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暗中黑手
    关昊被人扣下了,原本高虎等人是不想麻烦肖遥的,毕竟肖遥的身上还有伤,并不方便。

    不过当高虎一群兄弟们凑了二十万,准备先把关昊从那些人手里弄出来时,结果对方说了,要提关昊也行,必须肖遥亲自带钱来,别人谁带钱来也不行。”

    肖遥一问高虎,那些人的名姓时,高虎说出了一个人名,叫于长顺,是江城北部平罗市的一个专门干建筑生意的混混。

    江城和平罗两个市接壤相近,不过市区却隔着二百多公里,彼此互相井水不犯河水,谈生意不成,根本涉及不到扣人索钱伤命的事。

    这特意点到要肖遥去赎人时,肖遥明白了,扣下关昊的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那三辆挖掘机是吴有德的德惠房地产的,肖遥第一个想到的是吴有德的人,查到了关昊敢卖德惠的车,进行的报复。

    不过想想又不通,关昊知道这是德惠房地产的车,一定会避讳着吴有德,找人也一定不会找与吴有德有关系的人,这个丁长顺是什么人呢。

    想也是白想,肖遥直接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说晚上有事,坐上了高虎的车,向平罗市方向驶去。

    路上,高虎拿着手台开始喊人,当车行至半路时,后面已跟上了几十辆的出租车,汇成一条车队浩浩荡荡的向平罗进发。

    拿着高虎给的电话,肖遥先给那个丁长顺打去了电话,对方很痛快,告诉肖遥在平罗市的老乡长酒家等着肖遥,不见不散。

    地址倒是好找,导航上都有,等着肖遥一个车队的人赶到的时候,却看到老乡家的楼下餐厅已经坐满了人,都是丁长顺的人。

    丁长顺,瘦高个,一头长发及肩,看起来很是飘逸,好像电影中的浩南哥,不过长相丑了点,天生一张坏人的脸,左脸处一条刀疤,好像一条大虫子趴在脸上,好生恐怖。

    站在门口,看到高虎拥着肖遥出现时,丁长顺笑着喊道:“哟,真人和电视上的一个模样啊,肖英雄,这还有伤呢,就把你请来了,实在是抱歉啊。”

    话说的讽刺的味道更浓了些,肖遥倒也没理,直接问道:“关昊呢?”

    “楼上呢,走吧,上去谈。”丁长顺手向肖遥身旁的高虎一止,说道:“其它人就别上去了,地方不够。”

    到了别人的地盘,就怕落单挨整,高虎把肖遥找来救场,自然也怕肖遥再栽了,当面便要翻脸,结果肖遥一挥手止住了,向高虎使了个眼色,跟着丁长顺进了老乡长酒家。

    知道肖遥的本事,几个人根本近不了身,只是怕肖遥有伤不方便,但见肖遥态度坚决,高虎一群人这才瞪着眼,守在了门外。

    丁长顺在前,肖遥在后,刚上了楼梯,楼梯口处就有人搬来了一张桌子,几名混混坐了下来,把出口给堵住了,看架势是没打算让肖遥走下来了。

    门口处的高虎越看心里越急,急忙喊着跟来的兄弟,再喊些人过来,苗头不对了,就硬冲上去,不能再让人栽到这了。

    老乡长酒家,店如其名,店内的装修处处透着上山下乡的古朴味道,哪怕是墙砖都是刷上一层漆的红砖,看起来有那么点意思。

    二楼全是包房,丁长顺直接走进了最里面的包房,肖遥跟进去时,只见包房里有些气闷,根本没有窗户,是个死屋,屋里已坐了几个人,都是些不认识的,根本没有关昊的影子。

    没坐下,肖遥站在了门口,沉着脸直接问道:“关昊呢?”

    “在你后面呢。”同样没坐下,丁长顺的手向肖遥的后面一指。

    论感知,肖遥自然远超常人,刚才路过几间包房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人不小心发出的声响,显然是藏着人的。

    这时候,丁长顺手向后指,肖遥还真以为关昊被带过来了,稍一回头瞬间,肖遥看见了丁长顺的脸上刀疤好像在跳,那是一种兴奋时产生的异相。

    心中一警,肖遥眼中余光一看身后没人,再看丁长顺的手已变成了拳头迎面打来。

    是偷袭,如果肖遥真的认准了后面是关昊过来了,反应慢了半拍,那只拳头一定会打在肖遥的脸上。

    一拳可能打不死人,但是却可以将人打懵,形势顿时落入下乘,换成普通人,这一拳过后便基本等于是输了。

    可是肖遥不是普通人,眼见着那拳头迎面打来,左手快如闪电一般,瞬间挥手,便在那只拳头便击中脸颊时,硬是在半路捏住了那只拳头手腕处的手筋,狠狠的用力的捏了下去。

    还以为一击必中的局面,丁长顺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被人一招制住,右手手筋被捏住了,瞬间那条手臂再用不上力,身体随着肖遥向旁边掰去跟着扭了过去。

    脸上一抹冷笑闪过,肖遥抬起一脚,结实的踢在了丁长顺的小腹部。

    ‘嘭’的一声闷响,好像重锤击破鼓,丁长顺的人已飞了起来,身体在半空中硬是佝偻成个虾形,再落地时,双膝一软,人已跪在了肖遥的面前,一头长发掩面,好像个罪魁祸首,在正义人士面前伏刑一般。

    只是呼吸间功夫的事,丁长顺已没了反抗能力,人傻乎乎的跪在肖遥面前,可把包房里坐着的几个人吓着了,站起身来,在肖遥身前围了一个半圆,却没有人敢上前。

    “吗的,想打架,你这两下子还不是个,关昊呢?”

    肖遥的手稍一用力,只痛得丁长顺人哎哟一声,一头向旁边歪去,想借着身体的扭曲来缓和一下肖遥手指按下筋骨的痛苦。

    “他……他在楼下厨房里。”丁长顺耐不住疼,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

    “走,带我下去。”

    肖遥手用力一扯,顿时将丁长顺拉了个跟头,丁长顺借势一起,人猛的在地上一滚,那条手臂已挣出了肖遥的手掌,借着滚动之势,一直滚到了墙角处,大声喊道:“上啊,都看什么?”

    包房内的几个人见老大出困了,抬胳膊便向前冲,结果就在丁长顺的眼前,好像一个个拳靶子一样,一一被肖遥打倒,动作都很简单,都是一拳便倒,根本都没有废第二拳的事。

    看得丁长顺眼睛越睁越大,嘴巴张开了就没合上,装下他的拳头都富富有余。

    几个呼吸的功夫,屋内最后一个还支撑的少腿椅子倒了,包房内也安静了下来,肖遥几步走到了丁长顺的面前,一伸手,抓起了他的长发,抬手便开始一顿狠抽。

    ‘啪啪啪’一阵巴掌抽肉的声响响起,在包房里格外的清脆。

    忽然一声门响,包房的门被推开,一群混混猛的涌了进来,不过在看到肖遥抬胳膊一顿狠抽他们老大时,顿时怔住了,有些不明白,这怎么刚听到下手的声音,这边便打完了,老大还在那被人抽脸。

    肖遥也不理,还是一阵狠抽,只打得丁长顺的脸肿得像个猪头,那道刀疤在那张肿脸上都看不出是个刀疤了,这才停下了手。

    手向门口一指,肖遥沉声骂道:“看什么,去,把关昊给我送上来,不然我把你们老大就这么抽死。”

    把丁长顺的那种肿脸向那些混混面前一显,只见整张脸已分不出嘴和眼,好像一个染了红色剂的发涨面包,一张嘴刚裂开,话没说出来,一口血水先流了出来。

    见过打人的,但是没见过打得这么惨的,断胳膊少腿的可以说是一个惨烈,大家心里害怕也就算了,可是被打得脸没了模样,身体还是完好,但意识已经涣散的,好像拳击场被ko的选手一样,大家还是头一次看到。

    见人不动,肖遥手一掰,把丁长顺甩到地面上,上去一脚用力的踩在那条细长的胳膊上。

    ‘啊……’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传出,丁长顺顿时又回复了意识,在肖遥松开脚的瞬间,大声喊道:“还不去带人上来。”

    人带上来了,结果让肖遥的心情放松了不少,除了脸上有些青肿,身上零件一个没少,只是被绑得久了,放开时,好半天,关昊那有些麻木的身体才回复过来。

    看到了肖遥制住了丁长顺,关昊上前也不说话,对着丁长顺又是一顿狠抽,最后吐了一口吐沫在丁长顺的脸上,骂道:“拿钱,三台车一台车八十万,少一子剁你一只手。”

    此时的丁长顺早被打懵了,被肖遥一瓶子啤酒倒脑袋上,才回过神来,声音呜咽的回道:“大哥,我哪有钱买挖掘机啊,都是别人让我故意把你骗来说买挖掘机,好把你扣下的。”

    话里有话啊,肖遥急忙止住了关昊,问道:“谁让你干的?”

    “是,是……”

    丁长顺还在吱呜,肖遥抬起了巴掌又是一顿狠抽,这次更狠,槽牙都被打掉了两颗,疼得丁长顺双手乱舞着,想抱住肖遥的手臂。

    停下来时,丁长顺的眼中已含着泪花说道:“是你们江城的李光祖找到我当城管的一个朋友,给我十万块钱,先付了订金一半,让我把你骗来,打你一顿的。”

    说到李光祖,肖遥顿时明白了,这几天上班也没看到这货出现,看来是不敢来上班,心里恨着,这才找人来打自己,可是这有什么意思,就算是打一顿又能怎么样,难道还敢杀人。

    看丁长顺眼光在闪,好像还藏着什么,肖遥手提,把人提起来了问道:“还有谁?”

    这时的丁长顺早没了底气,哭丧着脸说道:“还有一个带眼镜的斯文人,说话一嘴外地人的口音,说让我抓住你,把你衣服扒了,给拍点照片。”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