅见过两面的那个。


他来干嘛?来找季半夏吗?宋禛心里警铃大作。


季半夏抱着阿梨下了车,跟宋禛道了谢,就准备往回走,她还没注意到路那边站着的傅斯年。


可是阿梨看到了,她伸出小胳膊拼命把季半夏往旁边拽。


“怎么了,宝贝?”季半夏顺着阿梨的目光,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傅斯年。


很正式的衬衫长裤,很明显是直接从公司过来的。


阿梨已经朝傅斯年伸开了手臂,一张小脸笑得阳光灿烂,露出可爱的小白牙。


看到阿梨要抱抱,傅斯年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他快步朝季半夏走过来,张开双臂,一下子把阿梨抱进怀里。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般,自然得不能再自然了。季半夏心里暗暗惊讶了,她怎么就顺理成章地把阿梨递给傅斯年了呢,她的大脑还没工作,身体就本能地行动了。


傅斯年把阿梨高高举起,在空中转了几个大圈。


阿梨大声笑着,高兴地发出尖叫声。好像这是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


宋禛在旁边看着,心里充满了妒忌。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容易就被阿梨接纳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季半夏对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为什么阿梨这么喜欢他?


更奇怪的是,他和阿梨在一起,看上去竟然那么和谐!


季半夏非常尴尬,她和傅斯年的那堆破事,不想让宋禛知道。


说到底,宋禛对阿梨的病这么上心,是有他的私心在的。如果他被他知道了什么,他的心态肯定会有变化的。


季半夏承认自己自私,但她没有办法不自私。


“宋医生,谢谢你送我回家,天色晚了,你开车要注意。”季半夏开始送客了。


宋禛哪里听不出季半夏的意思,当即笑道:“好,那我先走了。你和孩子早点休息。”


宋禛忍住了再看那个男人一眼的冲动,开着车离开了。


最后一眼,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季半夏冷着脸走向那个男人,似乎准备跟他交涉什么。


还好,半夏对他没什么好感。宋禛稍稍放下心来。那个男人实在太出色了,宋禛自认各方面条件算不错了,但那个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还是气势,都比他高出一截。这样的男人追起女人来,绝对一追一个准啊。


他希望季半夏能对那个男人继续反感下去。


宋禛走后,季半夏的脸冷下来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她问傅斯年:“连翘告诉你地址的?”


怀里抱着香软的小女儿,傅斯年心情很好,跟季半夏开了句玩笑:“我出现在这里你很不高兴?”


他本来想问问,季半夏是不是嫌他打扰了她和其他男人的约会。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他现在没资格管这个。


季半夏伸手想把阿梨从他怀里抱回来:“也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就是有些意外罢了。”


她才不会承认,他能影响到她的心情!


季半夏冷淡的样子,让傅斯年不得不甩出事先准备好的借口:“我过来拿外套的。”


哈,季半夏几乎要笑出声了。


这借口也太拙劣了吧,衣服多得穿不完的傅斯年,有洁癖的傅斯年,竟然专程过来要一件脏衣服?


她索性把话挑明:“傅斯年,如果你是想来吃回头草的,我劝你省省吧。我和你,不可能回头的。”


傅斯年很镇定,眸中暗光浮动:“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季半夏,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对阿梨的年龄撒谎?”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