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匹夫之怒
    深夜开枪,哪怕是干部也是不允许的,如果有人举报的话,那位没留下名姓的长者也要受牵累。

    后果肖遥不在意,但今天晚上的事情他承了那位长者的情,临走时和老者还对着吹了一瓶啤酒,算是交上了朋友。

    送苏晴回去时,肖遥这才知道,那位赵队长是原来市刑警队的队长,专管刑侦,在他手上,不少混社会的狠角色都栽了,今天能让这样一位狠人陪着的,应该是市里刚调来的公安局长秦畅。

    没想到还真是位大人物,肖遥再一回想,这人看着脸熟,还姓秦,莫不是与那位秦知秋是父女的关系。

    帐是苏晴悄悄结的,肖遥只是随便的谢了一句,依苏晴的话,把她送到了江边的一栋别墅处。

    别墅看着一片漆黑,四周冷冷清清,确实不适合一个女人独住。

    临下车时,苏晴问道:“有没有兴趣到我公司来,做我的专职司机。”

    “不用了,那个丁振鹏也算是好样的,有他够了。”

    “那这一个月他不能动,有事情怎么办?”

    “你不是有我电话吗,可以找我。”

    “谢谢!”苏晴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说道:“不上去坐坐。”

    “呃,不……方便吧?”喝多了酒,肖遥的身上也有些火热,心有躁动。

    “哦,是不方便。”苏晴婉然一笑,回头便走说道:“算了,我爸爸应该睡了,别吵醒了他。”

    看着那道靓影消失,肖遥摇了摇头,知道刚才是苏晴在戏弄自己,不过那戏弄的话,也可以理解为试探他的想法。

    酒喝得确实有些多,倒在车上睡了一小会,肖遥这才驾车离开。

    回到家父亲还没睡,聊了许久,这才睡下。

    天刚亮时,肖遥便已起床,穿着迷彩装,围着三岔口跑起步来。

    一是习惯性的健身,二是看看三岔口地区这些年的变化,熟悉熟悉情况,他估计着史忠强今天就会派人来捣乱。

    不过和五年前一个样,一点变化也没有,甚至连三岔路口的标志,老周家的面条馆牌子都没有换,还是那块裂开的破木板。

    吃过了早饭,肖遥让父亲记得给老周家留个电话,有人来谈拆迁的事就打电话告诉他,这才跟着来找他的杨猛等人,开着卡宴一起去了码头。

    活不少,肖遥根据活的多少,分配着人手,收上来的钱,按正常的收入给大伙分了。

    忙活了一天,自己一分钱没赚着,其它的扛活的倒和以往的收入相差不多,又没有发生争吵拌嘴的事,众人自是乐呵,围在一起,一人拿出五块钱,算是给肖遥这个当老大的提成。

    钱,肖遥死活没有收,心里还合计着这一天史忠强倒是安静了,没出来惹事呢?

    正在这时,忽然间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父亲的声音,说了老周家的面馆让人给砸了,让肖遥快点回来。

    事不迟宜,肖遥开着卡宴,拉着杨猛几个年轻的先走,后面喊着其它扛活的快点赶回去。

    等肖遥到了三岔口时,只见老周家面馆的门前停着六七辆面包车,一群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地痞,四下里闲散的逛着,吓得三岔口里面的人不敢出来,外面的人不敢进去。

    离近看时,只见老周家的那块破木板的牌匾掉在地上,砸得断成两半,门口处,几个地痞正围着一个人猛踹。

    旁边一对老俩口正不停的拉着那几个地痞,嘴里不停的说着求饶的话。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就是史忠强派过来闹事的,想通过打压老周家一家人,吓唬整个三岔口地区的老百姓,让他们好痛快在拆迁书签字,要不然也不会出动这么多的人和车了。

    这还了得,肖遥心中怒起,脚下油门急踩,卡宴嚎叫着,冲到了面馆的门前,一名地痞躲闪不及,顿时被撞飞了出去。

    不过肖遥的力量掌握的不错,临撞人时,刹车已经**,倒没有把人撞得血肉模糊,但仍是把那些地痞吓了一跳,半晌才回过神来,把卡宴围在了当中。

    “****吗的,敢撞老子的兄弟,拿钱。”一名拍着车门的地痞大声骂着。

    忽然间车门开了,力量有些大,直接把那地痞撞倒,肖遥大步跳下车来,追上前去,对着那名地痞就是一顿狠踹。

    “我好好教训你个没吗的孩子,满嘴喷粪,操,你知道我这是什么车吗,敢拍我的车。”

    一边骂着,肖遥一边打,眨眼间,那名地痞已被打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佝偻的像只大虾。

    半晌,周围的地痞才回过神来,看着肖遥还在猛踹自己的兄弟,顿时冲上来几个人,结果肖遥三两下,上来几个放倒几下,这才把那些地痞都吓得都退到一旁。

    这时老周家俩口子正把地上一个名被打得满嘴是血的少年扶了起来,哭泣着骂着这些无良的地痞,在看到肖遥走过来时,急忙上前道谢,说着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些地痞到了,一个光头拿着一个拆迁书,让老周头签字。

    老周头不签,两边便吵了起来,这边老周头的儿子周小峰正好放学在家,听到声从后面跑了过来,结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的按在地上一顿暴打。

    要不是肖遥回来的及时,只怕这一会老周头为了保儿子,便要在那一纸拆迁书签字了。

    这和土匪有什么区别,肖遥听着,心底已充满怒火,回身看向了那些地痞,老远的便看到了有一个光头,正拿着手机在那打电话。

    手指着那光头,肖遥大声喊道:“哎,就是你,那个光头,过来。”

    光头吓了一跳,急忙缩脖又说了几句话,这才隔着老远喊道:“给我揍他。”

    后面的地痞听到了招呼,纷纷抽出了匕首,如潮般又冲了上来。

    虽是傍晚,但天还是亮的,这些地痞也太明目张胆了,肖遥一眼看到老周家的那块破牌匾,急忙捡起了,迎了上去。

    一顿猛拍,几分钟的时间,肖遥的身边已拍倒了好几个,一群地痞围着肖遥乱转着,却占不到便宜,不时还被放倒一个。

    跟着肖遥一起回来的杨猛几人,看着地痞手里有刀,急忙跑进了面馆,拎着擀面杖菜刀冲出来和那些地痞互相比划着,一时间,情况倒是僵持了下来。

    突然间,肖遥看到几个地痞刀锋一转,向着被老周头扶着的周小峰冲去,作势便要捅人。

    离得不远,肖遥一看顿时急了,拎着牌匾冲了过去,一匾拍倒一人,却没有注意旁边一个脑袋后面有道明显刀疤的男子,手拿着匕首悄悄从后面扎了过来。

    动作很隐蔽,速度又快,等肖遥查觉到危险时,再闪身已来不及。

    只感觉腰间处一凉,那把匕首斜着在那腰边的皮肤上划过,顿时给开了道口子。

    ****,真想杀人啊,肖遥虎目圆睁,本来是拍向人肩膀等不着紧位置的门匾,猛的向那位下重手的男子头顶用力拍去。

    门匾挂风而至,那男子没想到自己这么隐晦的一刀都没有捅死肖遥,再想躲闪已来不及。

    ‘咔嚓’一声闷响,门匾碎裂,那男子已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了几下,再没了动静。

    死了,肖遥看了眼手里剩下不多的门匾料,是一块老梨树的硬木,这要拍实在了,确实容易把人给拍死了。

    有人死了,那些地痞顿时跑散了,有人拿手机打电话,有人拿手机拍照,哪怕是老周家的俩口子也是一脸的惊恐不知所措。

    旁边周小峰过来便要抢肖遥手里的门匾,大声喊道:“是我杀的,跟肖大哥无关。”

    都是在三岔口长大的,周小峰以前总跟着肖遥混着玩,这几年已长大成人了,还这么够义气。

    拨开了周小峰,肖遥说道:“这叫自卫反击,误伤人命,不会有事的,到时候你在法庭帮我做个人证,是这些人持刀先要杀人就行了。”

    周小峰用力的点了点头,表情满是愤怒的瞪着对面的那些地痞。

    忽然间,看到一道靓影向这边跑来时,周小峰脸上一喜,喊道:“姐。”

    来路上,只见一名女子快步跑着,长发挽起,一张漂亮的俏脸满是急色,高挑的身材,被白色的职业装包裹着,尤显风姿,跑起路来扭着翘臀,着实迷人,看得肖遥暗吞了一口吐沫,暗道女大十八变啊。

    女子正是周小峰的姐姐周小青,到了近处,先是看了眼父母,又看了眼弟弟,最后看向了肖遥,低声说道:“谢谢肖大哥。”

    刚才跑过来时,她看到一群地痞堵着自己家的面馆,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打了电话报警,出于电视台记者的敏锐嗅觉,又拿着手机拍起了当时的情景。

    肖遥挺身涉险救下了弟弟,最后误伤了想杀人的地痞,她全部拍了下来。

    这时,看着肖遥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还和幼时一样的刚毅,再想着刚才肖遥奋不顾身的去救弟弟,不由的她已是满心感激,加上少女的羞涩,一时间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哇呜哇呜……’警笛的声音忽然自远处响起,只见一辆警车打着警灯,疾驰而来。

    到了近处,停下车,跳下来几名警察,看了眼地上的死者,目光落在了手里还拎着半截门匾的肖遥身上,沉声问道:“你干的?”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