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云梦香三不卖,把衣裳脱了!
    £¤§§§§§陈之南在院里等的心急,可是他却不能擅自闯进门去,只得在廊下来回踱步。

    就在这时,门帘挑起。陈夫人挽着苏白桐走出来,眼底微红。显然是哭过了,可是她的神色却比苏白桐刚来时要平静许多。

    “此事就麻烦苏小姐了。”陈夫人攥紧了苏白桐的手,“过两天你可千万要来啊。”

    “放心好了。”苏白桐淡淡一笑,“我已经答应了夫人,定会说到做到,只是到时还要麻烦夫人派了陈府的马车去接我过来。”

    陈夫人愣了愣,她知道苏府好歹也是高门大户,不可能连个马车也没有,不过当她看向苏白桐身上那件旧裳时,心念一转,只怕这孩子在苏府里过的并不如意,不然怎么会穿这么身衣裳出来。

    “之南,你去送苏小姐回去,还有……我给苏小姐准备了些礼物,你让人把东西抬到车上吧。”

    “是。”陈之南吩咐身边小厮去搬东西。他的目光却落在了苏白桐的身上。

    苏白桐身上穿着洗的发白的旧衣裙,可是她站在陈夫人身边却没有半点害羞或是怯懦之态。

    她坦然的接受着陈之南的目光。

    “之南。”陈夫人发现自己儿子在盯着对方出神,轻轻咳了一声。

    陈之南这才回过神来,对苏白桐做了个请的手势,“苏小姐这边请。”

    苏白桐先是跟陈夫人行了礼。“不用劳动陈公子了,我自己乘车回去便是。”

    “不不,这怎么成,你是我请来的客人,怎么能让你自己回去。”陈夫人不禁想起当日她让自己儿子去送苏白桐,结果却在陈之南犹豫之时,苏白桐自己走了。

    那天她要是让人将苏白桐直接送回府去。想必今日苏白桐便会对这事更上心一些,何苦像现在这般,还要让她等上两日。

    “母亲有命,我怎能不送,苏小姐不必多礼,请吧。”陈之南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其实他现在对于这位苏小姐,是抱着些好奇的心思。

    虽然他不知道母亲在屋里与她说了什么,不过这几日府里发生的事,他却是知晓的。

    父亲因此而动怒,与母亲大吵了一架,母亲平日身子就不好。这几日更是心愁交加,整日以泪洗面。

    他亲自去接了母亲过来并不是为了看到现在这一幕,所以他也真心希望母亲能早些开心起来。

    苏白桐也不再坚持要自己回去,而是带了慧香走在陈之南身后。布介介亡。

    一行人出了东边园门,刚要往正门这边过来,树丛后忽然传来一阵男子的笑声,虽然看不到树丛后面的情形,不过单听那爽朗的笑声便会让人觉得心绪愉快。

    苏白桐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

    “小姐?”慧香疑惑看向苏白桐。

    苏白桐这时已经完全站在了原地,陈之南也正转回头,疑惑的望向她。

    “是谁……”苏白桐喃喃道,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做梦似的。

    陈之南瞥了一眼不远处,只见他们府上的管事正带着两个年轻男子穿过院子,往客厅那边过去,其中一人正是冯太守之子冯兆远。

    不过走在冯兆远身边的另一名男子他却是有些眼生,那人身上穿着一袭绣千枝梅的大红锦衣,腰间别着支乌木笛,玉簪束发,一副风流公子的打扮。

    冯兆远不知说了些什么,那人扬头笑起来,雪白的牙齿在阳光下显得有些耀眼。

    “苏小姐难道认得此人?”陈之南不解道。

    苏白桐紧蹙着眉头,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像裂开般的疼痛。

    她仿佛看见自己的四周燃起熊熊烈火,火舌卷曲着,舔舐着她的肌肤。

    她睁着空洞的双目,却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她摸向自己的脸,手上湿漉漉的。

    是血!

    不断有血泪自她的眼窝涌出,染透了她的衣衫。

    “死有何惧,只可惜无有好酒……”耳边传来男子清朗的笑声,与刚才那笑声如出一辙。

    这笑声是如此陌生,却又让她铭心刻骨。

    她从不知道,居然有人能忍受烈焰焚身之苦,还能笑得如此爽快。

    一颗心仿佛被什么拉扯着,痛的让她无法呼吸!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