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假公济私
    今天上手q推荐,加更两章,共四章,一万二千字,跪求推荐票,偏锋在此跪谢了。

    次日一早,肖遥赶到警局时,昨晚一起喝酒的同事差不多都来了。

    大伙议论着昨晚发生的血腥事件,都有些惊魂未定,说着那凶手要是从半空中掉下来砸在谁的头上,就得把人砸死,谁要碰上了,可真是惨透了。

    好事的郭威给警察局那边的朋友打了个电话,问了下情况,说了天亮时,那名受伤的女人醒了,说了行凶者的特征,和那个摔死的人十分吻和。

    虽然行凶者的死有些莫名奇妙,但是案子因他而起,人死了,也没有人去废劲查他是怎么从楼上掉下来的,案子在女人出院后,便结了。

    替那叫花子暗出了一口气,肖遥的心也放松了下来,今天继续准备大整顿行动。

    有了昨天的良好开局,肖遥安排三队人分开行动,同时对城东区的其它三条街道进行整顿。

    所有的城管车先是沿着昨天刚整顿完的主街走了一圈,今天的路边格外的干净整齐,没有一家商贩占道经营,哪怕是那家水果店,也是规规矩矩。

    到了路口,肖遥拿着对讲机喊了命令,三大中队各自分开,按之前的计划开始了各自负责的街道整道。

    昨天的事情已像风一样的早传开了,三大中队转了一圈,根本没有下车执法的机会,所有的商贩都规矩文明的行商,看得所有城管一阵撇嘴,暗道以前也整治过,怎么那些商贩就没有这回这么听话呢,看来乱世还是需要重典啊。

    转了一大圈也没遇到什么不文明的行为,三大中队,集合在一起,开向码头区。

    那里肖遥早就想去看看了,杨猛等人出院后,便只见了一次面,现在应该还在码头扛活吧,只是不知道自己不在了,那些人还会不会乱。

    刚走到码头区外的一处银行前,忽然一阵江风刮起,路边处,一辆环卫的车辆歪歪斜斜的,被刮的向路边退去。

    一名扫地的老大爷正拿着扫帚扫着路边的垃圾,根本没注意身后的动静,等再看到时,那辆垃圾车已撞到了路边停着的一辆车上。

    车是土豪金色的雷克萨斯,碰到了撞击,顿时发出嚎嚎的惨叫声,吓得老大爷一把扔了扫帚,跑过去拉自己的垃圾车。

    垃圾车拉开了,再看雷克萨斯的车头,土豪金色的漆已被刮破,露出黑色的底漆,中间最深的位置撞出了个小坑,已露出了银色的金属色。

    老大爷一看傻了眼,目光有些紧张的看着四周,刚好看到一名年青人,大步向这边跑来,边跑边喊道:“你瞎了眼了,吗了个逼的,知道我这车多钱吗?”

    本来就紧张,一听这车似乎很贵的模样,老大爷顿时更急了,口口声声称不是有意的。

    年青人到了车前,看了一圈,开口对扫地老大爷说道:“老头,车漆破了,还撞了个坑需要钣金,不多要你,二千块钱私了,要是走交警事故判定,到四s店修车,没有五千块钱下不来。”

    不提钱还好,一提钱,老大爷吓得眼泪差点没出来了,双手作揖的向年青人赔不是,说着自己家还有一个老伴,一身是病,全靠他扫大街赚点钱养着,家里穷的吃饭都难,哪有钱来修车啊。

    年青人不依,拉着老大爷不放,最后听得烦了,看老大爷是真得拿不出钱了,一时怒起,抬拳便是一拳。

    一拳看不出轻重,但是对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大爷来说,却是很重,一头栽倒在地,再没有起来,嘴里大喊着求饶的话。

    那名年青人丝毫不理,还大声骂着,打死你能怎么样,社会的渣滓,活着也是给社会添负担的话语,满脸的嚣张跋扈,目空一切。

    一切映入了肖遥的眼中,急忙喊着开车的兄弟,把车开了过去。

    车还没停稳,肖遥拉开了车门跳了下去,上前一把将那年青人拉到一旁,把老大爷扶了起来。

    年青人退开了些,一看肖遥穿得是城管的服装,肩上的带着章是个小头头,脸上嚣张气焰更盛,伸手便来拨肖遥的帽子,大声骂道:“新来的吧,不知道大爷我是谁吗,给我滚。”

    头一歪,肖遥让过了那只拨打帽子的手,扶着老大爷向路边的花坛坐去。

    那年青人见状,脸上怒意更盛,追骂着冲过来,抬手便向肖遥的脑袋拍来。

    刚才是扶着老大爷不方便回手,这时人扶坐下了,肖遥的手也腾出来了,见那只手抽过来,左手遥空一抓,已捏住了那年青人的手筋,用力向旁边掰去时,疼得那年青人一头歪向一旁,虚空的身体再站不稳,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城管的车停下来了,几辆车上同时跳下几个人,跑了过来,郭威一看那摔倒的年青人,脸色一沉,拉着肖遥贴耳说道:“兄弟,别动手,这人是码头管理局局长的儿子姜超,就一个败家子官二代,他爹姜广昆在市里说话有些份量,一会你先上车,我把事收了,千万别闹大了。”

    斜眼看了那姜超,肖遥撇了下嘴,回身正准备先把大爷扶起,一起送走,免得再被姜超追打。

    倒地的姜超看到了,急忙爬起来,捂着右手手腕,大声骂道:“跑什么,吗的,你们城管就是我家的狗,还敢咬主人,有种的你给我报个名,看我怎么弄死你。”

    压根没想跑,一听到咒骂声,肖遥顿时怒起,回过身,几步到了姜超身前,一伸手,把矮了半个头的姜超给拎了起来。

    作为有势力的官二代,姜超向来只有欺负人,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拎起来过,吓得双手用力的抱住了肖遥的手臂,胆怯喊道:“你要干什么,你敢打我,回头你这身皮就得扒了,还会把你抓起来,你这辈子就完……”

    话没有说完,一只拳头已堵住了姜超的嘴,连着两颗门牙一起咽回到了姜超的肚子里。

    一拳把那些难听的话打回去了,肖遥又跟着一拳打在了姜超的小肚子处,在姜超身体一弯时,膝盖又撞了上来,直接磕在了姜超的下巴处。

    ‘咔嚓’一声闷响,姜超仰头翻了过去,倒地后,双手抱着嘴,满地滚着。

    只是眨眼间的事,肖遥的一套动作已作完了,身后的郭威想拦着都来不及,只看得一群城管面面相觑,再看肖遥时,眼神中已充满了惋惜的目光。

    仿佛没有看到那些惋惜目光,肖遥手指着姜超大声骂道:“你不是挺牛逼的吗,想扒我了这身皮,来吧,我要怕你就不是肖遥,记住了,我叫肖遥,回头记得找我要医疗费。”

    ‘呸’一口吐沫吐在了姜超的脸上,肖遥大声喊道:“你们都走吧,我一个人在这等着,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扫地的大爷打倒,他有什么别的能耐。”

    “老弟,别冲动,快走,回头先给丁局打个电话,让他给你安排,快走。”郭威硬推着肖遥,一群人拥着好容易给推上了车,开车着便往回分局走。

    路上,肖遥第一时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丁岐山的电话,那天走时,老爷子特意给肖遥留了电话,有事直接找他,找他儿子未必顶事,当官的久了,早被铜臭熏坏了。

    电话很快接通,丁岐山爽郎的大声笑着,两人说了几句话,肖遥便把这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听得丁岐山先是骂着姜超,后是称赞肖遥做的好,大口的应下了,这事他一定让儿子替肖遥出头,让他放心工作。

    放了电话,肖遥还是感觉有些不妥,想给苏晴打个电话,让她有个准备,到时候好找那位大人物联系,想想又算了,自己似乎太把这个姜超当回事了。

    回了分局,和马江林说了一声,把马江林急得恨不得想骂一顿肖遥,只是想着肖遥的关系,才强忍了下来。

    给肖遥点了根烟,马江林说出了姜超的底子,那小子倒屁也不是,不过他老子姜广昆确实是一个老辣的人,虽然没进市委班子,不过做码头管理局局长多年,和市委的那些领导关系却是不错。

    特别是码头的运输收入是江城的一项主要财政收入,使得这个姜广昆在市里说话也颇有些份量,面子很足,有什么事,哪怕是副市长也都得卖个面子。

    听起来好像是挺麻烦,丁征越的能力不一定能管用啊,肖遥暗自琢磨着。

    抽完了烟,肖遥大咧咧笑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想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大不了这层皮扒了就不干了,没什么大不了,回头找关昊高虎,也弄辆出租车开开,想糊口还不容易。

    临下班的时候,城管总局打电话来了,是丁征越亲自打来的。

    喊来了肖遥,先是对其这段时间工作的肯定,然后说出了打电话来的用意。

    最近码头区扛活的力工非常嚣张,已经和码头区搬运处打过一架,闹得码头一片混乱,客商经营运输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所以上面决定明天安排城东区城管对码头区进行整顿,将那些力工彻底清理。

    当然这件事情还是要现在正当红的肖遥出面最好,希望明天过后,码头区能够一片清明,再无乱纪。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