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导火索
    徐家大排档,江城最近很火的一间大排档,每晚爆桌,去晚了根本没位置,不过肖遥却不知道在哪,他离开江城的时候,还没有这家大排档。

    看着车后座苏晴一脸惶恐的模样,问了回答也一定是不知道,进了城,肖遥直接下了宝马,打了辆车,到了徐记大排档。

    到时已是后半夜,可是大排档的生意仍是火爆异常,十几张桌子坐着一群群老爷们,撸着串,拼着酒,高谈阔论着那些老掉牙的事。

    边缘的位置,一身粉红色运动装的秦知秋正拿着一根肉串,漫不经心的吃着,看到肖遥时,大声的打起了招呼。

    一个女人坐在一群老爷们中间,没有半点的畏意,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肖遥几步走了过去,坐到了对面。

    目光扫过四周没看到车,估计车是放在别处了,不过人在这就好办,忙活了大半夜肖遥也感觉饿了,拿起桌前的一根肉串,吃了起来,对面的秦知秋更是知趣,还打开了一瓶啤酒,递了过来。

    肉串点了不少,吃饭向来很快的肖遥一阵风卷残云,一桌子的各种串,大部分进了他的肚子,酒足饭饱了,他抽出旁边的纸巾擦了擦嘴,目光落在了秦知秋的身上。

    “车呢?”肖遥的脸色一脸严肃。

    “送走了。”秦知秋丝毫不以为意,笑着问道:“吃饱了吗,要不再点什么?”

    “你想干什么?”肖遥又开了瓶啤酒,喝了起来,侧身时,他又注意了下旁边的几桌人,各个头发精短,似乎目光都落向了这边,不是看秦知秋,而是看着自己,好像一直就在注视着自己。

    “零二年入伙当兵,直到最近才复员退伍,当兵第一年,打伤了一名富家子弟兵,受过处分,三个月后进入西南猎鹰特战旅,之后再没有任何的记录,看来你在部队里的消息还是保密的,不简单啊。”

    秦知秋缓缓而谈,看着肖遥眉头微蹙,轻声说道:“你知道你今天做的什么吗?非法地下赛车,那是违法的,作为人民子弟兵,你这么做,更是罪加一等。”

    “少扯没用的,车什么时候还我。”肖遥一口气把瓶中酒喝了个净,吐了个酒嗝说道:“今天你不给我个准信,你是别想离开这,就凭你身后的那些人,留不下我。”

    “我是警察,又不是土匪,留下你干什么?”

    秦知秋拿着警官证件晃了一下,轻声说道:“我们盯着陈彪很久了,一直在搜集着他这个团伙犯罪的证据,今天我们留意到了,那个陈彪想拉拢你,如果你愿意和我们配合的话,把陈彪犯罪的证据找出来,我们愿意帮你解决一些实际上的问题,比如一份稳定的工作,或者是得到一笔线人费。”

    肖遥可不想与这些警察搅在一起,他倒不是怕当线人有什么危险,而是知道当线人,家人在身边,危险性太大,这个行业是个雷区,稍有不堪就会把自己家人都栽到里面。

    复员回家,就是想和父母一起过些平静的生活,那些打打杀杀的日子他过够了,目光看着秦知秋,肖遥认真说道:“你找错人了。”

    见秦知秋还要再说,肖遥抬手止住说道:“我再问一遍,车什么时候给我?”

    “还不了了,车辆现在已经被查明了,是三个月前上海丢失的一辆车,发动机和车架号码完全吻合,车现在已经在市公安局被封存,明天就会被运回上海。”秦知秋理所当然的说着,眼睛紧盯着肖遥,沉声说道:“而且,我可以盗车罪起诉你,因为最后这辆车是在你的手里找到的,车上面你的指纹证据我们已经采样完毕了。”

    黑,肖遥皱眉看着秦知秋,目光中,那个女人的表情似乎在笑,有嘲笑,也有诡计得逞的得意。

    沉思片刻,肖遥忽然说道:“要不这样,你把车还我,我交给陈彪,然后你们直接抓他就完了,车是他偷来的,一抓一个准,绝对死证。”

    摇了摇头,秦知秋叹息说道:“一个盗车罪判不了几年,我们要抓的是他背后巨大的地下黑彩网络。”

    目光紧紧的盯着肖遥的脸,秦知秋很认真的说道:“所以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精干的人帮助我们,把他背后的人给挖出来,捣毁地下黑彩的源头。”

    真是麻烦,肖遥蹙了蹙眉,突然问道。“这顿饭你请吗?”

    见秦知秋点头,肖遥对着烤串的老板那边大声喊道:“老板,再来二百块钱羊肉串,二十块钱烤饼,剩下再来点熟筋,豆皮,鸡珍什么的,凑够三百块钱的。”

    桌上吃的剩下不多,肖遥接着吃着,秦知秋也没有追问,只是静静的等着肖遥想出结果。

    直到服务员拿着羊肉串和烤饼上来时,肖遥直接要了个塑料袋,包起来拿着就走时,秦知秋急了,站起身来追问道:“你去哪?”

    “回家,我爸现在还没吃饭呢?”肖遥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你要抓我,只管来抓。”

    车都被封了,肖遥知道这辆车再难从面前的女人这要出来了,这个时候,他不想和警察有什么摩擦,更不想被秦知秋捏着鼻子走,忙了一晚上,还不如回去看看父亲,明天再想怎么办。

    忽啦啦,旁边几张桌的男人都站了起来,作势便要围上肖遥,却见秦知秋在后面挥了下手,没有堵住路。

    看着肖遥头也不回的走了,秦知秋在后面大声喊道:“你不和我们合作,你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安宁,你赢了今天晚上的赛车,你已经得罪了很多人,相信明天就会有很多人上门找你,就像对付刘七那样,把你废了。”

    全当成耳边风,肖遥的脚步更快了几分,心中暗道,你不知道我这人有多执着,从我手里抢东西,你可真是抢对人了,要你不是警察,我现在就办了你,然后再去把车抢回来。

    不过现在只能先想办法抢回那辆车,你这个女人再不想看到,太会演戏,心眼还多。

    到了街边打了辆车,直接赶回了家中,此时的父亲正在家里急得乱转,好像热锅上的蚂蚁。

    儿子刚回来就因为自己的过错,又出去追那些地痞了,不管他再如何英雄了得,在父亲的眼中,还是儿子,他总是感觉无限内疚,紧张担心的根本没法坐下一秒钟。

    忽然看见儿子平安归来,肖振国是满心高兴,左右上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儿子,确认没有受一点点伤时,心里这才放松了些。

    父子多年未见,见面自是一番神侃,陈彪的事说了几句之后,便是肖遥介绍在部队时候的一些能说的事,总之父子俩是睡意全无,吃着串,喝着家里自酿的葡萄酒,一直喝到天见亮。

    想着母亲还在医院,两人又急匆匆的做了早饭,洗了把脸,赶向了医院。

    只是气急攻心引起的心脏病,肖母的病情并不太重,要不然也不会担心老肖在医院睡不好,给赶回家去睡了。

    这边见到了儿子,母亲的病已好了大半,吃过了早餐,便要闹着出院,回家给儿子包饺子去,结果硬让肖遥给按下来了。

    医生说了要再住院观察两天,理由是肖母的血压不稳,需要留院继续观察治疗。

    不管是要赚黑心钱还是什么,作为老百姓,就算是手里没钱,但为了冶病,总是听医生的,心里才托底。

    这边一家三口聊了许久,闲着无事,肖遥便起身说回家换身衣服。

    在走廊里等着电梯上来,门开了,刚准备往里走时,迎面便撞上一个人。

    头上缠着绷带,好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脖子上挂着金链子,随着身形左右横晃着,本来两人可以侧身进出的电梯口,被他一个人站在门口,硬是给堵住了。

    旁边人见那人满脸横肉,不像好人,都不敢上前,肖遥却是认识这人,正是赵四,上前对准了脑门,就是一巴掌。

    刚才还牛气冲天的赵四,瞬间被打了个懵,在看到是肖遥时,刚才还跋扈的表情马上变成了一条听话狗的模样,直接被肖遥又踹进了电梯。

    电梯里人不多,三四个,看模样都是和赵四一起来的混混,肖遥的脸色沉了下来,知道这些人一定是陈彪派来的,昨天晚上他吃了憋,找不到自己,就来找自己父母的麻烦。

    对这些恶人,肖遥认为,只有比他们更狠才能让这些人知道畏惧,左右都碰上,必须给点教训。

    电梯内一阵轰动异响,等到了一楼的时候,只见肖遥扯住了赵四脖子上的金链子,好像拖死狗一样的往外走,身后的位置,电梯里面横七竖八的倒着三四个人,各个鼻青脸肿,哼哼歪歪的惨叫着。

    链子是纯金的,赵四怕扯坏了,更怕再惹怒了身前这位,把自己打成猪头,也不敢挣脱,老实听话的被一路拖到了停车场。

    到了地方,看着四周人少,赵四腿一软,差点没跪在地上,眼角挂泪,声音诚恳的乞求道:“肖大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到这来了。”

    “开车来的吧,把车钥匙给我。”肖遥左右看着,一眼便看到了昨天晚上自己坐过的那辆面包车。

    回家换衣服是假的,想着把警局里那辆兰博基尼给弄回来是真的,这来回得有辆车代步才方便些。

    摸索着,赵四乖乖的双手送上了钥匙。

    拍了拍赵四的脑袋,肖遥说道:“以后如果再有谁再敢到医院来找我父母的麻烦,不管什么原因,我第一个先打断你的腿,听明白没有。”

    看着赵四好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肖遥这才上了车,启动了车,轰了几脚油门,落下车窗说道:“你们几个回去告诉陈彪,我一会就去找他,让他备好了十万块钱,少一分钱,他那辆兰博基尼就别想要了。”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