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我想留的你想忘掉
    突然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打破了洗手间里的安静。

    “向濡,我要进场了,你什么时候才到啊。”

    这声音太熟悉了,何奈奈是怎么也不会忘记的。

    何奈奈心里的那份平静突然被打破,也不知道是凑巧了还是怎么,何以沫走进了何奈奈隔壁的小隔间。

    “我好紧张啊,你什么时候才到嘛。”何以沫撒娇的声音清晰的落进了何奈奈的耳朵里。

    她抬手准备推开门,这时何以沫又说道:“我不生气,你都那么帮我了,牺牲自己拖延何奈奈,谁知到她竟然放你鸽子,你别生气,毕竟她还要喊你一声姐夫呢……补偿你?你…想要什么补偿……好,看在你今天这么陪我的份上,我今晚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说话的语气有些**,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听到何以沫的话,何奈奈的心宛如被刀子戳伤一般,浑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是那么的痛,痛得她有些麻木。

    她推开门,恰好何以沫也走了出来,她还在打着电话,“你快到了吗,好,我就在洗手间这边,嗯,我等你,爱你。”

    何奈奈打开水龙头,把水流开到最大,企图用水流的声音盖住何以沫说话的声音,可她的想法还是太过天真,何以沫的声音没有减弱半分。

    她挂断了电话,看到了站在一旁的何奈奈,“奈奈,这么巧啊。”

    “嗯。”何奈奈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关上水龙头走了出去,她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努力的让自己忘掉何以沫讲的那些话,可偏偏她越是努力忘记,何以沫的话在脑海中越是清晰的回荡着。

    她走出去迎面撞到了一个人,“对不起。”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视线一下子被定住了格。

    怔怔的望着面前的向濡,他身着银色西装,系着一条黑色斜纹领带,浑身上下散发着贵胄之气。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天花板上的小射灯散发出来的光芒打在他的身上,好似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白马王子。

    何奈奈的眼眸中充满了错愕,怔怔的站在原地望着向濡。

    向濡抬起头,望着何奈奈这边,眉宇间泛起柔柔的涟漪,然后抬步走向何奈奈。

    何奈奈心怦怦狂跳,缓缓的抬起手,然而向濡径直的走向她的身后,甚至连一个温柔的眼神都没有给何奈奈留下,好似根本没有看到何奈奈一般。

    “估计比赛要开始了,我们赶紧过去吧。”何以沫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何奈奈后背一僵,站在原地,甚至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她怕,她怕看到向濡和何以沫亲密的画面,她怕向濡再次用那种冷漠疏离的目光看着她。

    他们两个人后来又说了些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进去,只是独自一人站在走廊里,走廊里依稀回荡着音乐的声音好像比赛开始了。

    艾丽从化妆间走出来着急的找不到何奈奈的人,却看到何奈奈独自一人傻站在走廊,连忙上前牵着何奈奈的胳膊,“抓紧时间,比赛就要开始了,这次机会来之不易,你必须要抓紧知道吗?”

    何奈奈有些心不在焉的任由艾丽牵着她走,脑海中回想起他们第一次相遇。

    第一次相遇是在宴会上,那时向濡就好像童话中的王子,优雅高贵,别人只有仰望的机会,后来他们在学校相遇,再后来她鼓气勇气在一次篮球赛上向濡告白。

    她本以为向濡会拒绝,却没想到向濡擦了擦头上的喊,很冷静的说:“我还以为等不到你向我表白了呢。”

    他们相恋了,从高中到大学,后来向濡留学,再后来她的白马王子抛弃她了,而他和她成为了不值一提的陌生人。

    “何奈奈该你上场了。”艾丽眉头紧皱,对何奈奈这幅心不在焉的样子很不满意,伸手推了一把何奈奈。

    何奈奈身形一踉跄,走上了舞台,舞台上的灯光洒在她的身上,让她猛然回神。

    她望着舞台下面的观众,反映了好半晌,主持人走上前说道:“亲爱的观众朋友们,你们现在收看的是我是歌手,经过三轮角逐,我们………下面有请本期踢馆赛的歌手何奈奈为大家带来她将演唱的曲目。”

    主持人说完推出了舞台的中间,大家看着何奈奈发呆的站在舞台的中间,地下已经开始有观众议论纷纷了,艾丽双手环胸,眉头紧皱的看着站在舞台中间的何奈奈。

    音响师征求了一下艾丽的意见,艾丽点了点头,音乐声开始想起。

    熟悉的音乐迅速的让何奈奈回神,望着下面的观众,有那么一瞬间的慌神,她抿了抿唇瓣,握着话筒的手不禁加大了几分力度,眼眸中充满了斗志。

    这是她的比赛啊,是她的机会啊,她不是要打败何以沫吗,她必须要振作起来,决不能再让何以沫称心如意,绝不!

    心里数着节拍,深呼吸,告诫自己一定要控制情绪,一定要控制好情绪,冷静,冷静……

    她慢慢的闭上眼睛,努力的放空自己的情绪,想象着这里只有她自己,她在唱给她自己听,想象着她是在家里练习并不是在比赛。

    自我催眠让何奈奈杂乱的心绪渐渐的安抚下来,思绪也渐渐的被放空。

    她慢慢的举起话筒,粉唇轻启唱到:

    已经对坐了**

    恐怕天色就要亮了

    我开始有点明白

    我们的爱也要散了

    你像过去那样走来

    紧紧用双手将我环绕

    你的温柔其实如刀

    要我还你怎样的笑

    何奈奈选了一首张宇的《一个人的天荒地老》,她张口的一瞬间,下面议论纷纷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的声音干净,能够在一瞬间安抚人们焦躁的心,悲伤痛苦的声音,触动着人们心底最深处的东西。

    观众们安静的听着何奈奈的歌声,跟随着歌声的节拍摇晃着手中的荧光棒,有的情绪敏感的人已经开始热泪盈眶,熟悉歌曲的人张嘴轻轻的附和着。

    她的情绪越来越到位,何以沫的脸色越发的难看,坐在一旁的向濡轻声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何以沫迅速的又恢复了温婉可人的样子,依偎在向濡的怀中,“没事啊。”她抱着向濡的胳膊,眸光冰冷的看着聚光灯下的何奈奈。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