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狱霸
    人是肖遥打死的,周围一百多双眼睛都看到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事实如此,肖遥没打算否认,更没打算逃跑。

    他知道刑法中,暴徒动用武力,持刀杀人,被害者自卫反击,属于自常的防卫行为,只要不是过激主动伤人,不属于防卫过当,应该不负刑事责任。

    警察能这么快的到来,应该是史忠强早就打好了招呼,到这来收拾一下地痞们打砸过后的烂摊子,却没想到,碰上了命案。

    这一次自己犯了事进局子了,估计史忠强不得乐得烧高香,四处找关系玩阴招弄死自己,总之又是一场苦战的开始。

    最终能判成什么样,肖遥相信人间自有公道,也不反抗,任警察用手铐把手锁上,便要被拉走。

    脚没迈出一步,肖遥挣了下,又停了下来,向旁边的周小青说道:“把那辆卡宴开到市二中门口,到时会有一个女孩上车,你告诉他我被抓进去,把事情的经过和她说一下。”

    过失伤人,这个罪可大可小,肖遥不确定这件事会传播多大,但想着如果这些恶徒真想办了自己,让慕雪这个丫头知道了,也许能多一条活路。

    虽然不明白这么做的用意,周小青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头回道:“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坚持几天,我一定会找关系把你保出来的。”

    目光忽然看到了人群中已晕倒了的母亲,父亲正在旁边急声呼唤着,肖遥的眼圈瞬间眨红,已感湿润,心底好像抽筋一般的痛,久久不能释怀。

    回来没几天,惹出这么多事,本想着让两位老人过上好日子,没想到竟做出了些让老俩口担惊受怕的事。

    越想心中越难过,肖遥低下了头,轻声说了句。

    “帮我照顾下我爸妈。”

    语气有些沉重,充满了悲悯,顶多算是肖遥自言自语的自述。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肖大伯和伯母的。”周小青语气很肯定的回着,说得肖遥一怔,暗叹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就软了呢。

    爽朗一笑,肖遥挺起胸膛,跟着警察大步向警车走去,当看到那个地痞光头一脸诡笑时,大声喊道:“我回来的时候,如果发现三岔口有一点变化,你第一个倒霉。”

    本想说他第一个死,不过一想这时候说这种狠话,无疑给人落把柄,肖遥再不多说,低头进了警车。

    这几名警察确实是史忠强安排的接应,知道肖遥是阻拦的人,当着三岔口乡亲的面,不好难为他,可是上了车却是露出恶毒的嘴脸。

    手铐子又勒紧了几分,深深陷入手腕肉内,两边的警察感觉到肖遥在中间坐着有些挤了,连推带打的,让肖遥身体向前靠,用力压着肖遥的后背。

    知道这时候做什么反抗都是无益的,肖遥咬牙忍着,直到进了警察局,被警察锁在暖气片上,这才说道:“太紧了,能不能松点。”

    没人理会,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才有两名警察打着饱嗝走了出来,先搜了一遍身,解开了暖气片上的手铐,拉着肖遥进了一间审讯室。

    “姓名?”

    “肖遥!”

    “多大了?”

    “二十六。”

    “怎么进来的?”

    “正当防卫!”

    “你杀人了知道吗,还正当防卫,你这叫过失杀人。”旁边一名警察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大声喊道。

    肖遥不作声,眼睛无聊的看着头顶上那道监视器。

    笔录的警察,笔一直没有停,刷刷的写着,不一会的功夫,一页纸已写得满满的。

    把审讯书推到了肖遥面前,那警察把笔一扔说道:“签字吧。”

    肖遥低头看了一眼,只见上面的罪名有一段写着‘嫌疑人与死者等人群殴,手持份量很重的木质门匾进行攻击,主动击打被害人的头部,致其死亡。’

    我去,这么一说,真成了过失杀人了,比防卫过当还严重,肖遥直接撇了下嘴,说道:“你自己写的,你自己签吧,反正我不签。”

    “你吗的,到底签不签。”

    旁边一名警察已站了起来,绕过了桌子,到了肖遥的面前,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喊道:“这个监控现在是关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

    “你要是打不死我,等我出去了,你会死得更惨。”肖遥扬起了头,冷眼冲那警察笑着。

    进来的狠角色多了,那警察顿时火起,抬手就是一记窝心拳。

    平时打沙包,他感觉还可以,可是这一拳过后,给他的感觉好像打在了一块铁板上,只痛得他感觉手腕差点折了,手骨阵阵发酸,本想着打第二拳,硬是没有下去手。

    “不解痒啊,再来一下。”肖遥撇嘴笑着。

    “吗的,你这是找死。”那警察顿时恼怒,举起了旁边的椅子,便要去砸。

    旁边那名警察急忙把人抱住,贴耳说道:“别伤了脸,到时候有人验伤就麻烦了。”

    吐了口吐沫,打人的警察手指着肖遥,唬着脸说道:“小子,看你能横到什么时候。”

    审讯书没有签,两名警察直接把人拉起来,因为是杀人犯,直接派车给押到了看守所。

    登了记,换了囚服,三名狱警押着肖遥,穿过长而幽暗的走廊,通过三道铁门,最后停在了一道铁栅门前。

    跟来的警察打开了门,一把将肖遥推了进去,扯着嗓子喊道:“三炮,新来的,好好照顾着。”

    “知道了,李警官。”一声硬压着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再没有了动静。

    门锁上了,警察很快走了,紧跟着远处传来一道铁门上锁的声音,整个走廊里再看不到一个人影,棚顶的灯光比之路灯还暗,好像鬼火。

    站在铁栅门内,肖遥仔细打量了下牢房里面,只见一个好像仓库的大房子里,两边摆满了床,一扇不到半平米见方的小窗,投进来一抹可怜的月光。

    月光不强,不过却给人一种渴望出去看看那片月光的强烈想法。

    不过肖遥没有这种想法,眼前他看到了一群穿着囚装的犯人,拖拖拉拉的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半圆,满脸邪恶的笑着,肮脏的手指指点点,好像看到了稚嫩的雏鸡,合计着怎么玩才能更爽。

    “几位大哥,我新来的,多多照顾啊。”

    肖遥身形一弯,好像怕极了的模样,不停的给中间的几位老犯点头哈腰。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你的。”为首的一名膘肥老犯伸了伸手笑道:“到里面来,我们聊聊你是怎么进来的。”

    低着头,肖遥的脸上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容,走了过来。

    刚走到那老犯身前,那老犯猛的一拳打了过来,直击肖遥的头部。

    早有防备,肖遥头向旁一甩,轻松躲过,然后人猛的向牢门处跑去,边跑边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回答是更远处的一声铁门上锁的声音,和一名狱警的喝止声。

    “大半夜的喊什么,再喊关你禁闭。”

    要的就是这效果,肖遥又喊了几声,再没有半点的回应,刚才还装成紧张的身形放松了下来,腰杆挺直,缓缓的转过身。

    身后,那名膘肥的老犯带着一群老犯已将肖遥围成了半圆,颤着肥脸上的肉笑道:“喊吧,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能救你的。”

    “真的吗?”肖遥笑了,顿时暴起,一记直拳狠狠的砸在对面那张胖脸上。

    一阵清脆的骨断声响,那膘肥老犯顿时一头向后仰去。

    人还没倒时,肖遥的脚已跟了过来,重重的踹在那老犯的肥肚腩上,直接把人踹飞了出去。

    近二百斤的肥肉堆,硬是飞出二米多远才落地,落地后还向前窜出一米多远,然后再没有了动静。

    这下,牢房里的人顿时傻了眼,瞬间明白了刚才肖遥的做法是装的,是想骗那些警察大意,不再管理这边的牢房,根本没有半点的害怕。

    可是知道已经晚了,对这些老犯,肖遥可没有半点的怜悯,刚才在外面被那名警察打得一拳,心里正憋的慌。

    身边有这么多的肉包子,肖遥再不客气,抡圆了胳膊开始了猛揍。

    都是一些自认是狠人的恶徒,欺负人也就是借着人多,遇到像肖遥这样真正的狠角色,顿时成了流窜的老鼠,被打倒了几个后,其它人顿时作鸟兽散,四下乱跑。

    牢房就那么大,铁栅门锁,床铺挡路,又往逃到哪,肖遥随后抡拳紧追,遇人便打,不倒的还补上一脚,哪一个叫的惨的,随后还在那张嘴上,再踩一脚。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牢房里安静了下来,看着满地躲着乱哼哼的老犯们,肖遥挑了张靠门的下铺坐了下来。

    伸了个懒腰,肖遥说道:“把那个死胖子给我扔厕所里,头插进马桶里,明天有人问时,就说他自己藏猫猫,明白吗?”

    这时谁还敢不同意,纷纷应承着,几个伤轻的,眼明心快的,知道这位是个硬茬,以后这牢房的规矩就要变了,急忙拿出压在铺下面的好烟,饼干,恭恭敬敬的送到了肖遥的面前。

    抽着烟,肖遥瞄了几眼,有几个老犯按自己的想法处理那个膘肥老犯,说道:“你们几个,今天晚上看好了,那个死胖子什么时候把头拔出来,你们就给我按回去,让我看到他脑袋要是露出来了,我就把你们的脑袋塞进去,知道吗?”

    几个人脸色一苦,心中暗道,怎么争取表现还落了这么个苦差事,不过脸上还是挂着笑,用力点头。

    拍了拍床铺,肖遥倒下身来,闭上眼说道:“其它人都到墙角倒立,一直到我明天睡醒了算,我睁眼时,谁没倒立,我就让他永远也站不起来。”

    其余的老犯顿时傻了眼,看着那几名看厕所的老犯,露出了羡慕的表情,然后低着头,自己到墙角,看着肖遥,做起了倒立的动作。

    刚才打得太狠了,一拳便放倒一个,这些人知道,这次来的可是个真正的煞星,为了明天少挨揍,还是听话的好。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