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天平彻底倾斜


就在季半夏踌躇犹豫的时候,傅斯年轻轻挽住她的腰:“半夏,跟我回家好吗?和阿梨一起,我们回家。”


季半夏看着他,只觉得灰心又失望。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不肯对她说出那个该死的秘密,苦衷,什么狗屁苦衷!在他心里,他的苦衷比她重要一万倍,比阿梨也重要一万倍!


季半夏冷漠地摇摇头:“对不起,我不想跟你回家。”


阿梨听懂了父母的话,瘪瘪嘴又要哭。


傅斯年急了,他放柔声音哄她:“半夏,那我们好好吃一顿饭行吗?庆祝女儿今天第一次开口说话。好不好?”


季半夏这个人素来吃软不吃硬,傅斯年这么一哄,再看看女儿期待的小眼神,季半夏点点头:“好。”


她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傅斯年这个人心思太重,现在的气氛,也许他没办法对她开诚布公,也许,吃一顿饭,气氛缓和下来,他会把一切都告诉她。


这件事已经变成了她的执念,这个问题一天不解决,她就一天不可能和傅斯年重归于好。


她不是没有想过接纳宋禛,可是,阿梨那声爸爸,让她的天平彻底倾斜了。


阿梨在傅斯年怀里多骄傲多任性,多活泼多开朗啊。只有被宠爱,被心疼,被珍视,被惯坏的孩子,才能有这样的性格。


她希望她的阿梨永远被宠爱被珍视。希望她的阿梨永远活泼开朗,哪怕任性刁蛮,都比怯生生的乖巧要好。


一家人默默上了车。老规矩,季半夏开车,阿梨不肯坐婴儿座椅,心满意足地坐在傅斯年怀里。


父女二人又开始玩起你喊爸爸我回答的游戏,乐此不疲。


傅斯年试图让阿梨说更多的话:“宝贝,说爸爸,亲亲。”


阿梨摇摇头,大眼睛眨巴眨巴:“爸爸!”


季半夏听得好笑,插嘴道:“能开口说话就是好事,你别老逼她,揠苗助长。”


傅斯年一听觉得很有道理,在阿梨脸上亲了一口:“嗯,会说爸爸妈妈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们阿梨真棒!”


跟傅斯年在一起后,阿梨调皮的天性表现得越来越明显,听傅斯年这么一说,她小嘴一翘:“爸爸,亲亲!”


季半夏扑哧一笑。傅斯年也哈哈大笑,要不是在车里,他真想把宝贝女儿抱起来在空中转几个大圈:“小坏蛋!故意逗爸爸呢!”


傅斯年在女儿脸上不停地亲,亲得阿梨都抗议了:“爸爸,坏!”


她嫌弃地擦擦自己的脸:“口水,脏脏!”


傅斯年和季半夏都开心坏了,阿梨愿意说的话越来越多了!


傅斯年一心想带阿梨回去看她的新玩具,跟季半夏商量道:“半夏,去我家里吃好不好?我叫保姆把饭做上。”


季半夏一听就懂,揶揄他:“你是想向阿梨炫耀你新买的玩具吧!”


傅斯年讪笑一声,幼稚心事被人看穿,他的老脸也有些挂不住了。


两人不再说话,车中的气氛变得温馨和谐,阿梨在这种气氛中慢慢睡着了。


车开进傅斯年家的小区,季半夏扭头一看,阿梨睡着了,不由道:“早知道她会睡着,我不由直接带她回家了。”


傅斯年误会了她的意思,赶紧道:“没事,我买了全套的儿童床品,还有衣服,什么都有,她去我家里睡也一样的。”


季半夏瞟他一眼没说话,还全套的床品衣服,他是打定了主意想赖着阿梨了吧?


傅斯年抱着阿梨,季半夏跟在他后面走。


进小区的时候,保安看了她好几眼。这个帅哥平时都独来独往,今天不仅破天荒带了个女人回来,竟然还抱了个孩子,莫非是买一赠一?


还是熟悉的公寓,还是熟悉的布置。季半夏看着傅斯年的公寓,心里弥漫出一层淡淡的伤感。


一切都没变,三年前她摆在桌上的鲜花已经干枯,变成了干花,可它还摆在那里,位置都一模一样,分毫未动。


时光好像在这屋子里凝固了。她穿过的居家拖鞋都整整齐齐地摆在柜子里,干干净净,好像她早上出门才刚穿过。


傅斯年……还是真心爱她的吧?


只是,他爱自己,超过爱她而已……


傅斯年压根没注意季半夏的伤感,他只顾着怀里的孩子。保姆想从他手里接过孩子,被他拒绝了。


傅斯年抱着孩子,轻手轻脚地走进旁边的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以前是放映厅,傅斯年买了成套的投影仪和高级音响摆在里面。


季半夏走进去一看,现在变成儿童房了。墙纸什么的竟然都已经换好了,所有的家具都是新的,整个房间的色调都是粉红色的,可爱的毛绒玩具和各式各样小姑娘喜欢的东西摆得满山满谷。


季半夏皱皱眉,吸吸鼻子:“这是你什么时候弄的?”


傅斯年把阿梨轻轻放在儿童床上:“昨晚连夜弄的。”


季半夏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你这个疯子!”


她狐疑地看看壁纸,又看看地毯:“新装修的,是不是要放放味?”


“不用,全都是纯天然的材质,没有任何污染。”傅斯年想了想,又把阿梨抱起来:“不过你说的也对。还是先让阿梨睡我房间吧。安全第一。”


傅斯年这个提议季半夏很赞同。孩子的健康是最重要的。


傅斯年抱着阿梨往他卧室走去,季半夏也跟在后面。


傅斯年的卧室也没有变化,素色的大床,简洁的现代派家具,她的香水还放在梳妆台上,她用过的梳子上还缠着她的长发,所有的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她从来没有离开。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季半夏甚至怀疑,傅斯年坚持要带她和阿梨来这里,就是为了向她展示这一切,好让她回心转意。


傅斯年这种老狐狸,能做出这种事也不足为奇。


只是,季半夏真的冤枉了傅斯年,他确实没这个想法。他的心里防线已经完全被阿梨那声爸爸给冲垮了。此时此刻,除了感恩,还是感恩,除了喜悦还是喜悦,根本没心思跟季半夏玩心眼。


傅斯年抱着阿梨往自己床上放,季半夏怕阿梨睡得不舒服,轻手轻脚将她的小裙子脱了下来。


傅斯年在旁边帮忙。二人配合很是默契。


阿梨从大人的臂弯来到柔软的大床上,身体全部打开放松,翻个身朝旁边一滚,一下子滚到床边去了。


傅斯年找了几个靠垫,想把床两侧全部围住。这样,就不怕阿梨翻身掉到床下去了。


季半夏跟着帮忙,拿了一个靠垫往床边放。


放好靠垫,她抬起身子准备从床上下来。结果傅斯年正好凑过来放另一只靠垫,两人的身子一下子撞到一起,双双倒在床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