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一念之间


今天还要去祠堂祭拜和宴请族人,季半夏和傅斯年腻歪了一阵,就赶紧起床了。


小阿梨还睡着,她侧躺着,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眼睛,圆嘟嘟的小脸吹弹可破,粉红的小嘴喇叭花般微微张开,嘴角是口水的痕迹。


傅斯年搂着妻子的腰,欣赏着女儿可爱的睡姿,轻声对季半夏笑道:“看我们女儿多漂亮!”


季半夏也笑:“你不是最嫌弃别人睡觉流口水吗?”


傅斯年正色道:“我们阿梨流口水是最可爱的!”


他凑到阿梨的小脸旁,嘴对嘴亲了一下。一脸的骄傲与满足。


阿梨被他弄醒了,哼哼几声,睁开了眼睛。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转呀转,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她伸出胳膊,奶声奶气地喊了声:“爸爸,抱抱!”


傅斯年乐开了花,立马把宝贝女儿抱进怀里,又亲又揉的,简直不知道该怎么疼爱才好。


季半夏醋意大发,伸手去捏阿梨的小屁股:“现在只知有父,不知有母了!没良心的小东西!”


阿梨躲在爸爸怀里,咧嘴朝她做了个鬼脸。


季半夏不高兴了:“你们父女俩亲热吧,我就不在旁边碍眼了!我走了,再见!”


阿梨见妈妈要走,赶紧叫她:“麻麻不走!麻麻陪阿梨!”


季半夏心中暗笑,却故作不解:“你不是最喜欢爸爸吗?那让爸爸陪你好了。”


“不要!”阿梨伸双手,左手挽住傅斯年的胳膊,右手挽住季半夏的胳膊:“阿梨也喜欢麻麻,要爸爸麻麻一起陪着。”


傅斯年和季半夏对视一眼,笑道:“阿梨喜欢爸爸麻麻都陪在身边,对不对?”


“嗯!”阿梨拼命点头:“对!”


季半夏还没来得及说话,傅斯年摸摸女儿的头:“好,爸爸麻麻答应你,永远陪着你,永远不和阿梨分开。”


“嗯!那我就是最开心的小宝贝啦!”阿梨很高兴的拍手。


孩子气的话,让季半夏和傅斯年都笑了起来,阿梨也跟着一起笑,幸福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拜过祠堂,在宴请族人的时候,阿梨又大出风头。


出祠堂的时候她走不动了,傅斯年就让她骑在自己脖子上。结果等到吃饭的时候,她死活不肯下来,坚持要骑在爸爸脖子上吃饭。


季半夏一听就沉下脸:“太不像话了,阿梨,今天来的都是爸爸家的亲戚,还有长辈,你骑在爸爸脖子上,像什么样子?爸爸怎么吃饭?”


阿梨扁扁小嘴,可怜巴巴地揪着傅斯年的头发,不说话,也不下来。


季半夏眉头一皱,伸手就把阿梨往下扯。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胡闹,她觉得丢脸死了。


季半夏拉得阿梨身子一歪,她小嘴一撇,就要哭出来。


“好好好,再骑十分钟好不好?等正式开餐了,我们再下来,好吗宝贝?”傅斯年赶紧哄女儿。


阿梨看看季半夏的脸色,又有点害怕,又想继续骑在爸爸脖子上,抽抽噎噎地哭着。


傅斯年各种柔声哄劝,完全不在意别人的侧目。


季半夏无语至极,碍于周围有客人,也不好跟傅斯年翻脸,只好强颜欢笑跟人解释:“斯年太惯着孩子了……”


族人当然不会说什么,也打着哈哈:“女儿嘛,当然是要宠着养。爸爸宠女儿,天经地义的。”


于是,宴席上就出现了这样诡异的一幕:大人们觥筹交错,孩子们跑来跑去,只有阿梨一个人高高在上地坐在傅斯年的脖子上,扭着脖子东张西望,黄雅倩端着碗站在旁边,伺机给她喂几口饭。


中途阿梨乱动,勺子里的饭还掉了几粒在傅斯年的头发上。


季半夏简直看不下去了。傅斯年这根本就不是宠爱孩子,这是溺爱!


饭快吃完了,阿梨终于坐累了,从傅斯年脖子上下来了。季半夏一直揪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原地。她松了口气,朝洗手间走去。


进了隔间,她听见两个女眷说话的声音。


“斯年也太惯着那孩子了,吃饭的时候都坐在脖子上吃,太不像样了!”


“三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个女儿,当然像宝贝疙瘩一样宠着嘛!也很正常。”


“说的也是。这孩子有病,活不久的。能宠一天是一天吧。斯年这么骄纵她,难免有心酸的成分在。”


……


女眷们后面又说了什么,季半夏已经听不清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原来是这样吗?傅斯年娇惯阿梨,只是因为“能宠一天是一天”?其实在他心底,他对阿梨的病根本就没有信心,他说阿梨会长命百岁,儿孙满堂,其实都是在骗她!


她知道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人打听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治疗手段,难道,是他知道没有希望了,所以才这么宠着阿梨的?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季半夏手脚都是软的。


强撑着继续吃饭,说话,强撑着送走宾客,等回到傅家祖宅时,她实在忍不住了。让黄雅倩带阿梨在楼下玩一会儿,她拉着傅斯年上了楼。


“斯年,阿梨的病,是不是没救了?宋禛那边是不是已经有消息了?”季半夏一开口,眼泪就唰地流了下来。


她多希望傅斯年生气地责备她:“你干吗咒我们阿梨!”


可是没有,傅斯年没有生气,也没有责备她,他低着头看了会儿地板,这才缓缓抬头凝视着她:“国外是没戏了,打听过很多科研机构,都说阿梨这种情况,没有治愈的希望。”


“啊!”季半夏双手捂脸,痛哭起来。


傅斯年走到她身边,轻轻将她揽入怀中:“还有最后一丝希望,就是宋禛。宋禛那边,还没有消息。”


他不敢催问宋禛,担心听到坏消息。现在,他和半夏能做的,只有等。


季半夏闭上眼,心里一片悲凉。


表白被她拒绝之后,宋禛还会尽心尽力帮阿梨吗?


她本来以为国外医疗技术更发达,凭傅斯年的财力,治好阿梨的病希望更大。哪里知道,国外的路已经堵死了,现在只剩宋禛这一根救命稻草了!


阿梨能不能活,全在宋禛的一念之间!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