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官兵的话顿时引起了周围众人的注意。
就连不远处的冯兆远也好像觉察到了这边的异常变化,催马靠过来。
慧香紧张的不得了,苏白桐却随手拿出了一块染血的帕子,擦了擦嘴角。
那几个官兵愣了愣,“敢问这位小姐可是伤了哪里?”
“刚才马车突然停下,不小心咬到了舌头。”苏白桐轻蹙眉头,好像就连说话也有些疼痛。
“是苏府的小姐么?”冯兆远靠过来,坐在马上低头打量着车里,最近他的母亲时常提起苏府,说是有位苏小姐制的香非常特别,她还想要购一些。
苏白桐轻轻颔首,“原来是冯公子。”
“你认得我?”冯兆远有些意外,他不记得曾见过对方。
“是在陈府时……见过。”苏白桐回答的有些模糊,冯兆远也没办法去对证。
车前官兵道:“我等奉命捉拿贼人,还请这位小姐容我们检查一下马车。”
慧香担心道,“只怕是不方便吧……”她们本就孤身在外,让这么一大帮男人查了马车,要是传出去只怕会对苏白桐名声有损。
“既然是太守府要捉拿歹人,我等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苏白桐大大方方道,身子往一侧坐了坐,将身后的位置让了出来。
几个官兵见这位小姐认得冯兆远,也不敢像刚才那般强硬,客气了几句上前往车厢里查看了一番。
因为马车是她们租来的,车厢里没有什么陈设,只有一张矮桌。
官兵上前扫了一眼,便退了下去,向冯兆远摇了摇头。
冯兆远剑眉紧锁,目光阴沉,扬了扬下巴。
“放行!”官兵喝道。
苏白桐微微欠身,“多谢冯公子。”重新将车帘放了下去。
慧香紧张的盯着四周,马车缓缓自那些官兵身边驶过。
“公子,那人是不是已然逃出城去了?”一名属下悄然来到冯兆远身边道。
冯兆远摇了摇头,“幸好我发现的及时,他没有拿走什么东西。”后面有句话他不能说出来,他父亲冯与京都某些贵人的通信,似乎被人翻看过了。
那人究竟是谁派来的……是否与这次从京都过来的那些官员有关?
也许……是那名巡按御史故意安插下的人也说不定。
那巡按御史,不能再留了!要快些将他打发了,不然那批军粮就不能运出城去。
苏白桐的马车一直走出很远,慧香才松了口气,在车帘外轻声唤了句:“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车帘里传来苏白桐平静无波的声音,“我不叫你,你不要进来。”
“是……”慧香应道。
车厢里,梅公子刚从车窗跳进来,身体靠在车厢内壁上,无法抑制的抖个不停。
苏白桐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梅公子微微一笑,不客气地看向她,语气轻佻,“非是本公子想赖在你这里,实在是这身子麻了,只怕现在连走路都有些困难,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苏白桐向前凑了凑,“伤到何处了,我看看……”说着伸手便去掀他的衣裳。
梅公子没想到她竟如此直接,原本想趁机奚落她一番,不想现在全都噎在了嗓子里。
苏白桐毫无羞涩的扯开他的衣裳,露出里面的中衣。
“桐桐这般热情,真叫本公子消受不起呢。”他面上调笑不羁,可是当苏白桐真的凑过来查看他的伤势时,却也悄悄红了耳根。
手机用户请浏览m.vv44.net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