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天籁之音


看到女儿哭,季半夏又心疼又委屈,再也顾不得许多,她用力掰傅斯年的胳膊,想把阿梨抢回来。


傅斯年没管她,只顾着低头安慰阿梨:“阿梨乖,不要怕,妈妈心情不好,不是对阿梨发脾气,阿梨不怕……”


现在轮到傅斯年做好人了?季半夏心里火冒三丈,冲傅斯年嚷起来:“你现在开始当好爸爸了?当初你是怎么对阿梨的?现在还有脸来装好人!”


傅斯年语塞。当初他是不想要阿梨,因为他以为阿梨一定会胎死腹中!


没想到苍天有眼,阿梨竟然这么顽强,这个小小的生命,竟然摆脱了命运的诅咒,活了下来!


哪怕她并不那么完美,那怕她是个病孩子,他已经在内心无数次感谢过上苍!


昨天夜里,他在自己床前跪了很久很久,感谢上苍的仁慈,感谢上苍的垂怜,给了他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


面对季半夏的指责,他无话可说,只能说一句:“半夏,对不起,相信我,我是有苦衷的。”


季半夏爆发了:“什么苦衷?到底是什么苦衷,让你一次又一次不要我的孩子?豆豆是这样,阿梨又是这样!傅斯年,你心里到底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她和他认识这么久,纠缠这么久,哪怕她和他结发为夫妻,他的内心,都不愿意为她敞开吗?


她以为爱是坦诚和信任,而他,对她却没有任何坦诚和信任!他爱她吗?他爱过她吗?她不知道!


季半夏力竭声嘶的吼叫,傅斯年的沉默和退让,大哭的孩子,引来了旁边一个阿姨的注意。


她开车已经走了,又下了车,过来劝道:“你们别吵了,看看孩子都哭成什么样了?多漂亮的孩子,太招人疼了!为了孩子,再大的矛盾也先忍忍,回家背着孩子,关上门吵,别吓着孩子了!”


傅斯年朝阿姨点头致意:“谢谢提醒……”


季半夏这才注意到,阿梨一手拉着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抱着傅斯年的脖子,哭得头发都汗湿了。一张漂亮的小脸上全是恐惧和惊慌。


阿姨走了,季半夏的怒火也消失了一大半,她抱着阿梨,轻轻地拍打她的后背,无声地安慰她。


阿梨慢慢止住了哭泣,她清亮的大眼睛看着季半夏,久久地看着,小小的嘴唇颤抖着。


季半夏凝视着女儿的脸,阿梨这副样子,让她想起了她还是个小婴儿的时候,那时候,小小的人儿躺在她的臂弯,也用这样专注的眼神看着她,似乎想牢牢记住母亲的脸。


“阿梨,宝贝!”眼泪一下子涌入眼眶,季半夏把脸贴在女儿脸上,泪水无声的从脸颊滑落。


突然,她听见了阿梨的声音,小小的,柔软的声音:“妈妈!”


阿梨在喊她?季半夏做梦般抬起头,她完全忘记了和傅斯年吵架的事,她看着傅斯年:“阿梨刚才叫我妈妈了?是吗?她叫我妈妈了?”


傅斯年也听见了阿梨的声音,那么娇嫩,那么柔软,那么爱娇的一声妈妈。


“是的!阿梨说话了!我们阿梨说话了!”傅斯年脸上的惊喜,比季半夏只多不少。他的眼睛充满了喜悦,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


季半夏狂喜,她捧起阿梨的小脸,眼泪汹涌澎拜:“阿梨,你叫妈妈了对吗?再叫一声好不好?妈妈真喜欢听你的声音,宝贝,再叫一声妈妈好吗?”


也许是季半夏的反应太强烈了,阿梨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把头埋进季半夏的颈窝,就在季半夏和傅斯年以为她不会再说话时,她又轻轻喊了一声:“妈妈!”


季半夏紧紧抱住阿梨,喜极而泣:“哎!宝贝,妈妈在,妈妈在这里!”


傅斯年的眼眶也湿润了。他还以为阿梨不会说话,他已经接受了阿梨是个哑巴的事实。没想到,阿梨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


阿梨开了头,就收不住了,阿梨一直不停地喊妈妈,喊了一声又一声。


季半夏也不厌其烦地答应她,答应了一声又一声。


傅斯年湿着眼眶微笑着,内心充满了巨大的感动和喜悦。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阿梨的头发不黑,有些发黄,但是极软,极顺,极光亮。不像季半夏的头发,倒像洛洛的头发。


傅斯年想起季半夏以前说过的话,有这样头发的女孩,性情一定温柔善良。


他的阿梨,是个多么柔顺,多么乖巧,多么善良,多么可爱的小天使!


傅斯年的手很大,很暖,很温柔。


阿梨和妈妈亲昵够了,扭过头,朝傅斯年伸出手臂。


傅斯年抱过女儿,在她圆圆的小脸上深深一吻:“宝贝,爸爸爱你!”


阿梨咯咯地笑了,大眼睛亮晶晶的,脸颊上两个小小的酒窝。她用双手抚摸着傅斯年的脸颊,用甜软的童音,娇嗲嗲地喊了一声:“爸爸!”


傅斯年的心被幸福重重地撞击,撞击得他都傻了,他看着阿梨微笑的脸,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阿梨开口叫他爸爸了!他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来的这么快!


傅斯年发傻的样子,让阿梨觉得很好玩,她揪着他的鼻子,嘟起嘴撒娇:“爸爸!”


傅斯年只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天籁之音,不过如此!


他猛的将阿梨抱紧,拼命地吻她的头发,吻她小小的脸蛋:“宝贝!我的乖女儿,爸爸爱你!爸爸今天好开心!”


阿梨对他,却没有对季半夏那么慷慨。喊了两声爸爸就没再喊了。不过,傅斯年已经开心得快要傻掉了。


季半夏擦干眼泪,看着父女俩开心的样子,心里又欣慰又痛苦。


刚才和傅斯年的对话被那个阿姨打断了,现在再接起来,气氛也不对了。


她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继续追问傅斯年,到底是继续追问,还是抱起阿梨回家,留给他一个背影,她在纠结着。


为什么,为什么总要她低三下四地追问,为什么不是傅斯年开诚布公地把自己袒露出来?


这段关系,为什么让她这么累?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