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执法局的大门装饰的相当豪华,出入的正门端庄严肃,路却是不宽,反而旁边一道小门平整宽阔,此时大门被一群警察围堵住了,顿时水泄不通。
城执法局的门口堵着一群身穿制服的警察,看模样好像在执法一样,在这个一分钟前还在台上讲话,下来就被抓走的时代来说,顿时引起了路过行人的注意,想看看这次抓得倒霉蛋是谁。
不过看热闹的人有些失望,中间被警察围住的人太年轻了,除了帅,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而且被警察围住时,那个年轻人丝毫没有电视中贪官被抓时的颓废感,反而是摸出了一根烟,慢慢的抽了起来,神清气闲,不急不慢。
什么事都不能闹大,特别是没有理的,李光祖一看四周看热闹的不少,城管局大楼几层楼的每一扇窗户处都露出了脑袋,急忙说道:“梁子,快把人带走,别在这收拾他。”
被称为梁子的正是跟他一起来的,脸有青肿的警察,手指着肖遥大声喊道:“带上车,走。”
“等等。”肖遥突然跳了起来,大声喊道:“我到城管局来报道,第一天上班,你们凭什么来抓我,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拿出证据来。”
“少废话,回了局里面,什么证据都有。”梁子一听急了,拍着旁边的警察,催促上前抓人。
只是一个肖遥,这些警察根本没当回事,一群人围着就已经是很大场面了,上前抓肖遥也就是一名警察的事。
动手的警察有点瘦,显得很精神,一双眼睛贼亮,举手投足间,倒也是个干净利索的人。
脸带着不屑,那警察伸出手便去掰肖遥的胳膊,准备来的反手擒拿,把人按趴下,把脸给扣地下,让人颜面尽失。
手抓住了,可是当那个警察反手去掰的时候,却发现掰不动,好像自己掰的不是一个人的胳膊,而是一根铁棍子,包着一层皮的铁棍子。
抓得人多了,从没有过失手,那警察顿时急了,嘴里嘟囔着,咬着牙,拿出了浑身包括吃奶的劲,再次用力的向肖遥的胳膊掰去。
还是没掰动,那条铁棍子一样的胳膊不但没有变弯,反而笔直的紧绷着,好像挂衣服的杆子,就那么直挺挺的提了起来,动作简单,节奏缓慢,似乎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看清楚了,那条胳膊并没有别的动作,只是抬起来而以。
本来那警察就在用力,就想着把肖遥掰倒,看肖遥的手臂没有压住,反而提起来,脸色瞬间泛红,槽牙紧咬,用力的向下掰去。
在感觉力不从心时,心一横,胳膊一翻,把肖遥的胳膊给夹到了自己的胳膊窝下,还想再做最后的挣扎和努力。
他想努力,但是与肖遥身体力量上的悬殊比起来,想努力是没有用的。
肖遥在部队时,那是练过举着木头在沙滩上跑步的,无论耐力臂力那都是非常人能及,像这位只是练过几下三脚猫警察的瘦小警察,又哪是肖遥的对手。
胳膊举起时,连带着把那不甘心松手的警察也一起举了起来。
举起的速度很慢,肖遥的脸上始终挂着笑,眼睛看着手臂上挂着的警察,充满了嘲笑。
肖遥越嘲笑,那警察越不放手,还想着压下肖遥的这只已经举起来的胳膊。
可惜,压了半天反而他自己的脚先离开了地面,脸上的表情惊愕之余,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杂技团里的小丑,正在进行着一场制服表演。
“好。”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声音洪亮似喊军号,随后是一阵巴掌拍起来的声音,很是捧场。
这下警察群中顿时躁动起来,有人看向人群,找谁在拍巴掌嘲笑警察,另外又冲上来两名警察,上前一起抱住了那条胳膊,用力的向下按来,似乎非常找回这个失去的面子。
三个男人的力量,肖遥自认顶不住,但他也没想顶,看着那三个人都涨红着脸,绷紧着筋的向下压时,突然那条似铁棍般坚硬的手臂软了,好像一根面条一样,瞬间没了骨头,直接滑了下来。
根本没想着肖遥会松手,那三名正用力向下压的警察顿时被闪了一下,再没了着力的点,整个人互相撞在了一起,同时向地面上跄去。
‘扑通扑通’连声闷响,再看那打扫得整洁的柏油路面上,已趴着三名警察,三张脸都是朝下,闻着路面上的灰。
“敢袭警,把他抓起来。”那梁子一看急了,在旁边大声的喊着。
四周的警察是怒容满面,平时都是自己欺负别人,伸出一个手指头都能点到一片人的,没想到今天三名警察却在一个人的手下吃了憋。
一拥而上,不知多少只手抓住了肖遥的身体,差点没把肖遥给挤得扁了。
这么多警察挤着,肖遥根本没办法反抗,一反抗就真是袭警了,这罪可就大了。
扯着嗓子,他冲着看热闹的人群中大声喊着:“警察乱抓人了,警察乱抓人了,大家快来拍啊,肯定能上头条新闻,能领到一百块钱的信息费啊。”
这一喊,梁子这才发现,四周真有不少人在拿手机拍着,脸色一沉,低声向旁边的警察说道:“快阻止那些拍照的,无事生非。”
都是做这行的,警察都明白,急忙分出几个人冲进人群,去阻止那些拍照片的围观者。
人群一冲就散,露出后面一个人来,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大爷,手里还拿着一把扫帚,竹制的大帚。
好像关二爷一样,横刀立马的站在场中,一脸严肃的表情,不怒而威,颇有手中不是竹扫帚,而是青刀偃月刀一般。
看着那警察吹胡子瞪眼,一脸凶相的去追老百姓,那位老大爷随手扬起了大扫帚,对着最近的警察,当头便拍了下来。
“还有没有王法了,警察抓无辜老百姓,你们和当年的鬼子有些区别,啊,我抽死你我。”
别看年纪大,一把大扫帚在老大爷的手里抡得是虎虎生风,抽中了脸便是数道血痕,只抽得那名警察抱头便跑,边跑还边喊:“你敢袭警,老东西,你找死啊你。”
“我就找死了,有种的你拿枪毙了我,当年我扛枪上前线的时候,你在你妈肚子里尿尿呢!还袭警,你这么做像个警察吗,你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老大爷越怕越气愤,手中的扫帚打跑了一个,又去追旁人,再追已追到了肖遥的身边,几扫帚把肖遥身边的警察都给扫了个干净,把肖遥的人给救了下来。
大扫帚一立,老大爷再度回复关公形象,挺直了胸膛,一双虎目目视着前方,不怒自威。
“大爷威武。”肖遥一个马屁拍上,伸手还帮着大爷把衣服拉直了些,显得更威武。
老大爷也不是糊涂,侧身问道:“小伙子,你犯了什么事,他们要抓你。”
肖遥笑着回道:“大爷,你可别冤枉我,就是刚才在大楼里面,那个小子侮辱我,你想一个爷们怎么能随便被人侮辱,我就揍了他一拳,结果他找人来报复了。”
看着肖遥手指着对面的李光祖,确实在捂着鼻子,应该不假,老大爷点了点头说道:“是,在理,揍得对,换我也会揍他。”
爷俩对上了脾气,说得一唱一和,轻松自在谐意。
对面的梁子看不过去了,手指着老大爷,大声喊道:“老东西,你给我滚开,再不滚开,妨碍警察办案,我连你一起抓。”
老大爷没害怕,好像被浇上了汽油的火,当即怒起,举起了扫帚,便向梁子冲去。
到了近处,一道力劈华山,劈得是刚劲有力,梁子举手臂挡下了些,可是竹扫帚的枝杈却仍是在那张肿脸上划出了数道血印子。
本来梁子的脸肿得就痛,再被竹扫帚抽过后,更是好像被剥了一层皮,痛彻心扉。
“老东西,你这是找死。”梁子也急了,后退了两步,回手一摸腰间,一把左轮手枪已摸了出来,举起来便对准了老大爷的脑袋,大声喊道:“住手,再不住手,我就开枪了。”
老大爷停下了手,举着的扫帚,也是慢慢的落了下来。
肖遥在后面一看,急忙上前挡在了老大爷的身前,如果那把枪要是走火了,先死的也是肖遥。
“大爷,先歇会。”肖遥回过身,只见那位大爷的脸色没有惊恐、焦躁、愤怒,而是有些黯淡,一种极度失望过后的黯淡。
手拍了下肖遥的肩膀,老大爷摇头笑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当年我在老山前线,面对着那么多的枪林弹雨,都挺过来了,今天却要折在自己人的枪下。”
用力的将肖遥拨到一旁,老大爷突然举起了大扫帚,当头向举枪的梁子脑袋拍去,嘴里大喊道:“有种的,你就开枪,要不然我就拍死你。”
情况已然失控,大爷的扫帚已举得老高,追着人便要打。
而梁子已吓得有些连退了数步,见仍是躲不过,手中的枪向前一举,眼珠子一闭,牙一咬,手指已颤抖着扣紧了扳机。
‘呯……’
《都市强龙》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