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卷 改头换面 第180章面具的诱惑
    第七卷 改头换面 第180章面具的诱惑

    第七卷 改头换面 第180章面具的诱惑

    脚小的响动来自于一块玻璃残片。

    如果仅仅是块玻璃这不足为奇,毕竟,距今7000年前,甚至更早,世界的玻璃中心叙拉古已经开始向外贩售玻璃。  而三百年后,人类才进入青铜器时代。

    然而,罗亦安脚下的这块玻璃却不简单,它呈规则的圆形,中间凸起。

    岁月虽使它蒙上了许多灰尘沙砾,但还可以看出其上的人工打磨痕迹。

    没错,它是一副被打磨过的凹透镜,虽然残缺不全,但罗亦安看它的第一眼就认出,这是一副眼镜的残片。

    金字塔里发现玻璃,这没奇怪。  古玛雅金字塔里也曾发掘出精致的凸透镜、蓄电池模样的方块体,以及神秘的太阳系模型碎片等等。

    但这块凹透镜,考虑到它所处的位置,罗亦安不免猜测——这似乎是逃亡(或出走)途中,因跌倒而在甬道中摔碎的镜片。

    逃亡,凭借这座金字塔的强大力量,有东西可以让塔内的人逃亡,甚至于匆忙地跌碎了眼睛?

    如果逃亡事件真的存在,那它发生在时候?

    这副眼镜是金字塔的原主人留下的,还是后来进入者留下的?

    罗亦安真是第一个进入这座金字塔的人吗?

    这一切距离他地进入有多久?

    无法猜测。

    金字塔内的世界是一个被时间凝固的世界。  埃及80多座金字塔都具有一种神秘之力,这种力使人或其它物体产生奇异的效应。  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作用就是——保鲜。

    许多学者做了有趣的实验。  他们把相同的牛奶分成两杯,一杯放在自制地金字塔模型内。  另一杯则放在外面。  经过两天时间,模型里面的牛奶干得像奶酪一样,但未变质,而另一杯却已经变质了。

    金字塔确实有一种力,可这力从哪儿来?为会有力?连现在地科技也无法解开这些问题。

    因为有这种力量,所以。  即使用现代科技手段,根本没法考究出这片玻璃所经历的岁月。

    罗亦安对这种神秘力量略有所闻。  故此,他只有了片刻时间,便决定不在这方面花费心思。  只伸手按了按身携的马格南手枪,又迈着沉静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时间,他的时间有限,无法在这方面浪费太多精力。

    先不说这座神秘金字塔内的超重力环境。  让他腰带的能量不能支持太久,就算是没有这个超重力环境,罗亦安也不敢在金字塔里多待。

    金字塔内还有一种不可思议地力在起作用。  科学家发现金字塔的结构让许多电子仪器无法正常工作。  有些学者还发现,在塔内长时间停留,会使人精神失调,意识模糊。  而游客长时间在里面也有这种感觉。

    金字塔能拥有这种力量,有科学家解释是和金字塔的形状与其空间内所进行的自然

    、化学、生物的进程有关。  不同种类的几何图形外状,会加速或减慢空间内的自然进程。  只是金字塔形有较强的影响力,这就是所谓地“金字塔能”。

    罗亦安还想享受美好生活,他只希望尽快完成这次莫名其妙的探险,返回人世。  所以他心情急迫,只顾迈着急促的脚步,快步走在向下的甬道上。

    在此期间。  路边的景象向一帧帧幻灯片一样,掠过他的眼帘。  他只管记录,不管分析。

    这是一座颇为奇怪地金字塔。  在埃及金字塔中的石头上,总会刻上繁复的花纹图饰,比如奇怪的史前直升机图像,古怪的宇航员头像等等。

    而印第安金字塔也有相同的习俗,经常雕刻一些部族神话,怪兽图像等等。  但这座金字塔,其所有的石材未加任何雕饰,也没有任何图案——浑似一座未完成作品。

    沿途。  罗亦安时不时地发现一些散落的小物品。  环状、条状、菱形、柱形,都带有明显的人工痕迹。  像是工人们丢下的饰品与工具。  它们散落地丢弃在甬道中,在深深地海底,默默承受岁月的侵蚀……

    如果是金字塔工人地逃亡,这将是一次全面大逃亡;如果是后人进入,那么,进来的人还真不少,至少不罗亦安孤身一人强的多?

    可如果是后人进入,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怎么没有人宣布此类消息呢?

    目的地到了,向下的甬道已走到了尽头,迎面是一座巨大的、十余米高的大门。

    罗亦安眯起眼睛,打量着大门。

    大门很高大,但考虑到金字塔每座石阶都有两米高,这座十余米高大的大门便不足为奇了。

    这座大门不是用石材构成的。  这也毫不足奇,在半途中,罗亦安已经发现,塔内部的材质都带有金属光泽,更像是由某种金属构成的。  可惜他没时间检验。

    一如沿途的朴素,这座石门毫无雕饰,唯独石门的上方,有一行连续的花纹——那是一种文字,见惯了史前文明的罗亦安,一眼看出这些花纹的文字特性。

    智脑的声音在罗亦安脑海中轰然响起:“跟着我念:@¥%※……”

    “意思?”罗亦安下意识地反问。

    “翻成你们的话,意思是:‘天空把自己的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可以通往天上。  犹如神地眼睛一样。  ’”

    这段话曾雕刻在埃及胡夫金字塔上,在印第安人金字塔中,也有含义类似的箴言。

    罗亦安梦呓般地随智脑念出那古怪的发音。  声音才结束,他脚下已产生一股震动,不一会,罗亦安先是感觉到身体一轻,随即。  沉重的石门抖动起来,缓缓地裂开一道缝隙。

    罗亦安早已等得心急难耐。  不等门全打开,他闪身挤入门中。

    一个巨大的地底广场赫然入目。  它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头顶纵横交错的粗厚钢支架编成一张宽阔无边的支架网,支撑着天花板上地黑色“天空”。  支架四周,布设了十多组菱形物体。

    恍惚间,罗亦安感到自己脑海里增加了许多画面:那菱形物体投射巨大的光柱,从各个角落把整个广场照到如同白昼。  与此同时,一些工人们穿梭往来,围拢在场中心那个巨型飞船前,忙碌着,喧哗着,讨论着……

    “这就是昔日景象”,智脑轻声解释着。  刚才罗亦安脑海中出现地图像,是智脑传输过来的。

    “多少年了。  我已经忘了具体岁月”,智脑补充说,它冰冷的语调里也有了些许感情色彩。  那是伤感与惆怅的嗓音。

    场中心那个飞船模样的东西写得很怪异,在黑色金属壁上,一排排三角形窗口泛出片片寒光,一些伞状的天线打横打竖伸出。  一扇扇金属闸门错落有致地上下分布……

    不,严格地说,它不像一个飞船,如果不是它尾部具备一个喷焰设备,反而更像一座微缩的金字塔模型。

    “这是你所在地文明?”站在门口,罗亦安仰望着伫立在场中央的巨型飞船,若有所思地问。

    “记得‘战神之车’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智脑没有直接回答罗亦安的话,它语气肃穆地回答:“这就是‘战神之车’。  ”

    “不可能”,罗亦安断然回答:“‘战神之车’飞不起来。  ”

    1943年,印度曾发现了一份古梵文设计图纸。  详细记载了“战神之车”的构造。  文献中多次指明飞船呈金字塔形,顶端覆盖着透明的盖子。

    科学家们曾依据这份文献和其他古籍中的记载。  对“战神之车”进行了模拟运算。  根据他们结果指出,“战神之车”是一种多重结构的飞船,飞船装备了绝缘装置、电子装置、抽气装置、螺旋翼、避雷针,以及安装在飞船尾部的喷焰式发动机。

    “战神之车”地飞行速度,如换算成现代计算单位为每小时5700公里。  但这艘飞船唯一的缺点就是——它不适合在大气层中飞行,因为它的设计不符合流体动力学。

    “我刚读了你的记忆”,智脑毫不羞愧地说:“你也知道,金字塔形状能聚集强大的磁场和奇妙的宇宙射线……引力波隧道……

    这飞船不是普通飞船,它是一个反物质飞船,建造它地目的也不是为了在大气层中飞行,而是用于星际旅行……

    数万年前,我的主人驾驶飞船进行星际探险,在茫茫的宇宙中,它们遭遇了一次星球爆炸,飞船遭到严重损坏,为了修理飞船,他们降落在一个荒芜的星球上——这就是你们称之为地球的星球。

    那时,地球上荒芜一片,火山不断喷发,陆地上地震不断,生命还处在单细胞状态,没有丛林,没有海洋,也没有智慧生物。

    为了尽快修复飞船,我们加快了生物进化的步伐……这些我都给你讲过了,最初诞生的智慧生物就是早期的‘神仆’。

    按照一般规则,在建造修复飞船时,我们都会搞一个副本以备万一。  这就是‘姐妹舰’建造方式——如今你们地球人也用这种方式复制副本。

    我知道,我的主人当初建造了这样一个姐妹舰,但我一直不知道它存放于何方。

    建造这样一艘飞船,因为要飞向外太空,所以选择要考虑地球磁力线地影响,以及起飞时地能量消耗的影响。  而地面上地距离并不是问题。  ‘神’完全有能力在地面上瞬息万里。

    ‘神’当初选择了几个地点开始建造,这些地点恰好在地球上组成一条环绕的直线……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北纬30度现象。  至于选择北纬30度原因,我这里就不解释了,地球人已经将它解释得清清楚楚了。

    ‘神’在修建过程中,往返于两个建造场之间,见过他们飞行的人便留下的‘战神之车’地传说……

    从你找到的第一个水晶骷髅里,我发现了‘姐妹舰’建造地地点。  当初,‘神’留下了它。  并把它沉入深深的海底,其作用类似于你们的‘丛林救生屋’。  ‘神’打算在万一的时刻,能重启这个备用品……

    漫长的等待过去了,‘神’没有返回,而我漫长的时光中等来了另一艘飞船。

    它们是另一个星球的探险者,接收到这艘飞船发出地信号后,希望用它来代替自己受损的飞船。  可惜。  他们在降落时发生了灾难……

    那艘飞船的幸存人员没有能力潜入深海,地球并不适合他们生存,于是他们在不久后消亡,并留下了不成熟的印第安文明。  这就是你找到的蓝血人飞船残骸……

    我知道他们的存在,我也知道,那艘残骸里存在一幅船长面具……这付船长面具储藏了所有驾驶宇航飞船的技巧。

    现在,我需要你戴上面具,登上飞船。  启动与我的连接系统——我需要它里面地数据!”

    智脑在交待事件真相时,罗亦安乘机打量着这艘金字塔形飞船,等智脑说完,他淡淡反问:“就这些?”

    “咳咳咳咳……”

    “别咳嗽,你没有气管。  ”

    看到实在无法回避,智脑讪讪地回答:“我在想。  这艘姊妹舰上的电脑是否是我的兄弟。  换句话说,它是否也有智慧……

    毕竟,在茫茫深海下,它要建立一层层防护体系……隐藏这么一艘飞船,需要很高的智慧!”

    罗亦安起初的反驳只是出于本能,当智脑让他带上“舰长面具”,进入飞船时,他本能地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不等大脑做出反应,他的嘴巴已提前反驳。  在智脑解释地功夫。  他还在思索自己为何会感觉不妥。

    这一思索的过程如实地传递到智脑那里。  智脑刚解释完。  又不得不一项项反驳。

    “你进入的顺利,不是因为我和它已经做好沟通。  正相反,我到现在尚未感觉到它的回应,我只是操纵了它的警卫系统……我怀疑它还在沉睡,需要唤醒……

    也许,也许它具备完善的设备,却没具备相应的程序,也就是说,它有硬件却无软件……它从未被启动过,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这是一种防范措施,防范它被人夺去或占用。

    哈,如果它真没有智慧,我不反对把它的运算、存储体系拿来自己使用,以增加我的能力——这很简单,只需要给它灌入相应软件就行,等于给我自己增加一个外挂。

    面具地诱惑,不,面具没有危害性,你所说地诱惑只是一种沟通欲望,它里面的芯片想与你沟通,你不想增加自己地能力吗?……”

    双方正在你来我往的交涉,金字塔飞船的中腹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隙,一架梯形的金属梯无声无息地伸出来。

    “走吧”,智脑诱惑说:“你难道不了解我嘛,我从不干涉地球历史,我只是想了解我的兄弟,帮个忙吧……”

    罗亦安摇了摇头,举步向飞船走去。

    这次,罗亦安走得很慢,他已经明白,当他进入石门时感受到那股突然的轻松感,是源于海底防御体系解除了超重力环境。  没有了这个威胁,现在他有足够的时间观察周围。

    飞船里面漆黑一片。

    顺着幽暗的金属梯拾级而上,两边高大的金属墙将叠满花纹的天花板高高托起,在阴森森的墙壁上雕满了各种狰狞可怕地生物,它们栩栩如生。

    仔细分辨。  那里有头上长着数只触手的兽人,背上有翼的蝠人,还有一些从来没见过的鳞甲怪物,它们狂吼的神情在黑暗中泛出阵阵阴气,令人不寒而栗。

    这座金字塔式飞船,它的内部结构也如金字塔一样,不过。  金字塔的主要结构在塔地基层,而这艘飞船主要设备在塔的顶端。  它地指挥塔在最上层的锥形空间里。  塔基则是动力系统。

    沿着环绕金字塔的楼梯一路向上,路尽头已是天花板,罗亦安在走进天花板时,稍停了一下,遵从智脑的指示带上了舰长面具,旋即,台阶尽头的天花板上。  一扇金属悬梯无声无息地掉下,罗亦安毫不犹豫地爬上悬梯,爬入了锥形指挥舱。

    这是一个巨大的办公大厅,四壁全是三角形窗户,一组低矮的金属银光闪闪地耸立在四周,围拢着中心地巨大指挥平台。  平台上镶满电脑、各种机器的仪表,指示灯。

    此刻,黝暗的驾驶舱里。  罗亦安的舰长面具闪闪发光,像是黑暗中的一盏明灯。  一串串古怪的字符快速地掠过面具表面,在这绝对黑暗中,那些字符像是飞舞的蝴蝶,飘荡在指挥舱内。

    罗亦安像被人控制的傀儡般,机械地从随身公文箱中取出能源棒。  手指弹动,连续按了桌上地几个按钮。

    “格楞”一声,这声响在黑暗中十分吓人。

    随着这声响,指挥台上一个柱状金属体缓缓伸上台面,随后,它像变形虫一样变换着自己的形状,包容了罗亦安塞入的能量棒,而后,慢慢缩回台面下。

    立刻,整个世界明亮起来。

    巨大指挥平台上。  一台台电脑相继启动。  各种机器的仪表、指示灯接连亮起,三角形的舷窗窗框如同灯管。  它透出的光将飞船外地金属架一一照亮。  只见无数条金属巨柱寒光闪闪地一排排耸立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就好象进入到一片巨大的金属森林。  它们从地面笔直地插上天空,连绵不绝地伸到黑暗尽头。

    “连接电脑……检索程序……”,智脑冰冷的嗓音单调地回响在锥形指挥舱内。

    “你的声音……”,罗亦安疑惑地问,他的嗓音透过面具发出,显得有点沉闷:“怎会直接在大厅内回荡,而不仅是在我脑海?”

    “我正在传输数据……”智脑的嗓音再度失去了感情色彩:“这台仪器是个空壳,它没有操作程序,我正在尝试操纵它,所以你听到了我的话……

    我认为这是一个防范措施,当初‘神’建造这艘姊妹舰时,没给它留下相应的操作程序。  我推测,他们是打算在用到它时,才为它灌输相应程序,以免这艘强大的飞船落入他人之手。

    不过,这却难不倒我,我恰好有一套备份程序,罗杰,请你坐在舰长椅上,我要通过舰长面具,给它灌入程序……”

    随着程序地灌入,飞船内地灯光越亮越多,廊道内,各舱室的门开关不停,部分灯光忽亮忽熄——那是智脑在试验自己地控制能力,每一次开关都意味着它们接受了智脑的控制。

    罗亦安透过面具观看着周围的世界,忽然,一丝了悟涌上心头。

    “我明白了”,罗亦安大声喊道。

    “不错”,通过阅读罗亦安的思维,智脑提前明白了它的想法:“可现在,你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是的”,罗亦安颓然地回答:“现在,你想怎样?”

    智脑的声音能在飞船里回荡,这意味着智脑已经控制了飞船内的部分设备,而让他坐在舰长位上,只不过是一种掩饰。

    这个飞船是一个完善的攻防体系,为了星际飞行,它具备了强大的,地球文明难以抵御的攻击力量与防御能力,还具备瞬息万里的飞翔能力。  但唯一遗憾的是,它没有启动程序。

    身在地窟内的智脑它无法移动,也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只好依靠层层屏障,来躲避人们窥视的眼睛。

    一旦智脑将启动程序输入这艘飞船的计算机,并将自己的智慧程序注入到这艘飞船的计算机里,它等于为自己患了一个躯壳,那整个飞船当作自己的身体。  从此,它的能力将出现飞跃式发展,它将挣脱了地球文明对其的束缚,海阔天空,任其翱翔。

    具备了强大能力的智脑,会对地球文明做出,谁也不能肯定。

    重要的是,它想做就可以做,谁也阻止不了?而令人郁闷的是,这一切都是在罗亦安手里完成的。

    罗亦安不知道,此刻,海面上的海水一向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

    “不要多虑”,智脑用它的机械嗓音得意地回答:“我只是思乡情结泛滥,打算回家看看而已!啊,忘了告诉你,自从你说要去太空后,我已经确定:由你来当这艘飞船的舰长。

    拥有舰长面具的你,不需要学习专门的知识……哈哈哈哈!”

    金字塔剧烈地抖动起来,外层的巨石一层层脱落,金字塔建筑特有的阳光门缓缓打开,飞船尾部的喷焰嘴喷出青蓝色的火焰,顺着金字塔的塔天门通道,飞船缓缓上升,轻轻一挣,像是失去重量似地跃出海面。  复银光一闪,飞船已跃出大气层,向着无尽的宇宙飞去。

    “天哪”,被紧紧束缚在舰长椅上的罗亦安大吼道:“你这个死机器,你骗了我!我的财宝,我的生活全被你打乱……”

    浩瀚的星空扑面而来,罗亦安留在地球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一定会回来的!”

    (完)

 ...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