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情难却
    嚣张过后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肖遥也不例外,在法庭上放肆的结果就是被关了禁闭,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已是三天后。

    在那间小黑屋里,看不到一点光,四周是冰冷的水泥墙面,听不到一点声音,死寂的令人感觉恐怖。

    最可怕的是三天内,没有人给他送一点吃的,只是一天一杯水。

    还不准时,好像是故意打断肖遥对时间的记忆,让他在无望中感觉到恐慌,勾起他渴望活下去的私欲。

    三天后,小黑屋的门被打开,当一抹阳光强烈而刺激的照进那间小黑屋时,门口的警察都震惊了。

    只见小黑屋里的人,正好像一个和尚一样,双目微闭,盘膝打坐,一脸的平和,浑然不知门已打开,阳光已落金身。

    穿着皮尔卡丹的正装,脚下金猴黑亮皮鞋,脸上的胡子有些拉渣,怎么看也没有半点的修行道行,可就是这样,肖遥仍是坐得很正,似佛般入定。

    站在门口的警察看着有些不耐烦,用力的敲了敲铁门,大声喊道:“装什么装,没疯吧你。”

    缓缓的眯起了眼,肖遥瞄了一眼外面的光明,微笑说道:“三天就把我放了,你们也太没有耐心了吧!”

    “你倒是乐得清闲,这三天,你可是出大名了,网络红人了。”

    警察没有生气,反而笑道:“走吧,你没事了,回家好好洗洗,以后重新做人,别在进来了。”

    这下轮到肖遥愣了,抬头看着那警察,不解的看着。

    “你在飙车前,有那么多人替你拍照,还有一段整个飙车过程的录相,说明你确实是无罪的,走吧,别在这浪费我们的时间,再磨蹭,小心我们告你浪费国家资源罪。”

    警察推了肖遥一下,一起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边走,警察边问道:“你还有什么要收拾的吗?没有就直接带你到领取物品处,把你来时的东西带着,签完字就可以走了。”

    “有东西,我得回牢里一趟。”确认是真要放自己出去了,肖遥的脸上浮起了笑容,心中暗道,好容易进来了,怎么也得再带几条中华出去,到了外面,自己赚的那点钱可不够买中华抽的。

    回到了牢房,正好一群老犯刚从外面回来,一个个脸上都挂着笑,不知谈得什么。

    在看到肖遥出现时,一群人顿时怔住了,好像被狼堵在了羊圈里的羊,全部立正,迎接着肖遥进了大牢。

    “我要出去了,你们是不是得表示一下。”肖遥瞪着眼,扫过那群老犯。

    一群老犯面面相觑,麻子脸急忙说道:“必须的,快给肖哥准备礼物。”

    三条中华,两瓶二锅头,几名老犯有些颤抖的站在肖遥面前,看着肖遥一脸低沉的看着那点礼物。

    “吗的,这么少,我不白回来了,喊旁边几个牢房的,一会我路过他们牢门的时候,把烟都给我拿出来,要不然下次我再来的时候,天天揍死你们。”

    肖遥瞪了下眼,那些老犯急忙敲墙传话,把肖遥的吩咐传了出去。

    等狱警再过来接肖遥出去时,所过之处的牢房门口都送出来了几条中华或是芙蓉王之类的好烟,肖遥也不客气,向狱警笑了笑,直接把那些烟都收了。

    出了牢门,还塞给狱警两条,看得狱警一了摇头,但还是把烟收了。

    拿着进来的东西,肖遥穿着皮尔卡丹的衣服,帅气的出了监狱,这次再出门时,只见一辆红色的图观正停在门口。

    车窗落下,秦知秋仔细的打量了几眼肖遥,无奈说道:“行啊,你这进去一趟换个样,越换还越帅了?”

    “谢谢。”肖遥很绅士的挥了下手,跳上了车。

    车起动时,秦知秋说了,这次肖遥能出来,还多亏了慕雪,在得知肖遥被抓的第一时间,她就把视频开始在网上疯传。

    有上次肖遥一人狂揍地痞的视频,这一次的视频,传播的更快,标题更是鲜明。

    “甲壳虫vs宝马的赛车比赛。”

    整个视频四十多分钟,把过程全部记录下来,包括肖遥下车时,与死了的老张等人,在码头抽烟的镜头,只是这一点,便把肖遥开着宝马撞死老张的事实给攻破了。

    事后,秦知秋又找来了律师,拿着这段视频到法院提起诉讼,把肖遥先保了出来,这也是秦知秋今天能在第一时间接到肖遥的原因。

    看着旁边不笑时,脸惹冰霜的美人,肖遥笑着问道:“说吧,让我怎么感谢你,以身相许,还是精尽人亡。”

    “找打是不是。”秦知秋脸上寒气忽浓,沉声说道:“帮你不是让你说俏皮话的,有正事和你说。”

    见肖遥撇嘴作倾听状,秦知秋说道:“三岔口动迁的事情,可能涉及到官商勾结,你现在在这件事情中,被推到了风头浪尖,我希望你能帮我们找到那些官商勾结的证据,以方便我们快点抓住那些官员中的害群之马,这样也能早点使你脱离出来。”

    官商勾结,提到这,肖遥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慕雪的父亲慕义,那个住建部部长,和德惠房地产的吴有德。

    不过这些好像不是警察要做的事情,而是官员调查组的事情,秦知秋先是让自己帮着他抓地下黑彩的事情,后又帮他抓官商勾结,这女人怎么就不怕事多呢。

    脸色不知何时已变得严肃,秦知秋说道:“你现在想躲也躲不掉,三岔口的百姓都以为你首,那些人想要对三岔口顺利动迁,必须要先打通你这关,所以你接触那些人的机会会很多一些,希望你能帮我,同时也是帮助你自己。”

    默认的点了点头,这其中的关联,肖遥自然明白,此时再说些悲天悯人,故作清高的话,实在不是肖遥的性格。

    “肇事凶手孙正淳现在在哪?抓起来了没有?”肖遥忽然问道。

    “没有,估计是要私了吧。”秦知秋的语气也有些无耐,不过一看肖遥的脸色阴冷,杀气毕露,急忙说道:“他父亲是市交通局局长,你可别把他当小瘪三给揍了,小心惹祸上身。”

    “没事,虱子多了不痒。”肖遥冷笑一声,表情又低落了下来问道:“我妈还在医院吗?”

    “住院部七一六号病房。”秦知秋说道:“你为了你的父母,也应该帮我快些查清楚这件事情。”

    肖遥沉默了,一想起父母那鬓角白发,他的心便感觉阵阵酸楚,直到车停在了医院门前时,他直接跳下了车,扔了句有事电话找她,跑进了医院。

    来的多了,路也熟了,当肖遥赶到七一六号病房时,刚好看到周小青在帮着母亲按捏着扎点滴的那只胳膊,动作亲妮的比自家女儿还亲。

    眼中一热,肖遥轻呼了一声妈,快步跑了过去。

    根本没想到儿子会突然回来,肖母和周小于顿时怔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仔细的打量着肖遥,肖母说道,这次进去,出来人是瘦了,不过却精神了,还穿着一身的名牌,看来监狱的福利还是不错的。

    肖遥又问了周小青,锁在三岔口路边柳树上的挖掘机还在不在,周小青说机器还在,不过又多了几把锁,不知道谁锁的,上面喷着谁动砍谁的手的狠话。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史忠强派人偷偷给锁的,估计是想派人去开走,没人敢去,才想出这么个主意。

    看来史忠强这些人现在也有些畏意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自己在牢里,他们都不敢来开车,也许是怕被人拍了脸,事后肖遥找人算帐。

    这么一来,这几天三岔口应该没出什么事,肖遥也放下心了。

    母子俩聊了几句,肖母话题一转说道:“这几天你爸忙着拖关系,打听你的事,多亏了小青在医院里照顾我,回头你可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要是欺负了小青,我可饶不了你。”

    “伯母,这都是应该做的。”周小青甜甜的笑着,眉眼间向肖遥瞄了一眼,又低头轻笑,妩媚动人。

    “谢谢,小青,以后有什么事,只管说,哥一定帮你。”肖遥大咧咧的回着。

    突然手臂让母亲打了一下,肖母说道:“什么一定以后,因为你的事,小青已经让单位给放大假了,我看你怎么还人家。”

    帮着肖遥在网上传播那些视频,市里早就查出来了是周小青做的,电视台人事部直接来了电话,让周小青在家休假,什么时候上班再定。

    要不是这段时间周小青一直在医院陪着肖母,肖母逼问下,周小青也说了实情,否则大家还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事必须要管,肖遥一拍胸脯说道:“没事,这事包在我身上,回头我找朋友帮忙问问怎么回事?”

    一见儿子挺胸拍胸脯,肖母顿时急了,说道:“你可别惹祸了,好好找份工作,慢慢来。”

    旁边的周小青也跟着劝,说得肖遥一个劲的点头,心里却合计着,帮着周小青把工作复职得找谁帮忙。

    没聊多一会,肖母又张罗着要出院,住这三回院,家里的钱是花得一干二净,在医院里一天也待不下。

    肖遥拧不过母亲,让医生开了些药,三人一起出了医院,路上给父亲打了电话,到家时,肖振国也回来了,一家人团聚,加上周小青,小平房内顿时热闹起来。

    硬留着周小青吃了顿饭,这边饭刚做好,家里又来人了,三岔口的领居有看到肖遥回来的,都过来探望,搞的肖家热闹似过年,前人没走,后人又来。

    忙活了半天,天都黑透了,饭也没吃上,肖母干脆让肖遥带着周小青到外面吃,总之必须要让肖遥陪好周小青。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