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念之间
    今天还要去祠堂祭拜和宴请族人,季半夏和傅斯年腻歪了一阵,就赶紧起床了。

    小阿梨还睡着,她侧躺着,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睛,圆嘟嘟的小脸吹弹可破,粉红的小嘴喇叭花般微微张开,嘴角是口水的痕迹。

    傅斯年搂着妻子的腰,欣赏着女儿可爱的睡姿,轻声对季半夏笑道:“看我们女儿多漂亮!”

    季半夏也笑:“你不是最嫌弃别人睡觉流口水吗?”

    傅斯年正色道:“我们阿梨流口水是最可爱的!”

    他凑到阿梨的小脸旁,嘴对嘴亲了一下。一脸的骄傲与满足。

    阿梨被他弄醒了,哼哼几声,睁开了眼睛。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转呀转,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她伸出胳膊,奶声奶气地喊了声:“爸爸,抱抱!”

    傅斯年乐开了花,立马把宝贝女儿抱进怀里,又亲又揉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疼爱才好。

    季半夏醋意大发,伸手去捏阿梨的小屁股:“现在只知有父,不知有母了!没良心的小东西!”

    阿梨躲在爸爸怀里,咧嘴朝她做了个鬼脸。

    季半夏不高兴了:“你们父女俩亲热吧,我就不在旁边碍眼了!我走了,再见!”

    阿梨见妈妈要走,赶紧叫她:“麻麻不走!麻麻陪阿梨!”

    季半夏心中暗笑,却故作不解:“你不是最喜欢爸爸吗?那让爸爸陪你好了。”

    “不要!”阿梨伸双手,左手挽住傅斯年的胳膊,右手挽住季半夏的胳膊:“阿梨也喜欢麻麻,要爸爸麻麻一起陪着。”

    傅斯年和季半夏对视一眼,笑道:“阿梨喜欢爸爸麻麻都陪在身边,对不对?”

    “嗯!”阿梨拼命点头:“对!”

    季半夏还没来得及说话,傅斯年摸摸女儿的头:“好,爸爸麻麻答应你,永远陪着你,永远不和阿梨分开。”

    “嗯!那我就是最开心的小宝贝啦!”阿梨很高兴的拍手。

    孩子气的话,让季半夏和傅斯年都笑了起来,阿梨也跟着一起笑,幸福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拜过祠堂,在宴请族人的时候,阿梨又大出风头。

    出祠堂的时候她走不动了,傅斯年就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结果等到吃饭的时候,她死活不肯下来,坚持要骑在爸爸脖子上吃饭。

    季半夏一听就沉下脸:“太不像话了,阿梨,今天来的都是爸爸家的亲戚,还有长辈,你骑在爸爸脖子上,像什么样子?爸爸怎么吃饭?”

    阿梨扁扁小嘴,可怜巴巴地揪着傅斯年的头发,不说话,也不下来。

    季半夏眉头一皱,伸手就把阿梨往下扯。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胡闹,她觉得丢脸死了。

    季半夏拉得阿梨身子一歪,她小嘴一撇,就要哭出来。

    “好好好,再骑十分钟好不好?等正式开餐了,我们再下来,好吗宝贝?”傅斯年赶紧哄女儿。

    阿梨看看季半夏的脸色,又有点害怕,又想继续骑在爸爸脖子上,抽抽噎噎地哭着。

    傅斯年各种柔声哄劝,完全不在意别人的侧目。

    季半夏无语至极,碍于周围有客人,也不好跟傅斯年翻脸,只好强颜欢笑跟人解释:“斯年太惯着孩子了……”

    族人当然不会说什么,也打着哈哈:“女儿嘛,当然是要宠着养。爸爸宠女儿,天经地义的。”

    于是,宴席上就出现了这样诡异的一幕:大人们觥筹交错,孩子们跑来跑去,只有阿梨一个人高高在上地坐在傅斯年的脖子上,扭着脖子东张西望,黄雅倩端着碗站在旁边,伺机给她喂几口饭。

    中途阿梨乱动,勺子里的饭还掉了几粒在傅斯年的头发上。

    季半夏简直看不下去了。傅斯年这根本就不是宠爱孩子,这是溺爱!

    饭快吃完了,阿梨终于坐累了,从傅斯年脖子上下来了。季半夏一直揪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原地。她松了口气,朝洗手间走去。

    进了隔间,她听见两个女眷说话的声音。

    “斯年也太惯着那孩子了,吃饭的时候都坐在脖子上吃,太不像样了!”

    “三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个女儿,当然像宝贝疙瘩一样宠着嘛!也很正常。”

    “说的也是。这孩子有病,活不久的。能宠一天是一天吧。斯年这么骄纵她,难免有心酸的成分在。”

    ……

    女眷们后面又说了什么,季半夏已经听不清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原来是这样吗?傅斯年娇惯阿梨,只是因为“能宠一天是一天”?其实在他心底,他对阿梨的病根本就没有信心,他说阿梨会长命百岁,儿孙满堂,其实都是在骗她!

    她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人打听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治疗手段,难道,是他知道没有希望了,所以才这么宠着阿梨的?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季半夏手脚都是软的。

    强撑着继续吃饭,说话,强撑着送走宾客,等回到傅家祖宅时,她实在忍不住了。让黄雅倩带阿梨在楼下玩一会儿,她拉着傅斯年上了楼。

    “斯年,阿梨的病,是不是没救了?宋禛那边是不是已经有消息了?”季半夏一开口,眼泪就唰地流了下来。

    她多希望傅斯年生气地责备她:“你干吗咒我们阿梨!”

    可是没有,傅斯年没有生气,也没有责备她,他低着头看了会儿地板,这才缓缓抬头凝视着她:“国外是没戏了,打听过很多科研机构,都说阿梨这种情况,没有治愈的希望。”

    “啊!”季半夏双手捂脸,痛哭起来。

    傅斯年走到她身边,轻轻将她揽入怀中:“还有最后一丝希望,就是宋禛。宋禛那边,还没有消息。”

    他不敢催问宋禛,担心听到坏消息。现在,他和半夏能做的,只有等。

    季半夏闭上眼,心里一片悲凉。

    表白被她拒绝之后,宋禛还会尽心尽力帮阿梨吗?

    她本来以为国外医疗技术更发达,凭傅斯年的财力,治好阿梨的病希望更大。哪里知道,国外的路已经堵死了,现在只剩宋禛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阿梨能不能活,全在宋禛的!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