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苏三爷就像丢了魂似的,被衙役班头他们带走了。←百度搜索→【←书の阅
陈之南却没有走,“御史大人……”突然改变称呼,就连他也觉着有些别扭,“苏小姐……真的在这里么?”
梅公子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道不明的深意。
“陈公子放心,本御史是请她来医治我们的师爷,过后我会亲自派人将她送回去。”
“是否可以让我见上一见?”陈之南仍旧站着不肯走。
梅公子笑起来,“你是怕我吃了她不成。”
陈之南拱手行礼,“苏小姐今日是我们陈府请去的客人,若是半路上出了事,我自然要负责。”
梅公子看向他,“既然你如此不放心,便进去看看吧。”
陈之南跟着一名侍卫进了屋子。
苏白桐正站在桌前挑选药材,被梅公子派出去采买药材的人显示并不精通分辨药材之术,结果买回来的东西一有半都不能用。
苏白桐轻轻用手捻着千金草,将她需要的份量挑选出来。
陈之南走过去,从侧面看到她的面孔,不施粉黛,素净的好像白瓷玉碟。
苏白桐全神贯注的忙着手上的活,根本没有注意到陈之南站在身边。
她费力的用捣药杵细细碾磨药罐里的药材跟香料碎屑,鬓角的一缕发丝垂下来,落到了她的肩头。
陈之南这才看到她发间的那支雕花木簪松了,下意识的,他竟伸出手去,将她肩膀的那缕发丝掖到了耳后。
苏白桐吓了一跳,手中捣药杵险些掉到地上。
陈之南手疾眼快,一把接住了捣药杵。
“原来是陈公子。”短暂的失神之后,苏白桐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向后退开一步,施了一礼。
没有疑问,没有惊讶,从容不迫。
她又重新变回了那个遇事镇定淡漠的苏白桐。
“苏小姐的发簪好像松了。”就连陈之南自己都对刚才的冲动之举感到惊讶。
苏白桐随手紧了紧发簪,看那模样根本就没打算重新梳理一下。
陈之南不禁恍然顿悟,只怕这位苏小姐根本就不会梳发,再看屋里,她的丫鬟一个也没有跟在身边,他不由得蹙起眉头。
“你的丫鬟呢?”他问,“为何身边连个使唤的人也没有,御史大人是如何安排的?”
苏白桐淡淡一笑,“我让慧香她们先回青云观了,陈公子一会若是得空,麻烦你派人知会她们一声,免得这两个丫头心里不安。”
“听说你被带走时,被梁府的人看到了?”
“是梁小姐。”苏白桐一边捣药,一边满不在乎道,“她将我的马车拦在半路寻我说话,没想到话只说了一半,就被巡按御史大人带走了,可能梁小姐误会了,所以才会去苏府寻我那三婶娘。”说的不好听些,那就是去通风报信,生怕别人不知道她遇到了劫持。
陈之南定定的望着她的侧脸,生怕错过她脸上任何一点微小的细节变化。
他知道梁小姐定然不会无事当街拦路,也许是她听到了什么风声,怕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婚事。
陈府与梁府的婚约……
“梁小姐都对你说了什么?”他沉声问。
“没什么……我不记得了。”苏白桐放下药杵,用小刀细细切着零陵香,可是刀子有些不趁手,她手上一滑,刀刃竟直接切在了手指上。
尖锐的疼痛还没等散开,她的手已经被人一把捉住,流血的指腹被他紧紧捏在手中。
陈之南的目光就像是要燃烧起来一般,深深灼在她的眼底……
手机用户请浏览m.vv44.net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