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苇塘突袭
    (今天四更,继续求票求收藏,谢谢!)

    一群翠鸟振翅惊飞,风吹芦苇相送,同时飞出来的还有一块黑色的泥巴。

    ‘啪唧’一声闷响,泥巴糊在了车前挡玻璃上,彻底将视线挡住了,泥巴中夹着一只小螃蟹,撞得粉身碎骨,流了一窗的黄色蟹黄,和在泥中,看起来更像是屎。

    有些突然,哪怕是沈志坚也是吓了一跳,顿时拉开了车门,跳了下去。

    初时他也以为是肖遥干的,这漫无边际的大苇塘,除了芦苇,便是烂泥,这东西就地取材,要多少有多少,想肖遥被撞倒,还恨在心,随手挖两垛烂泥打车也是正常。

    正想着上去警告肖遥,告个他个袭警罪时,沈志坚却发现,坐在地上的肖遥根本没看他,而是回头望向了身后的芦苇丛。

    那双按在泥面上的手,还很干净,而且那泥面走得车多了,已经压实,根本挖不起泥来。

    真得不是肖遥干的,那是谁干的,沈志坚抬起头,眼神收缩,仔细的搜索着。

    没有什么结果,一切如旧,沈志坚皱着眉,愤怒的双眼落在了肖遥的身上。

    回头也没看到人,肖遥转过身,站起身来,笑道:“呵呵,天上下泥巴,看来老天也看不过你们这土匪的作法。”

    “少说,风凉话,让开,不然撞死你。”沈志坚的声音很大,近乎于吼,在这片只听风吹苇响的芦苇丛中格外的清楚。

    瞪了一眼,沈志坚转身便要上车,忽然间,一道黑影再度从侧面的芦苇丛中飞了出来,直奔沈志坚的脑门。

    速度飞快,哪怕是早有提防的沈志坚也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还是奔着他的人来的。

    匆忙间低下了头,可还是慢了半拍,烂泥没有糊在他的侧脸上,却是拍在了他头顶的警帽上。

    烂泥四溅,迸了沈志坚半面脸全是泥汤,好像青面兽杨志,警帽也给打飞了,短平的头发上也沾满了烂泥,臭不可闻。

    这回沈志坚确认了,是从旁边的烂泥芦苇丛中飞出来的,只是这一躲闪的功夫,苇塘又回复了初时的平静,没有半个异影。

    翠鸟飞过,风吹芦苇哗哗作响,听着很是谐调,空气也是无比清新,可是在这一片清新中,却好像藏着无尽的杀机。

    车上跟来的两名警察,还有开车的警察司机都下来了,站在沈志坚的身边,警惕的望着那片芦苇。

    许久,那名司机说道:“沈队,走吧,这地方不对劲啊,我们人少,出了事不容易控制。”

    沈志坚长得身高体大,上学时便是一个欺负人的主,在警校把身体练得像头牛一样,更是没人敢惹,凭着自己的敢打敢拼,从警察队伍中渐渐露出头角,拼到了今天的二级警督位置。

    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沈志坚不信邪,警帽都被人偷袭打翻了,他心里早已怒火中烧,下定了决心,非要抓住那个暗中扔烂泥的人。

    不过他也不是莽汉,回头让司机捡起那顶警帽,守在车队旁等消息,如果收到警讯,不要追击,直接调警察过来帮助,自己带着另两名警察向着刚才黑泥飞出来的方向慢慢走去。

    一边走着,三名警察一边警惕的望着四周,突然间,又一道烂泥飞了出来,就从正前面的芦苇荡中飞出来的。

    速度太快,距离又近,沈志坚急忙躲开了,可是烂泥却不是打他的,而是他旁边的一名警察,‘叭叽’一下,糊在了那位的脸上,直接把人打了个人仰马翻,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大口的吐着。

    “在那边,追。”沈志坚也没理会身边的战友,大喊一声,抬腿便向前冲。

    刚刚冲到了芦苇丛边缘,沈志坚步子也大,一个大踏步迈起后,再落地时,突然脚下一软,一只脚已陷在了烂泥地中。

    另一只脚刚想踩着旁边的泥地,把那只陷进去的脚拔出来时,结果脚向下一踩,又是一软,也跟着陷进了烂泥中。

    这下可好,两只腿插在烂泥中,任沈志坚如何挣扎也挣不出来,反而越陷越深,眨眼间的功夫,泥已没过了膝盖,就算沈志坚长出一对翅膀来也飞不出烂泥了。

    后面的警察见状,急忙跑过来帮忙,拉住了沈志坚的手,想向后拽。

    结果人没拽出来,从芦苇丛中却飞出来一块黑影,夹着臭味突袭而出,直接拍在了后面那名警察的脸上。

    这下距离很近,泥巴团又大,劲道更强,那警察直接被拍倒在地,再看人脸,整个全糊的烂泥,根本看不到人脸,倒在地上,连伸手去抹去脸上烂泥的动作都没有,人已晕了过去。

    太突然了,沈志坚也有些懵了,回头喊了一声那名被打晕的警察名字,头还没回时,一团泥巴又飞了出来,直接拍在了他后脑勺处。

    脑袋也曾练过开砖,但那泥巴拍得太猛太突然,还是把沈志坚拍得有些发懵,转过身,再看向正面时,又一团泥巴飞了过来,这下正好,把那张大脸全给盖在其中,整个一副黑人的脸。

    泥巴糊脸,不只是那飞过来的烂泥重力打得人脸痛,更主要的是那稀烂的泥巴堵在了鼻孔处,瞬间使得呼吸再不流畅。

    情急之下,沈志坚急忙用手去抹脸,这边一把抹完了,又一团泥巴又飞了过来,势头又准又快,还是打在他那张大脸上,又补上一层。

    心中越急,呼吸越发不畅,实在忍不住,沈志坚张口吸了口气,结果一团泥巴扑面拍上,直接堵了个满口。

    腥臭满口,沈志坚呼吸瞬间窒息,心中虽有无限怨怒,甚至想拔出后背处的枪,对着眼地片芦苇一顿乱枪,此时却只能用手去扣嘴里的烂泥,再不扣干净了,估计就得在这给干憋死。

    沈志坚弯着腰,把脸面对着泥地面,边吐边扣着,他旁边的两名警察也同样不好过,虽然没掉进烂泥坑中,却是被几团泥巴打得团团转。

    还好后面的开车警察跑过来了,拿着枪,对着芦苇丛中,开了几枪,那些神鬼莫测的黑泥这才停了下来。

    沈志坚是最快把脸上的烂泥除掉的,但也只是不影响他的呼吸,整张脸看起来好像从泥里爬出来的泥猴,根本看不出人样。

    后面的人把脸抹了几把,急忙过来把沈志坚拉了出来,他们想开车回城,沈志坚却来了牛脾气,掏出了枪,试探着,向芦苇丛中摸去。

    这稀里糊涂的被人这么一顿乱打,实在是憋气,沈志坚根本忍不了这个气,手里有枪,他不怕任何鬼神。

    都被人收拾了一通,差下的警察包括司机也不敢让沈志坚落单,急忙从后面跟了上来,四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趟进了芦苇丛中。

    芦苇荡沿江而长,漫长无边,人在那一片芦苇湿地中,显得实在是太渺小,只是迈出去几步的距离,从路边看去,已不见了身影,眼前只剩下那随风而摆的芦苇,再无其它。

    站在后面的车旁,肖遥目睹了整个全过程,隐约中,他看到芦苇丛中有一道身影,不太清楚,但能看出全身上下全是黑的,哪怕是脸也是黑的。

    再想着那些烂泥能飞得这么准,还专门针对着那些与自己针锋相对的警察,肖遥想起了一个人,那个曾经碰过两次面的叫花子。

    只是肖遥想不出这个叫花子没事跑这无边的芦苇荡里干什么,不会是上次杀了那名抢劫犯,怕警察来抓吧,跑苇塘里来避风头吧,不过想想,这办法确实安全有效。

    不管怎么样,肖遥对这名叫花子那是由衷的感激,心里打定主意了,回去了马上再到这里来,一定要找到那名叫花子,不管怎么样,欠人的情必须还。

    不过眼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警察没了,车上还有另一个人,那个码头管理局的局长姜广昆。

    回头一看,黑色警车副驾驶的位置,姜广昆脑袋正贴着车玻璃,从那处没有被泥糊死的缝隙处向外看着,在与肖遥的目光相对时,吓得他急忙把身体向后仰去,想借着那烂泥挡住他的身形。

    肖遥笑了,向旁边还在望着芦苇丛中的杨猛招了招手,围到了上来。

    离门近些,肖遥手拉了下副驾驶的门把手,发现里面锁了。

    里面的姜广昆在看到沈志坚带人进了芦苇丛中时,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只不过那时吓得他腿都软了,想下车去喊,可人都进了芦苇丛,晚了一步。

    再看肖遥转身向这边走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锁门,不能让肖遥进来。

    不过锁好了副驾驶的门,他想起了主驾驶位的门还没锁,急忙侧身想要去锁。

    车是改装过的大型商务警车,主副驾驶位中间距离极为宽阔,中间还堆着一些水瓶香烟之类,这时候反而成了障碍。

    姜广昆一身的肥肉,实在太厚,这时候成了最大的累赘,挪动起来太费劲,等他好不容易窜过去的时候,发现主驾驶的门已经打开了,肖遥正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他,还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肖队长,快上车,我们回城吧,这里太危险了。”姜广昆那张原来红润泛光的脸,此时已变得有些煞白,肥厚的脸蛋子轻轻颤抖着,紧张之感尽显于脸。

    点了点头,肖遥直接跳上了车,不过却是把车钥匙拔了下来,揣进了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摄像,郑重其事的问道:“请问姜局长,你打算怎么处理码头零散力工的工作问题?”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