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必有高人
p>    这话一出,李向阳顿时气的差点吐血。

    “哈哈,我觉得这个四眼田鸡估计不大行。还是小哥你比较行。”刚才听到了两人对话的玩手机小青年,还有后面看足球的大叔,都是哈哈大笑。

    他们虽然嫉妒杨云帆踩了狗屎运,可是更加看不起这个猥琐无比,趁机占便宜的李向阳。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

    被人戳到痛处,李向阳直接恼羞成怒。

    他又蹿又跳的指着杨云帆:“我就在这里看着,你到底怎么行?要是你治不好檀香,我非得让你好看!”

    “傻逼!”

    杨云帆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充满鄙夷,“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敢让小爷我好看,是不是气傻了?”

    李向阳被气的脸色发青,怒骂道:“你才是傻逼!连止痛药都不用,光揉几下,就能让檀香好起来,我才不信。我看你是想趁机占便宜!”

    杨云帆呵呵一笑,讽刺道:“我就算占便宜,那也不是占你的便宜?人家陆檀香都没说什么,要你在一旁上窜下跳的。你算哪根葱啊?”

    “你……咳咳咳。”李向阳一口气被憋在胸口,差点没窜上来,连连咳嗽起来。

    事到如今,他终于知道,若是打嘴仗,自己估计不是眼前这个土包子的对手。就让他先得意几分钟,等会儿檀香要是更痛了,自己再跳出去痛打落水狗。

    想到这里,李向阳深吸一口气,道:“好。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李向阳虽然出丑了,但是他好歹是正经的医科大学生,知道痛经这东西说大了不是什么毛病,可痛起来真是要命。尤其是陆檀香这种,已经到了绞痛的地步,一般的止痛药都没什么效果。他可不相信,光靠中医按摩几个穴位就能止痛。

    只是,过了几分钟之后,他却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他发现陆檀香的脸色竟然缓缓的变得红润起来,脸上的冷汗也少了,好像不怎么痛了。

    “差不多了。今天应该不会再痛了。不过,你的身体太虚,先天气血不足,要是再继续熬夜,不好好调理。现在是痛经,过段时间,说不定经血就会变少,再等一段时间,就会绝经。说不定,会得不育不孕。你可要注意。”

    杨云帆停下手上的动作,甩了甩胳膊。

    刚才那几下,他可不是随便的,用了一些内家劲道,此时不免有些疲乏。

    “谢谢。我会注意的。我再也不熬夜了。”陆檀香脸色羞红道。

    说着,她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杨云帆。

    刚才,杨云帆一直捏着她的小脚丫,帮她按摩。期间,不知道为什么,杨云帆手上传来一阵暖洋洋的气流,顺着穴位往自己的小肚子窜上来。而自己的脚丫子也痒痒的。

    初次被异性摸着自己的小脚,陆檀香只觉得心里怪怪的,脑海中荡起了一种像是喝了酒一样醉醺醺的感觉。

    “檀香,你不痛了?真的好了?怎么会这样?”李向阳看到这一幕,却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

    一旁的乘务员和其余的乘客看了一场好戏,也纷纷佩服杨云帆这一手:“这小伙子真厉害啊。我看他手法很老道,肯定是中医世家啊。要不然,一般人捏那个穴位可没那么好效果。”

    杨云帆站起来,见旁边李向阳这只癞还在呢,不由奚落道:“这位医学院的高材生,你觉得我行不行啊?”

    麻痹的,这厮嘴巴真毒啊!

    李向阳心中暗恨。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陆檀香旁边,发现陆檀香脸色变得微红,跟喝醉酒一样,虽然这脸色有点奇怪。可确实不再是刚才那副气血虚弱的模样。

    见鬼了!

    李向阳怎么也想不通。

    忽然间,他一拍脑袋,自以为想到了关键处:“不对,一定是她痛了一阵,进入了间歇期。不到十分钟,一定会再次痛叫起来。等到那时候,我就出去揭穿这个土包子的虚伪。”

    李向阳打定主意,再等十分钟,等陆檀香一喊痛,他就上去揭穿杨云帆占便宜的阴暗心思。

    只是,他等了大半天,其他乘客和乘务员都纷纷离开了,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人,他也不见陆檀香说难受。

    “这位小哥……”

    就在这时,后面那个看足球比赛的中年大叔拉了一把杨云帆,神情有些遮遮掩掩。

    “大叔,你有什么事吗?”杨云帆奇怪道。

    中年大叔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向阳,示意杨云帆把头伸过来。

    他有些难以启齿道:“那个,小哥,你既然能看出那个四眼田鸡肾虚,看来医术不弱。那个,我也有点肾虚……”

    说完,那个大叔还有点不好意思。

    男人嘛,绝对不能说不行。尤其是那个玩意,到了关键时刻,要是不行,那尊严可就丢光了。

    实际上,他这个毛病不算大毛病,他自己也知道是肾阴虚,可是他去看过几次医生,每次看的时候,医生给配了一点药,吃几天,能见效。可是,药一停,他就复发。都复发七八次了,光吃药就花了好几万了,就算再有耐心的人,也禁不住这么折腾不是。

    杨云帆“呵呵”一笑,看了一眼那个大叔的脸色,道:“大叔,我看你面色浮肿,阴阳不和,确实有点毛病。你平时是不是常常头晕耳鸣,失眠多梦,有时候莫名烦躁,晚上睡觉还盗汗?”

    杨云帆每说一个症状,那大叔都点一次性头。到最后,就跟小鸡啄米一样。

    “对对,小哥,你可真厉害。全部说中了。既然你能看出来,想必,也能医治吧?哦,不,说错了,是你的老师,或者,你家里长辈能不能治?”那中年大叔希冀的看着杨云帆道。

    他虽然觉得杨云帆有一手,可依然信不过这个毛头小子。

    不过,一般中医高超的人,多半是有自己的家族传承的,尤其是杨云帆这种年纪轻轻,嘴巴没毛,又这么嚣张的。不是他有本事,就是他家里人有本事!

    不然,他哪敢那么嚣张啊?

    此时,那中年大叔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杨云帆说个“不”字。

    现在的好中医,就跟武侠里面的江湖高手一样,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遇到一个,那是要看机缘的。这一次,要不是他坐在杨云帆后面,他哪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出戏?

    他走南闯北做生意,靠的就是一双眼睛看人够准。

    他笃定,杨云帆身后必有高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