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谁比谁狠
    车上吃的不少,满后座上堆得都是,不过叫花子坐上了车便睡着了,悄无声息的好像车上根本没有这个人一样的睡着了。

    开车的肖遥不时的回头看着反光镜,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个叫花子。

    三天不吃饭,还有力气跑,说起来,那已经不叫力气,而是挣扎求存的一种潜能爆发。

    睡觉没有一点声息,仿佛这个人是个死人,压根一点呼吸就没有,这更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起码肖遥自认为自己很累的情况下,睡觉一定和打雷差不多,旁边人谁都别想睡了,就听自己打呼噜吧。

    像叫花子这样又累又饿的情况下,睡觉仍是一点声音没有,他一定受过什么训练,严酷的像训练杀手一样的训练。

    一路胡思乱想着,肖遥脚下油门急踩,向着江城反方向的芦苇荡外驶去。

    眼瞅着前方不远处便是芦苇荡到了尽头,三两分钟便能驶出去时,忽然间,从旁边芦苇荡的边缘处冲出来一辆车,呼啸着冲出,而后一脚刹车横在泥路中间。

    车是汉兰达,高大霸气,在这只有两车道宽的泥路中间一横,旁边的车想要过去,只能冲进芦苇荡才能过去。

    从与江城反方向的芦苇荡另一头出来,肖遥就是防着被警察堵着,一路上精气神已是提至最高,忽听车响便知道了不妙,再看车头冲出来时,脚已踩住了刹车。

    ‘哧哧’一阵轮胎磨地的摩擦声响,帕萨特贴着汉兰达的车门不足半米处险险的停了下来,后面拉出两条三寸深的土沟。

    车是副驾驶的位置对着帕萨特的车头,肖遥心中暗骂,这货挺鬼啊,怕被撞死特意给了个副驾的位置,你要想拦车方法多了,非整得这么紧张干什么。

    这边正想着,只见汉兰达的车尾处钻出一道人影,手里拿着左轮手枪,瞄准了帕萨特的驾驶员位置,脚下步伐稳健的向帕萨特的司机位置窜来。

    来人身材高大,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手里拿着手枪,还用车拦住了路,活脱脱的拦路打劫路子。

    初时肖遥吓了一跳,暗道这个打劫是不是找错了路子,站在这大苇塘边上打劫,要知道这地方,哪怕是打野战的都不**来,哪有什么人会出现在这。

    离得近了,借着车灯的侧光,肖遥勉强看清了来人的模样,那张国字脸,短平头,虎目剑眉,不是沈志坚吗,怎么这货把警服脱了,穿着便装出来了。

    枪口对着车玻璃,似乎肖遥一动便要开枪的意思,一直逼到了车前挡风玻璃处。

    天太黑,沈志坚向窗里瞄了一眼,什么也没有看清,枪口一转,绕向正驾驶的位置,准备拉开车门。

    手刚伸出来,突然间,帕萨特的车向前猛的推了开来,倒车镜刚好撞到了枪口,还好沈志坚握的枪稳,没有撞到,但却是把枪口撞歪到一旁。

    随后帕萨特发动机的轰鸣声再响起时,车身猛的向后倒去,而且倒去的方向是向着沈志坚所在的方向倒去,沈志坚如果不躲,必定要被帕萨特刮倒。

    车快人也快,车外的沈志坚一看情况不妙,身体向后急窜,等着身形刚稳时,再看帕萨特已经冲进了旁边的苇塘,贴着汉兰达的车头,冲了过去。

    手中的枪瞄了两下,扳机还是没有扣下去,气得沈志坚眉头皱成了一团,用力的甩了一下枪口,急匆匆的跳上了汉兰达,随后猛追。

    苇塘外的路很直,布满泥泞,路两边种着翠绿的水田,一片荒凉。

    帕萨特虽是涡轮增加,可是在这泥路上行驶的抓地力却是不足于汉兰达,没多久,已经被汉兰达缀上了。

    眼瞅着便要追上时,突然间,肖遥看到车后座倒着的叫花子坐起来了,拿着白酒瓶子开始猛灌白酒。

    “吃口肉,这么喝你的胃受得了吗?”肖遥在前面提醒了一句。

    “着急。”叫花子说了一声,手按下了侧面的车窗,那只手拿着空酒瓶子探了出去。

    随意的一个扔垃圾的动作,再看那空酒瓶子,划起了一道弧线,向后飞去。

    酒瓶子怎么飞的,肖遥不知道,不过在叫花子升车窗的瞬间,肖遥听到了一声玻璃撞击的脆响,声音大的惊人,显然是那个酒瓶子砸中后面的车玻璃了。

    “准。”肖遥哈哈大笑,赞道。

    路两边是水田,那瓶子砸碎了车前挡风玻璃,那辆车顶多冲进路边水田,也不会死人,所以肖遥也没在意,脚下油门猛轰急驰。

    不过随后反光镜中又传来的两道车灯亮光,让肖遥不由一怔,那辆汉兰达又追上来了,而且远远的便能听到那轰隆刺耳的发动机声,发动机转速最少七千转,好像开车的沈志坚疯了一般,不怕把那辆车给跑废了。

    车上的叫花子也注意到了后面的车又追上来了,看了眼旁边的白酒瓶,合计了下没拿起喝光,也没舍得扔,伸手拿起了那只烤兔,舍不得的大咬了几块肉下来,落下了车窗,随手又扔了出去。

    车后又传来一声闷响,不过也只是让那辆汉兰达速度减慢了些,却没有停下来。

    没过多久,汉兰达又追上来了,这下叫花子有些生气了,手中摸出了一个小铁球,伸手探出了窗外,便要弹出去。

    那小铁球能带着卫生巾飞出十几米远,这要是再加上车速的加速,后面的那道被酒瓶子砸坏了的挡风玻璃能不能被撞得住都两说,估计这一铁球就能把后面的那位直接打死都没准。

    “哎,扔只鸡就算了,后面的那个是警察,用铁球给打死了很麻烦的。”肖遥急忙提醒了一句,生怕后面那位不听,急忙提了下后面的车窗,升了起来,逼得叫花子收回了手。

    “警察怎么了,也是人,一个铁球保他再追不上来。”叫花子无所谓的说着,伸手拿起一只烧鸡,香香的啃着,估计拿一条人命和他换烧鸡,他一定不同意。

    “他是来追你的,这附近没准还有警察埋伏着,就算没有被抓住,现在监控这么多,这车牌子是有主的,到时候还是跑不了,想杀人也不能把自己栽里面啊。”

    肖遥看了眼反光镜中,后面追着的晃眼车灯,嘴上骂道:“我还真不信了,你能飙得过我。”

    越往城中驶,路况越好,已不在那般泥泞,只是这么多年没回,肖遥的路也记不太清,脑子里只是印象中,江边有一条沿江路直通各市,是条快速路。

    前行了没多远,车已驶上了柏油路,轮胎抓地的质感顿时使得肖遥笑了,脚下油门再踩到底,帕萨特的发动机好像憋疯了的公牛,发疯般的向咆哮冲去。

    车后座的叫花子也感觉到了,看着肖遥开了一段路,感觉没什么问题了,抱着烧鸡又倒了下来,闭目缓缓睡去,似乎对肖遥的车技还算满意。

    肖遥的车技自然不错,不过后面的沈志坚也不错,平时也是一个开快车的主,加上汉兰达良好的动力,宽平而直的沿江路,勉强在后面紧缀着。

    路上无灯,天上一轮弯月勉强穿透了雾霾,撒下一片银光,照映着那两辆一路狂飙的车。

    前方一道弯路刚刚拐过,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群人和几辆车,将整条路堵得死死的。

    肖遥回来的当天就在这条沿江路上飙过车,现在前面又出现了一群人和车,肖遥自然想到了有人在这等着人齐了准备飙车。

    飙不飙车,肖遥懒得管,但是你把路堵上了肖遥的头可就大了。

    车速放缓了些,肖遥的手用力的按在了车笛处,一阵刺耳的长笛声将那片夜撕得粉碎,不只是车外的人听得震耳,哪怕是肖遥也感觉耳膜轰隆作响,震的心里发闷。

    果然一阵长笛声将那一群靓女酷男吓得是鸡飞狗跳窜到了路边,只留下几辆车歪歪扭扭的停在路中。

    人走了就好,车中间毕竟还有空隙,到了近处,肖遥刹车一踩到底,方向盘急转,车头硬是挤进了那几辆车中,横冲直撞的生硬的刮出一条路来。

    ‘哧啦’阵阵的磨牙声听得让人心颤,等那群飙车党从牙痒中反过劲的时候,肖遥的车已经过去了。

    后面汉兰达也看到了前面有车拦路,不过沈志坚想得和肖遥不一样,他想的是前面有车拦路,那么密集的排着,帕萨特一定冲不过去,车里的人想跑必须得下车,然后步行跑过去,所以他没有减速,反而脚下踩得油门更深了。

    疝气的车灯雪亮的将前方的一切显现,那辆帕萨特减速的时候,沈志坚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肖遥是打算停车,所以才减的速。

    这正合了沈志坚的心意,按他的意思,干脆就给前面的车追一个尾,直接把前面那辆帕萨特里面的人撞晕,看谁比谁狠。

    刺耳的轰鸣声麻痹了他的心,可是眼睛却没有欺骗他,前方那辆帕萨特急停的瞬间,车已挤进了车队,硬是刮出了一条路。

    可是等汉兰达到了的时候,沈志坚根本没看好路,看到了空隙再想急转,一百八十迈的速度他想拐也拐不出来那个弯度来。

    眼瞅着那些车辆的车标很是耀眼,什么三叉戟,保时捷,法拉利,还有一辆宾利,就在眼前,偏偏没有那辆帕萨特的影子,沈志坚的脸上已露出了苦相。

    本来严肃冷酷的脸,此时已是哭丧模样,大脚用力的踩住了刹车,一踩到底,但一切已经晚了。

    ‘轰’的一声巨响,汉兰达一头撞进了数辆改装过的豪车队伍中,发出了让人心颤肉更痛的撞击声,天空中,那轮弯月缓缓的藏入云后,再没了影子,不忍再看。

    《都市强龙》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