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怎么知道
    晚上没睡好,第二天早上,季半夏一睁眼已经8点多了。连翘已经出门了,阿梨睁着眼,安静地玩自己的手指。

    “宝贝,走,起床了,我们今天去医院。”季半夏赶紧给阿梨穿衣服,收拾好阿梨,自己也抓紧时间洗漱了一番。

    从这边去医院要一个小时左右,已经没时间做早餐了。季半夏抓了一个面包,拎着包,抱着阿梨就下楼了。

    在电梯里她还在想,跟傅斯年约的是十点,要不要再打个电话提醒他一下?

    结果一下楼,傅斯年的车就停在对面路边。

    他站在树下打电话,侧对着季半夏,修长的身材在清晨的阳光中显得格外挺拔。

    阿梨也看到傅斯年了,开始在季半夏的怀里挣扎,想过去。

    季半夏把阿梨放了下来,小丫头一溜烟朝傅斯年跑过去,一把抱住傅斯年的腿,仰着小脑袋,笑嘻嘻地看着傅斯年。

    傅斯年正打着电话呢,腿突然被人抱住了。他低头一看,是阿梨。她笑出一排可爱的小白牙,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心一下子化成了蜜糖,傅斯年抱起阿梨,紧紧搂进怀里:“宝贝,我的宝贝……”他喃喃低语,用力摩挲着阿梨的头发。

    此刻,傅斯年心中百感交集,他有女儿了,这个软绵绵的,甜蜜的小人儿身上,流着他的血。他和半夏的。他们有女儿了!

    千言万语凝结在心,却一句也说不出口。

    傅斯年鼻子发酸,眼眶发胀。他深深的吸气,想平复内心涌动的情感。

    阿梨也感觉到了傅斯年今天的异样,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傅斯年的眼睛。

    她的眸子纯净如水,映照出他湿润的眼眶。

    阿梨伸出纤细的手指,轻轻帮傅斯年擦去眼角那半颗泪。

    傅斯年终于忍不住了,他的嗓子全哑了:“阿梨,我是爸爸。阿梨,我的乖女儿!”

    阿梨歪歪头,似乎什么都没听懂,又似乎什么都听懂了。她的小脸蛋亲昵地贴到傅斯年的脸上,嘴对嘴,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远远站着的季半夏,扭过头去,飞快擦拭脸颊上落下的泪。

    傅斯年是爱阿梨的,这种爱,不是出于他的教养,不是出于他的善意,它来自血脉深处的本能,没有算计,没有犹豫,全心全意。

    她该原谅他吗?

    也许是默契,傅斯年抱着阿梨走过来,把车钥匙扔给季半夏,她瞬间就懂了。

    季半夏开车,傅斯年全程一直抱着阿梨,一秒钟都舍不得放手。

    阿梨趴在他的胸口,玩他的鼻子,他的睫毛,还调皮地扯掉他一根眉毛。父女俩玩得不亦乐乎。

    车开了一半,季半夏还是忍不住提醒:“把阿梨放到儿童座椅里吧。”

    傅斯年的车上,新装了一个儿童座椅。

    季半夏看着心里还是有点感慨。还是不一样啊,以前傅斯年喜欢阿梨,但也没有在车上装儿童座椅。昨天刚知道阿梨是他的女儿,今天车上就多了一个儿童座椅。

    到了医院,傅斯年仍然抱着阿梨不肯撒手,阿梨想到地上走一会儿,走不了几分钟,又被傅斯年抱进怀里了。

    傅斯年本身高大俊朗,阿梨又是一个漂亮得出奇的孩子,傅斯年抱着阿梨走在医院的路上,所有人都朝父女俩看,季半夏默默跟在后面,觉得自己像个无人问津的灰姑娘。

    路上一个小姑娘在吃棒棒糖,阿梨看到了,小胳膊挥舞着,指着人家的棒棒糖,一脸渴望的样子。

    傅斯年自然是百依百顺:“阿梨想吃棒棒糖对不对?走,爸爸带你去买。”

    他现在自称爸爸已经很顺口了,和阿梨说话从来不说我,总是一口一个爸爸,“爸爸如何”“爸爸怎样”,季半夏听着,有些好笑,有有些想流泪。

    已经十点十分了,昨天她跟宋禛约好了十点,现在已经迟到了,傅斯年还要带阿梨去买棒棒糖!

    季半夏不同意:“时间来不及了,等抽完血再买。”

    傅斯年还没说话呢,阿梨先撅起嘴了,她拉着傅斯年的胳膊摇啊摇,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傅斯年。

    傅斯年才不管什么迟到不迟到呢,女儿想吃棒棒糖,天塌下来了也要先满足她!

    “急什么?”他轻描淡写地对季半夏道:“我先带女儿去买棒棒糖。”

    季半夏想发脾气,但在公众场合,周围人来人往的,她也只好忍了。

    傅斯年抱着阿梨往医院门口的小超市走,季半夏赌气站在原地,懒的跟过去。

    宋禛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半夏,你们到哪儿了?”他的声音永远不温不火,听着就让人心平气和。

    “刚到医院。大概十分钟后过来。”季半夏赶快道歉:“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宋禛笑着说没关系,顿了顿,又道:“是阿梨的爸爸亲自过来了吗?”

    “嗯。”季半夏这才意识到,她还没有告诉宋禛,傅斯年就是阿梨的爸爸。

    宋禛和傅斯年碰见过好几次,现在知道傅斯年是阿梨的爸爸,他会不会以为她和傅斯年还藕断丝连?

    会不会放弃追求她,对阿梨的病也不那么上心了?

    季半夏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提前告诉宋禛,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季半夏还没想好对策,宋禛又问她:“阿梨的爸爸,是傅斯年吗?”  8☆8☆.$.

    季半夏心头大震,脱口而出:“?”

    “猜到的。阿梨和他很亲,特别亲。”宋禛微笑:“半夏,你和傅斯年,现在还有来往吗?”

    季半夏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想也不想,矢口否认:“没有。宋禛,你不要乱猜,我和傅斯年早就离婚了。孩子是我一个人的,和他没关系。他只是血缘上的父亲而已。”

    宋禛的笑容放松多了:“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半夏,你知道,我一直很希望能多了解你。”

    一向含蓄的宋禛,这句话算是最露骨的了。季半夏干笑两声:“我明白的。我和傅斯年,没什么联系了。连朋友都不算的。”

    挂完电话,她不由自主舔舔嘴唇上结痂的伤口。

    她和傅斯年,真的没什么联系吗?真的连朋友都不算吗?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