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119章  心意已决


来到医院后,唐谦买了礼物,直奔陈铿锵的病房。


走进病房时,他吃了一惊,里面正热闹。


陈铿锵很多亲朋好友在,他女朋友穿上婚纱,坐在病床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他今天的情况貌似很不好,连病床都下不来了,只能躺在床上。


尽管如此,他苍白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平静温和的笑容,注视着女朋友的眼睛中尽是幸福之意。


“唐先生,你来了?”见唐谦走进了病房,陈坚利快步迎了上来,热情地打着招呼。


唐谦点头道:“是的,我们昨天不是约好了吗?这么幸福的时刻,我怎么能不来见证?”


陈坚利微笑道:“谢谢你再次来看我哥。那就是我嫂子,今天这事之前没告诉我哥的,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唐谦朝那新娘瞅了一眼道:“新娘可真漂亮,你哥有福了。”


陈坚利点头道:“是啊,我哥真有福气,能娶到那么漂亮那么贤惠的嫂子,只是可惜……哎,他今天的情况很不好,医生说癌细胞又扩散了,恐怕挺不了几天了。”


说到这里时她神色顿时黯然,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唐先生,先请进去坐一下吧。”随即她伸手拿过唐谦手上的礼物,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稍后她把唐谦带了过去,向家人介绍了一下唐谦。


“哥,这位是唐先生,其实昨天他就来看过你,他是一家报社的记者,很关心你的病情。最新最快更新”陈坚利还特地向陈铿锵介绍了唐谦。


“谢谢。”陈铿锵朝唐谦点了点头,表示谢意,他声音微弱,中气不足,俨然是一个处于弥留之际的重症患者。


唐谦摇头道:“不客气,我也没帮到你什么。”


其实他是能帮到的,因为他手里头有灵丹妙药,虽然暂时不能直接治好对方,但起死回生,延续对方生命完全不是问题。


对于出不出手帮助对方,拿药给对方治疗,唐谦现在心里还很矛盾,没有确定下来。


此刻他有些动摇了,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陈铿锵承受如此大的痛苦,更不忍心看着陈家人陷入绝望之境。


刚结婚就要失去丈夫,活活守寡,对于一个新婚的女人来说,是多大的悲哀!


“陈小姐,能不能聊几句?”


唐谦突然对陈坚利说道。


“可以。”陈坚利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然后跟着唐谦走出病房,来到走廊上。


“你哥是不是准备马上捐献他的肾脏器官?”唐谦端正神色,直截了当地问道。


陈坚利点头道:“是啊,他昨天晚上就已经考虑好了,三天后进行肾移植手术,把自己体内健康的肾转移到那个正需要的病人身上去,因为医生说他病情发展迅速,恐怕没几天时间了,他怕癌细胞很快扩散到肾脏等部位,到那时就救不了人了,能救活一条生命,现在是他唯一的慰藉了。”


“三天后就做手术?”唐谦着急道,“别做,别做这个手术!”


三天后接受肾移植的那名病人不是他父亲,而是那个走后门从他父亲手上抢走资格的那个人。


那人身体相较而言还很健康,有大把的时间等候后面能匹配的肾源,而他父亲危如累卵,进行肾移植手术迫在眉睫,再晚一步恐怕就来不及了。


“怎么了?”见唐谦一脸急色,突然变得很紧张,陈坚利很惊讶地问道。


唐谦说道:“这场手术不能做。”


“为什么?”陈坚利仍然疑惑道。


唐谦回答道:“如果做了手术,你哥就真的活不成,没希望了。”


陈坚利说道:“我知道,但他本来就没有多少日子了,情况是一天不如一天,看着他那么痛苦,我们难受,却没有办法。他说了,他没了希望,不能让那病人也没有希望,所以得尽快捐献肾脏,进行这场手术。”


“不是……”唐谦愣愣地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本来他想说:“那个病人有问题,不是你们想的那个病人。”


但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口,这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说出来,除非到了最后时刻,才能袒露实情。


“那是什么?唐先生,你是不是想说什么?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陈坚利道。


唐谦沉吟了片刻道:“你哥那病也不是无药可治的绝症,还有药物可以治疗。”


他终于说服了自己,决定向陈铿锵伸出援助之手,给他提供那种神药。


“你说什么?”陈坚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秀目微微一瞪道。


唐谦重复道:“我说你哥那病还有治好的希望,至少能给予他保守治疗,延长他的寿命。”


“是吗?”陈坚利将信将疑地道,“可所有的医生都说没希望了,现在治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要不是等着做肾移植手术,那我们早就带他出院了,呆在家里面,和家人在一起,能活一天是一天。”


唐谦郑重地点头道:“是的,这么严肃的事情,我怎么会骗你?我也没必要骗你什么。”


陈坚利忙摇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医生都说无药可治了。”


唐谦说道:“他们说的无药可治指的是西药,而我说的‘保守治疗’采取的是中医疗法,给他服用中药。服用中药属于非创伤性治疗,副作用也不明显,不用担心。”


“用中药治疗?”陈坚利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恐怕不行,中药我们也不是没试过,可根本没用。”


唐谦郑重其辞地说道:“中药有好有坏,有些药物是没作用,但有些的作用却很大,关键看药方的好坏,不同的药材,不同的配比度,炼制出来的中药,效果大相径庭,甚至天差地别!”


“那用什么样的中药?你能推荐一位好中医吗?”陈坚利问道,尽管她不相信会有中药对自己兄长那病有用,但还是忍不住询问。


唐谦用力点头道:“是的,我能推荐一位名医,如果你不相信,那可以试试,服用之后要是一点作用都没有,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可但凡有一点作用,就不要放弃治疗,继续服用,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


“那我们要怎么联系那位中医?”陈坚利继续问道,她似乎来了点兴趣。


唐谦摇头道:“不用联系,我认识那位老中医,那是一位用药如神德高望重的名医。你哥的病昨天回去之后我细细跟他说了一遍,他说有一味药可以试试,应该很有效果。现在你哥身体很虚弱,情况很危险,关键是控制病情,延续生命,控制住了一切就好说了,后面可以慢慢来,直到彻底控制,甚至治愈。”


“药方他告诉你了吗?”陈坚利疑问道。


唐谦点头道:“嗯,已经给我了,随时可以为他配药,但千万不能做肾移植手术,他现在免疫力很低,如果做手术,那就无法恢复了,就算用神丹妙药恐怕也救不活他了。”


陈坚利高兴道:“那就请你把药给我们,我们试试,但不知道要多少钱。”


唐谦答应道:“没问题,药是我免费提供给你们的,不要钱。我现在就回去配药,天黑之前应该能送来给你哥喝。”


“嗯,那就有劳了。”陈坚利客气道。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唐谦摇了摇头道。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