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陈之南刚急匆匆进了院子,便听见屋里传来丫鬟们的惊叫声,“夫人!”
他迈大步冲进屋里,只见母亲倒在管事嬷嬷的怀里。
“少爷,这可怎么得了……”管事嬷嬷哭道,“请了大夫也无济于事,他们都说夫人没病,治不得。”
陈之南脸上也见了冷汗,“城里有名的大夫都请了么?”
“都请遍了,可是他们全都说夫人没病,也瞧不出来夫人为何会头痛……”
没想到……竟真的让苏白桐说对了。
陈之南想起临来之时,苏白桐托她的丫鬟慧香送给他的一只香囊,于是他将此物从怀里取出,小心翼翼的凑到陈夫人跟前。
管事嬷嬷不解其意,“少爷,这是?”
陈之南一语不发,过了片刻功夫,忽见陈夫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夫人!”
“母亲!”
陈夫人缓缓睁开眼睛。
陈之南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苏小姐果然没有骗我。”他将香囊放进陈夫人的手中,“母亲千万将此物收好,苏小姐虽然没有来,但她却托付我将此物交于母亲。”
陈夫人听了,惊喜交加,将香囊接过,叹道,“真是奇怪,刚才闻了这香囊里的香气,我竟不觉得痛了。”
陈之南与管事嬷嬷搀扶着陈夫人起身,回到床上躺好。
陈夫人问了他些苏白桐的事,陈之南便将刚才去苏府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陈夫人正在慨叹,外面忽来了名小厮,道:“少爷,冯公子到了,说有要事相商。”
陈夫人见状也不好多留儿子,只是依着他的叮嘱,将苏白桐送给她的香囊戴在脖子上。
陈之南出了院子,一路去了前院。
长廊周围种着大片花树,枝桠随意伸展着,微风吹过,片片花瓣飘落下来,带着优雅的意境。
陈之南顺着长廊走出不远,便见前面的廊下站着两个年纪与他相仿的男子。
其中一人正是冯太守之子,冯兆远。
“冯公子。”陈之南拱手施礼。
冯兆远傲慢的扬起头来,向他回礼。
站在冯兆远身边的另一位男子似乎正在观赏一侧的景致,神色里带着几分张扬。
“不知这位是……”陈之南想起上次冯兆远带着这个人来到他们府上,结果他却正好送苏白桐回去,所以双方便错过了。
“这位是从京都来做米粮生意的梅公子。”冯兆远介绍道。
那人正好转过头来,与他看了个正着。
不知是不是因为上次见苏白桐听了此人笑声后的失态,陈之南格外用心的打量了对方一番。
那人今日仍是穿着一袭大红锦衣,领边袖口用银线绣着瑰丽的百蝶穿花图案,头上束着羊脂玉的发簪,腰间的绣带里插着支乌木笛。
一双桃花眼带着风流少年特有的轻佻之色,淡绯色的嘴唇轻轻翘起,带着好看的弧度。
“陈公子。”他笑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恣意风流。
陈之南的脑子里突然就跳出这四个字来。
“不知陈公子之前有没有看过我留下的那封信?”冯兆远问,“机会难得,陈公子若是有意,我们可以一道商议下这笔生意。”
闻听此言,陈之南却陷入了沉默,他早就听父亲提起过,这批到祁凉城的粮食乃是军粮。
想打军粮的主意……要是出了事,被查出来可是要杀头的。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