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066:终于见到她
    第66章 066:终于见到她

    城东分局派出所。

    宗世霖大步往里走,那张俊朗的五官布满了阴郁的神色,薄唇紧抿,锋利如匕首。

    韩晋的话一字一句砸在他心头,他不敢相信顾善竟然被关在了这里面。

    一想起他竟然还下命令让律师去处理这件事,他一张脸就越发的冷沉!

    心头也是大怒,他浑身都笼罩着寒意!

    所长亲自接驾,看男人脸色并不好,阴沉沉的,仿佛随时会爆发情绪,不敢怠慢:“宗先生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她人呢?”

    男人冷峻清幽的径直开口。

    所长眼珠子一转:“宗少说的是那两个打伤苏小姐的犯罪吗?放心宗先生,犯人在关押室里关着呢,关了一晚上,没给饭,没给水,我们替苏小姐出了出气……”

    往前走的男人猛地收住脚,高大挺拔的身躯骤然回头,眼神如刀刃一样剜在他身上,“你们虐待过她了?”

    这些烂手段他是最清楚不过,拷问犯人这事不稀奇,可一想到这些人如此对待那丫头,他心里的怒火止不住的往外冒。

    所长被男人阴森的视线看着,背后竟渗出冷汗,下意识觉得自己刚才的话错了,可……为他的心上人出气这件事,不是这人特意嘱咐过的吗。

    直觉事情不秒,那所长立刻摇头:“没有没有,没虐待,没动粗。”

    宗世霖收敛眸子里戾气,转身大步往关押室而去。

    那所长立即跟上。

    门打开,里面却没人。

    宗世霖身体僵硬站在原地,声音冷得能掉冰渣:“人呢?”

    所长也懵了,对啊,人呢?难道越狱了?不可能!

    “小刘,你过来!”

    所长立刻叫人,那小刘正是看管顾善的人,小跑过来,弄清原委,愣愣的说:“人……人被韩……韩队带走了啊!”

    “哪个韩队?”所长也是急了,一时没对上人。

    “市第一刑警局的大队长韩晋队长!”

    名字一报出来,某人像是掐准时间一样登场,“谁叫我?”

    宗世霖耐心已经全无,黑眸里一片肃杀,“韩晋!”

    知道他现在已是极怒,韩晋不敢在玩,连忙说:“医院,我把她们送医院去了,在你办公室里我原本是想说的,可是你一听我说顾善哭的眼睛都肿了,你就一阵风似的离开,我追都追不上啊……”

    男人阴沉着脸,大步离开。

    韩晋忍着笑,跟过去。

    *

    医院。

    医生给妙妙做了ct,做了全身检查,拿着结果单来到病房,告诉顾善:“你这朋友的肚子有点问题,需要住院观察,腹腔内有淤血,怎么不早点把人送过来,内伤不是开玩笑的,严重了可能会丢命!”

    顾善愣愣听着,牙齿几乎要咬碎,拳头也紧紧捏起来。

    医生看她这副样子,也不好说什么,叹了口气,“先住着吧,晚上医生会过来查房的。”

    “谢谢大夫。”

    送走了医生,顾善一步也不敢离开,就一直坐在关妙妙的床头守着她。

    那么漂亮的一张脸,现在一点儿气色也没有的躺在病床上,惨白惨白的,顾善看的心疼,眼眶又止不住的红了……

    守了半小时,眼看输液袋快要完了,顾善抹干净眼泪,连忙起身去叫护士。

    小手刚一拉开病房的门,迎头就撞进了一堵坚硬的胸膛,气息清冽,叫人沉醉,是熟悉而成熟的男性味道。

    顾善身子一僵,怔怔抬头,果然是他。

    宗世霖一双眉头皱得死死,怀里的女人一双大眼睛肿得像核桃,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水,像是刚刚哭过了,黑色杏眼里湿漉漉的带着水气,看得叫人心头发疼。

    宗世霖心头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开口,声音也是暗哑的,“要去哪儿?”

    顾善立刻回神,下意识退后几步,与这男人拉开距离。

    头脑精明的男人如何察觉到不出来女人的抵触,他拧了一下眉,直接问:“你在干什么?”

    顾善垂手站在边上,不敢,也不想看他,她在警察局里狼狈焦急惶恐了一晚上,就是拜这个男人所赐,她现在不跟他跟说话,不想理他!

    低着脑袋,她一个字也没有说,径直从他身边灵巧的钻出去,然后跑向护士站。

    宗世霖手里抓了一个空,心下恼火,小东西跑的跟兔子一样快。

    沉了脸抬腿要追过去,韩晋靠墙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不用追,等一下自己就会回来。”

    宗世霖扫了他一眼,面色冷峻,“看戏看够了?”

    这小子在办公室里就一直耍他耍的团团转,要不是看在兄弟这么多年的情份上,他早就动手揍人了。

    韩晋收了吊儿郎当的模样,讨好一样笑笑:“呐,病床上躺着的那位小姐输液袋快完了,你老婆估计是去叫护士了,等一下就回来了,追过去也没用是不是?”

    回头一看,还真是。

    宗世霖伸手捏着眉心,竟然连这一点细微的东西都没有观察到。

    果然是关心则乱,越急心里也越乱。

    在赶过来的路上,他心里说不出的焦急,油门一路踩到底,连闯好几个红灯,心想只是想着,她受了委屈,他要快点赶到她身边。

    现在人是见到了,可顾善的态度却又让他恼火!

    这丫头明显是生气了,故意躲着他,不跟他说话,甚至连眼神都不多给他一个。

    没过一会儿,慌乱逃跑的某只兔子果然领着护士回来了,小脸上满是焦急,催护士:“快点护士姐姐,我朋友的药快完了……”

    “知道快用完了怎么不早点过去叫我们?”

    护士被她催的有点不高兴,瞪了她一眼,顾善缩了缩肩膀,似乎有点怕。

    宗世霖被她那怂包模样惹怒,心里无名火起,却硬压着没有发作。

    对他那么狠,面对别人的时候的就像个包子,能不能给他有点出息!

    两人来到病房门口,顾善都没有抬头看那男人一起,缩着身子,贴着墙壁,从他身边钻进病房,直接把他当成了空气。

    竟然就这样被无视了。

    空气里一阵肃冷。

    ‘咔嚓’一响,是某个男人紧握拳头传来的声音。

    韩晋憋笑憋的很痛苦,伸手拍拍好兄弟的肩膀,“我记得你以前好像明确的表示过,不喜欢你这个小老婆是吧?”

    宗世霖扫了一眼肩膀上的手。

    韩晋笑的很欠揍,“现在呢,还不喜欢吗?”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