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季半夏站在路边等了一会儿,傅斯年抱着阿梨过来了。阿梨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自己吮一口,还想把棒棒糖塞进傅斯年嘴里,让他也吃一口。


!看着阿梨和傅斯年甜甜蜜蜜的样子,季半夏心里有点酸溜溜的。


傅斯年笑得也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他看着阿梨,怎么看怎么可爱,怎么看怎么乖巧。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飞了。


季半夏故意板着脸催促他们:“快点好不好?已经迟到很久了!”


阿梨笑嘻嘻地,一直藏在背后的小拳头伸了出来,手心里拿着一根棒棒糖,她把棒棒糖递到季半夏面前。


“给我的?”季半夏喜出望外。


阿梨点点头,嘴角两个小酒窝。可爱得要命。


季半夏剥开棒棒糖放进嘴里,真甜。她凑过去想亲亲阿梨,表达一下谢意。


结果阿梨把头一扭,季半夏没控制住,一下子亲到傅斯年脸上了。


路边一对小情侣经过,女孩小声地,很羡慕地对男友说了一句:“看那一家三口,多幸福呀!”


男孩压低声音:“是啊!今晚我们也回去生漂亮宝宝好不好?”


小情侣的话清清楚楚传到季半夏和傅斯年耳中。傅斯年眼中全是笑意,一双深邃的眸子,灼热得让季半夏不敢直视。


季半夏低下头,假装若无其事,心里却泛起了一丝涟漪。


如果,如果往事不是那么沉重。能这样和傅斯年并肩走在路上,他抱着漂亮可爱的孩子,她满足地微笑着,那真的是很幸福的一家三口……


来到抽血的地方,医生已经快下班了。宋禛正在等他们。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季半夏抱歉地跟宋禛道歉,宋禛朝她微微一笑,温文尔雅:“没事的。”


傅斯年看着宋禛,这个男人还是很出色的,在自己的领域很出名,长的也帅,而且还比他年轻。季半夏动心,也算正常吧。


两个男人彼此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傅斯年就在抽血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阿梨好奇得不得了,拉着季半夏非要过去看。


季半夏没办法,只好牵着她过去看。医生把针头扎进傅斯年胳膊的瞬间,阿梨猛地捂上眼睛,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


“不怕不怕,我们阿梨不怕,你看,爸爸好好的,一点都不疼!”傅斯年赶紧哄阿梨,又对季半夏道:“快把阿梨抱过去吧!”


他说话的语气那么自然,好像他和季半夏一直都是很正常的夫妻,一直都在一起生活。


宋禛在旁边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都跟季半夏离婚了,他真不知道傅斯年是哪里来的底气!


季半夏把阿梨抱了过来,跟宋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傅斯年抽完血,胳膊上压着棉签过来了。阿梨又踮起脚去看他胳膊上的针眼。


傅斯年把棉签拿开让她看。一颗血珠渗了出来。阿梨脸色大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傅斯年还以为血珠吓到她了,正在懊恼,阿梨嘟起小嘴巴,眼里还噙着泪,开始给他的针眼吹气!


傅斯年,季半夏,宋禛,统统都惊呆了。


阿梨这个臭丫头还真会拍马屁,傅斯年一定感动死了吧,刚刚认亲,女儿就心疼他打针抽血,还帮他吹气。傅斯年今晚该睡不着了!


季半夏盯着傅斯年的表情。果然,傅斯年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他不顾自己刚抽完血,单手把阿梨抱起来,百般安慰,千般劝哄,那肉麻劲简直就别提了!


宋禛已经看不下去了,他接过医生手里的血样,勉强对季半夏笑道:“那我先拿血样回去化验了。有什么事再联系你。”


季半夏当然看到了宋禛脸上的失落。她心里有些不忍,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宋禛看到季半夏欲言又止,想起昨晚的对话,鼓起勇气,故意当着傅斯年道:“今晚有时间吗?能赏脸一起看场电影吗?”


宋禛说完,充满期待地看着季半夏。


不要拒绝,不要拒绝!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发现自己手心里全是汗水。


“好啊。”季半夏点了点头。


宋禛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腔。他跟傅斯年打了个招呼,拿着血样回实验室了。


傅斯年当然听见了他们两的对白。但是,他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抱着阿梨,快步朝前走去。


季半夏跟在后面,他越走越快,她都有些追不上他了。


“傅斯年!你给我站住!”季半夏叫住他,她把胳膊一伸:“把阿梨还给我。”


阿梨是个极敏感的孩子,父母之间的气场变化,她全部都能感知到。她知道现在爸爸妈妈在吵架。


她讨好般的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棒棒糖,怯生生地递给季半夏,想抚平她的怒火。


季半夏不接,她把阿梨往自己怀里拉。


傅斯年抱的紧紧的,根本不让她抱走。偏偏阿梨也很配合傅斯年,缩在傅斯年怀里,跟傅斯年一起和季半夏对峙。


季半夏简直气坏了,她辛辛苦苦养了三年的女儿啊!现在一跟傅斯年相认,就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她瞪着傅斯年,正要开口,傅斯年先说话了:“你晚上不是要去跟宋禛看电影吗?今天阿梨我带回家照顾。”


季半夏更气了!傅斯年这是想跟她抢阿梨了?他有什么资格!


“阿梨是我的女儿,谁来照顾她,由我说了算!”她对傅斯年怒目而视:“放开阿梨!”


大路上人来人往,傅斯年懒得跟她吵,抱着阿梨就往停车场走。


季半夏碍于人多,也不好跟他大吵大闹,只好加快脚步跟在他身后,一起往停车场走。


停车场没什么人,一进停车场,季半夏彻底爆发了。


“傅斯年!我再说最后一遍!阿梨是我的女儿,跟你没关系!现在,把阿梨还给我!立刻!马上!”


傅斯年不理她的吼叫,低下头柔声对阿梨说:“宝贝,你今天想不想跟爸爸回家?爸爸昨天晚上订了很多很多玩具,现在已经已经到了,阿梨跟爸爸回家,爸爸陪你玩玩具好不好?”


阿梨看看温言细语的傅斯年,又看看怒气冲冲的季半夏,小嘴一瘪,哇的哭了起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