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我要公平
    黑压压的一群忍者,遮面而来,为首的许老二,眼睛里透着邪光,好像看到了肉的狼崽子,贼里透亮。

    “小姑娘,走开,要是不小心伤到了你,可别怪兄弟们下手不知轻重啊。”

    能和肖遥直线联系的人,许老二可不敢得罪,气势虽凶,可是到了周小青的面前,看着周小青拿着手机对准了过来,还是有些恐慌,硬着头皮低着头,向前便走。

    “肖大哥都看到你的脸了,你再不走,等肖大哥出来,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身后便是周家面馆,周小青从小长大的地方,一看许老二要过去接着打砸,顿时急了,也故不得对这个臭男人的厌恶,伸手便要去拉那道脸上的口罩。

    许老二早有防备,闪到了一旁,可是周小青却不依不挠,继续去抓,抓得许老二扭头又钻进了地痞群中。

    人没抓着,周小青回过头,看着身后那些拿着铁锹镐头的领里街坊,大声喊道:“肖大哥不在,我们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的家园,今天拆得是周家面馆,明天就是拆你们的家,你们还能再忍下去吗?”

    三岔口的居民早就是强压着心里的火,只是肖遥和杨猛这样的猛人都不在,没有牵头的而以,听得周小青的呼喊,身上热血迅速膨胀。

    “这些流-氓现在连脸都不敢露,说明他们也怕,怕我们记下他们的脸,怕肖大哥回来后,找他们报仇,乡亲们,只要守住周家面馆,他们就不敢再踏进三岔口一步,谁敢上前,我们就打倒他们,扒下他的口罩,拍下他们的脸,看他们谁还敢再拆三岔口一砖一瓦。”

    一个小女孩都敢冲在最前线,三岔口的老少爷们们再没有脸退避,想着日后还有肖遥这个依靠,纷纷上前,高声呐喊着,做出了拼命的架势。

    这个有些出乎许老二的意料,原本是想着借着人多欺负这些老实的老百姓,可是当老百姓凝成了一股绳,拿着了铁锹镐头开始反抗时,他顿时生起一股怯意。

    他知道这些男人不少人都是在码头扛活的,身体壮着很,硬拼之下,未必能占到好处。

    特别是最前面的周小青,又换了一部手机,装了卡,正在上网,看样子又要接通肖遥的视频了,这下许老二更加怵了,身体已开始向后面躲。

    旁边一名小弟,低声说道:“二哥,对面老百姓比我们人多了不少啊,真打起来,兄弟只怕占不到多少便宜啊,要不,改天再来?”

    这正是许老二的想法,钱是得把这块土地强迁完了才能给的,这还没拿到一分钱,手下兄弟要是伤了几十号,得不偿失。

    “撤,改天再来。”许老二撇着嘴,不服气的说着,可是脚下却好像抹了油,跑得最快。

    只是眨眼间,一群地痞无赖,似潮水般退去,只留下周家面馆的那一片狼籍和一群劫后余生的老百姓。

    ……

    午后,德惠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内,刚刚应酬完了回来的吴有德放下了电话。

    刚才是史忠强打来的,说了许老二在三岔口碰上的事,顺便提了个想法。

    说到这边的老百姓,现在扛着肖遥的旗号,开始对着干了,再蛮横强迁就是一场群殴,到时候难免把事情扩大。

    如果想既能把事情最小化的处理掉,就得把肖遥的罪给定死了,判个三五年的,断了三岔口这些老百姓的心,让老百姓感觉再没有了主心骨,到时候再去强迁,这些老百姓估计谁也不敢再出头找打了。

    手扶着额头,吴有德有些伤脑筋的按着,最终还是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时,轻声说道:“孙局长,你儿子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要不这样,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把这事商量一下,早点把事情办妥了,也好让正淳早点安心上学,快高考了,不能让这件事影响他的学业是不是。”

    “是啊,好,晚上月亮湾会馆见。”

    挂了电话,吴有德倒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叹道:“肖遥啊肖遥,给你找了条财路你不走,非要去撞墙,这回好了,撞死你了吧,哈哈。”

    ……

    论起法院的效率,实在是慢,不过这次在码头宝马撞人肇事的案子上,效率却出奇的快。

    从拘捕嫌疑人到开庭审理,加上中间的周末两天休息,一共五天的时间,在周一的时间,在江城市区级法院开庭审理了。

    肖遥穿着一身帅气的皮尔卡丹,由两名警察押过了法院,推到了被告席上。

    看向了原告席,肖遥有些意外,只见坐着两人,一名西装革履的眼镜男子,正在翻看着文件,似乎是一名律师,而旁边坐着一名衣着普通的男子,低着头看不清脸,不过肖遥确认,这个人自己不认识,没见过。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因为可能涉及孙正淳肇事逃逸案被抓起来的吗,本来就不应该拘捕这么多天,现在怎么还上了法庭,这是怎么回事?

    放眼扫向法庭的另一面观众席,一个观众也不有,整个法庭就一名法官,一个记录员,两名押解被告人的警察,加上原告和律师,还有自己,一共七个人,这似乎也太简单了吧,看起来好像是走个过场,而不是正八经的审判。

    用力的敲了一下审判席上的木锤,法官先是复述了一遍,有关于法院上的秩序要求,然后正式审判。

    抹了下头油发亮的头发,法官轻咳一声,大声说道:“今天法庭审理的案件是四月二十八日,傍晚十七点十五分,沿江路码头区的肇事逃逸案件。”

    “据当场目击证人,警方调取的监控录相和肇事车辆上的痕迹表明,涉案人肖遥当时驾驶着案发车辆,在沿江路上飙车,车速达到一百五十迈,在撞到了当事人张文正后,驾车逃逸,情节恶劣。”

    “现原告家属因当事人死亡后,精神打击比较大,精神状态不稳,不能来到现场,特由直系亲属当事人的弟弟张文亮代理,作为原告人对肇事人肖遥进行起诉,被告人,你有什么可以进行辩证的吗?”

    法院内一片安静,法官吐字很快,带着浓浓的偏远地区口音,把审判内容读完,听得肖遥一阵皱眉,品味了半晌,才大致听明白了那个大舌头法官到底说得什么。

    闹了半天,敢情把肇事罪加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不是那个孙正淳。

    “法官,你能用正常的普通话说话吗,你是不是考的假证跑这来混饭吃的,我要求换个正规点的法庭和吐字清楚的法官。”肖遥扯着嗓子喊道。

    “肃静,肃静。”法官用力的敲了下木锤。

    锤声未落,忽然间,一道黑影飞了过来,刚好击中在法官的面门处。

    ‘啪’的一声闷响,法官一头向后仰去,要不是座下的实木厚椅够重,这一下就要摔个狗吃屎。

    被砸得有些懵,法官皱着眉头,缓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低头看时,只见是一只黑色的皮鞋,上面还印着一只猴头的形状,没什么灰尘,还是只新鞋。

    忽感觉旁边的记录员好像在偷笑,法官瞪了一眼,手摸着自己的脸,好像出现了一道印,应该是那只鞋底的印。

    脸上一抹怒意浮起,法官大声喊道:“谁的鞋?”

    没有人回答,法官站起身来,手拿着那只金猴皮鞋,用力的敲着桌子,大声喊道:“吗了个逼的,到底谁扔的鞋,有种的站出来。”

    法庭上一共七个人,法官一眼便看到了两名押解的警察正盯着肖遥的脚面看着,手拎着鞋子,大步走了过来。

    绕到了被告的桌后,法官低头一看,肖遥的脚上果然少了一只鞋,而另一只脚上的鞋样和自己手里拿着的皮鞋一模一样。

    “你敢用皮鞋来打我。”法官顿时怒起,手拎着皮鞋,用力的向肖遥的头上拍去。

    鞋拍下去了,不过没拍到人,便又折了回来。

    只见肖遥的右手突然抬起,抓起了拍过来的那只皮鞋,用力的回敲在法官的那张胖脸上,叭叭两下,左右两个大脸蛋上一边一道大鞋印,加上刚才砸中鼻梁的那只鞋印,刚好形成一个三叶草的logo。

    一边拍着脸,肖遥一边还骂道:“素质,你这是什么素质,还他吗的法官,你就是个地痞出身是吧。”

    法庭上耍横放泼的不少,对法官出言侮辱的也不少,可是像今天这样,法官送上门被被告人用鞋底子抽脸却是头一回。

    旁边的两名押解警察根本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时,肖遥的手又收了回去,脚下活动了两下,扔出去的鞋已经穿好。

    脸带着微笑,肖遥看着那名**官,大声说道:“你能把舌头捋直了说话吗,都他吗的听不懂,什么年代了,当法官的还不会说普通话,你这样就应该下岗。”

    “你敢打我,你敢打我。”法官的脸色一片铁青,不只是气的,还有被鞋底抽得淤青。

    “谁看到了。”肖遥举起了双手,只见一副明晃晃的手铐正锁在他的手腕间,好像根本没有打开过。

    可是刚才明明肖遥是拿右手抓鞋狠抽那名**官啊,周围的人顿时怔住了,那两名警察更是上前检查了一下肖遥的手铐,确实是锁着的。

    本来两名警察还想按住肖遥打一顿,肖遥身形一转,手向那两名警察一指说道:“别逼我揍你们俩个,这里没装监控,揍你们也是白揍。”

    像今天这种好像暗箱操作的审判,又怎么可能打开监控,录下整个画面。

    肖遥一句话,那两名警察顿时怔在了原地,没敢上前,其中一人沉声说道:“你殴打司法人员,罪加一等知道吗?还不趴下,要是敢逃跑,你下半辈子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我为什么要跑,我只是告诉你们,想欺负人,你们找错人了。”

    肖遥笑呵呵的走出了被告席,活动了一下手腕,不知何时,那副手铐又已经神奇的解开了。

    “你要干什么?”法官吓了一跳,脚步向后急窜,身后一把椅子挡路没看着,顿时被拌倒在地,摔得好像一头猪一样哼哼直叫。

    指缝中的别针悄悄放入口袋,顺手又摸出了一盒中华,肖遥点燃了一支,深吸了一口,吐了个烟圈说道:“不干什么,想审我也行,我要公开审理,而且我也要请律师,不是听你一个人在那放屁。”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