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图个痛快
    ‘嘎’不知什么鸟的叫声忽然自芦苇丛中升起,尖锐而惊慌,在这寂静地,格外显得恐怖。

    姜广昆猛的缩了一下脖子,脸露怯意的望了眼糊着烂泥的车窗,感觉光线有些暗,使得他心里有些阴暗,表情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紧张。

    手机已送到嘴边了,动作给人一种强迫的感觉,姜广昆的脸色越发难看,却又不敢发作,脸上挤出一抹微笑回道:“这个问题好办,回去我会安排人专门与他们进行会谈,开一个见面会,找一个最合理有效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肖遥点了点头,关了手机,抬起手来,对着姜广昆的胖脸就是一巴掌。

    动作很快,快到毫无半点征兆。

    ‘啪’手掌抽肉的闷响瞬间传出,姜广昆配合的向着手抽去的方向转过了脸,再看左脸上,一个大巴掌印清晰可见,隐约见肿。

    自从上班以后,就没有人打过自己,还打脸,姜广昆顿时有些懵了,脸庞抽动着,在感觉到痛时,才意识到,是真得被肖遥抽了一个大嘴巴。

    侧身看着肖遥,姜广昆的眉毛也立起来了,伸出了手指,便要指点肖遥,开口便要质问。

    ‘啪’又一声肥肉被拍的闷响传出,姜广昆的脸再度转了过去,左脸处,那道泛红的巴掌印高出了一些,越发明显。

    这一巴掌的痛感,明显比刚才的要痛多了,姜广昆紧闭着手,好半天才回过劲来,猛的转过身,身体暴起,想要反抗。

    只是那尊胖身体还没转过来,那张脸也只是转到一半的时候,一只手掌已抽了过来。

    ‘啪’这一次抽得更猛,声音更脆,姜广昆的脑袋一头撞到了挡风玻璃处,只震得玻璃外面的烂泥掉了一地,他的脑袋又给弹了回来。

    这次撞得有些重,靠到座椅上的姜广昆,一副摇头晃脑,晕晕沉沉的模样,额头处,一个肉包正在以肉眼能及的速度,迅速成长起来。

    “还装死,再装我就让你死在这些烂泥的下来。”肖遥的手用力的按在了姜广昆额头的肉包上,好像帮他挤出脑袋里的坏水一样,很用力的按着。

    “啊,别按了,痛死我了,我说还不行吗?”脑袋受痛,姜广昆再不敢装大,急忙求饶。

    他松口了,肖遥的手却没有松开,又按了好一会,这才松开,只痛得姜广昆吡牙咧嘴,眉头已皱成一团嘎哒。

    “这把最好一次说完,要不然下次就不是在车上聊了。”

    手机的录音又打开了,肖遥又送到了姜广昆的嘴边。

    四周死一般的静,哪怕芦苇随风作响,在此时的姜广昆耳中也是听不到半点。

    皱着眉,他缓缓吐道:“回去后,我马上安排人手给这些力工登记,统一发放蓝马甲,以后允许他们在码头扛些小件商品。”

    说到这,他停下来了,看着肖遥,他想看看这样是不是就算完了。

    “说重点,怎么收取费用?”

    “哦,每人一个月收三百元吧,一天十块钱,我想这个标准还是很低的。”姜广昆的表情很认真,似乎深思熟虑过。

    看着肖遥把手机又放下了,姜广昆急忙说道:“一天五块钱标准。”

    手机已放到一旁,肖遥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时,姜广昆的手急忙护住了脸说道:“一天一块钱,一个月三十块钱,这样行吗?”

    轻咳了一声,肖遥点了点头,把手机又拿了起来,说道:“重说一遍,还有以后有没有什么杂税,要是没有,就说一下,以后一个月就三十块钱的管理费,其它的一分钱也不会收。”

    这时候,肖遥说什么就是什么,姜广昆又哪敢拒绝,都这么久了,沈志坚还没有走出来,他还真怕肖遥把他给按在烂泥塘里给埋了。

    按照肖遥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合计着肖遥这就算完了,没想到肖遥又让他发了一段毒誓,一个连累到了姜广昆全家上下老小,甚至追溯到他十八代祖宗都包括在内的毒誓。

    事后告诉他,这些不是用来上电视的,而是用来上网给大众看的,如果他食言,也没什么事,顶多大伙都认识一个叫姜广昆的局长,说话是放屁,让他老婆孩子,家人老小全都没脸做人。

    心里暗骂着肖遥阴损,可是看肖遥看过了视频,满意的点头收了手机,姜广昆还才松了口气,也只能在心底暗自诽腹了。

    摄像拍好了,肖遥想了想,还不够,一把将姜广昆拉下了车,开始扯他身上的衣服。

    “你干什么?”姜广昆有些慌了,声音中满是颤抖。

    “不干什么,拍点照片,以后你反悔了好给发出去,像你这样说话和放屁没什么两样,六亲不认的东西,不留下硬证据哪行。”

    扒了两下,肖遥感觉有些费劲,用力的一脚将姜广昆揣到苇塘边上,骂道:“自己扒,要不然我把你按苇塘里淹死。”

    饭桶遇到兵,只有挨打的份,眼望着苇塘中一点声响没有,沈志坚也不知道跑哪去了,这时候估计就是喊救命也是没人来救了。

    这个肖遥一动手就打人,姜广昆心里也有些犯怵,只好配合的脱了衣服,脱得慢了还被肖遥抽了几个嘴巴,直接脱光了,站在苇塘边上,被人留下了人体写真全照,才允许他穿上了衣服,上了车。

    看着手机上的照片清晰,写真焦点虽然短小,但能看到,应该会引来很大的社会嘲笑点,肖遥很满意的收了手机。

    忽然间,几声枪响自芦苇塘深处传出,声音连贯急促,似乎正在追击目标。

    那个叫花子一定是被人追上了,肖遥心中一急,手中的车钥匙已插进了车内,回头喊了杨猛上了车,打着了火,猛轰着油门,向城中的发向驶去。

    边走着,肖遥边用力的按着车笛,一串震耳的喇叭响瞬间撕破了芦苇塘的清静,无数飞鸟惊慌而飞,哪怕是车内的姜广昆也是用力的捂着耳朵,暗道肖遥是不是疯了,走就走呗,按住了喇叭干什么。

    这边车喇叭一响,芦苇深处的沈志坚几名警察同时停了下来,向着车笛声响起的方向望去,等再回头时,前方已再没了那道黑影,只剩下无尽的芦苇。

    “吗的,这谁他吗的按得喇叭,把人放跑了。”旁边的警察大声的骂着。

    “是肖遥,那个黑影一定认识肖遥,而肖遥按车笛也是有意在掩护那个人。”沈志坚一脸深沉的望着前方的芦苇荡,摇头说道:“走,回去,别让这小子真把车开跑了,到时候我们怎么回去。”

    等四名警察费劲了力气跑到苇塘的路上时,四周早没了肖遥的影子,只留下两道深深的轮胎印迹。

    开着车进了城,第一件事肖遥找了个路口把姜广昆给放了,叮嘱他明天那些力工会去办手续,如果他还不同意,后果他自己合计去吧。

    第二件事是和杨猛一起去了警察局,把芦苇里发生的事情避重就轻的说了一遍,只说自己害怕出现意外,先开车把姜广昆送回来了,现在还有四名警察在苇塘里,快去接应吧。

    出了警局,事情已办得差不多了,肖遥又叮嘱了一下杨猛,让他明天带人去码头管理局办身份,要有差池,马上给他打电话。

    别了杨猛,肖遥打了辆车,赶到了城东局城管分局。

    忙了一整天,到了分局已是下午三点,知道自己今天的做法是闯祸,肖遥也不避讳,进了分局,直奔马江林的办公室。

    门也没敲,肖遥一推门,直接闯了进去,不过马上又退了出来。

    刚才一进屋,便看到马江林的腿上坐着他的秘书小李,两人满脸嬉笑的正在**。

    站在门口好一会,门才打开,脸有臊红的小李低着头走了出来,对着肖遥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急匆匆的走了。

    郑重的敲了敲门,肖遥这才走了进去,屋内马江林正气定神闲的喝着茶,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

    “局长,我今天犯错了,有什么处罚我都认。”肖遥态度很认真的说着,一看桌上马江林的紫气东来烟摆着,上手摸出一根,点上抽了起来。

    看着肖遥在自己的面前这么自在,马江林怔了下神,抬头看着肖遥半晌才说道:“老弟啊,你这是哪根筋错了还是让女人迷了性子了,你就为了一时痛快,怎么能这么冲动呢?你让我一个小局长怎么帮你?”

    叹了口气,马江林说道:“这样吧,你先停职查看吧,休息一段时间,看上面的指示再说吧。”

    “谢谢局长。”肖遥点了点头,伸手把剩下的紫气东来烟揣口袋转身就走。

    “你去哪?”马江林在后面追问道。

    “回屋换衣服啊,明天我就不来了,放心,这件事和马局长没有关系,改天我请马局长喝洒。”

    话落,人已出了门,马江林在后面看着,半晌才吐出一句话,低声念叨着:“你小子是不是傻,放着大好前程不要,说不干就不干了,看你回家怎么和你爹妈说。”

    啰嗦了几句,马江林也想抽一根烟来放平和些心情,手向桌上一摸,烟没了。

    气得又是用力的拍了下桌子,恨得牙关紧咬。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好像就是被马江林的一巴掌给拍响的一般。

    看了眼号码,马江林急忙接听起来,说道:“您好,我是马江林。”

    “我是市委秘书高文波,特意和你说一下有关于肖遥的事情,这次的大整顿行动他做的非常好,上面决定对他进行嘉奖,具体的你带他明天到市委来一趟,我当面和你们说。”

    电话挂了,马江林有些转不过弯一样的看着电话,半晌才回过神来,急忙跑出了办公室,冲着走廊喊道:“肖遥,到我办公室一趟。”

    没有人回应,半晌,从门口处郭威走了进来,说道:“局长,肖遥脱了衣服走了。”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