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036章 赌涨


唐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他不但答应斌哥的赌局,还加大了赌注,从一千变为一万,足足提高了十倍。


听到他那话时,不单熊吕林和斌哥,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惊到了。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定在了唐谦身上。


“哦,你想跟我赌这块石头?”斌哥饶有兴味地笑道,“还下注一万,你确定不是随口说说,跟大家开玩笑?”


唐谦正色道:“如果你那不是开玩笑,那我这自然也不是开玩笑了。”


“你当真要和我赌?”斌哥说道,“我可不是在开玩笑,你既然愿意接下这个赌局,我当然乐意奉陪了。”


“可以。”唐谦毫不犹豫地回话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输赢由在场的各位朋友作证,我要是输了,立马给你一万块钱,但如果你输,那也不能耍赖,得赔给我一万。”


斌哥呵呵一笑道:“竟然真敢下一万的赌注,你小子胃口还蛮大的嘛。”


“那就看你敢不敢赌了。”唐谦淡淡地回应道。


斌哥冷哼一声道:“笑话,我不敢和你赌?赌就赌,谁怕谁?现在在这里的都是行家里手,他们帮我们作证,输赢谁也反悔不了,否则以后别想在这一行混!”


他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明显动了气。


唐谦不慌不忙地说道:“既然答应了的事,我自然不会反悔。”


两人“剑拔弩张”,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唐兄,你要冷静啊。”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熊吕林轻轻拉了唐谦一把,把他叫到一边,低声劝解道,“你干嘛和周晓斌那种人过不去?你还不知道他啊?本古玩街最会装的一个人,说话总是带着刺,一点都没正经的,犯不着和他斗气。”


唐谦微微一笑道:“我其实没有跟他斗气,只是既然他想赌,那就跟他玩玩吧。”


他要是没有把握,自然不会搭理那个阴阳怪气的周晓斌了,现在实际情况却是,那块看上去丑陋不堪的小石头里面暗藏乾坤,藏有一块晶莹剔透、青翠欲滴的美玉。


和周晓斌对赌的话他必胜无疑,所以自然毫无顾虑了。


熊吕林苦笑道:“可你要知道,你那块石头是很低档的翡翠毛料,才不过四五十块钱,现在的赌注却是一万,如果真要拿一万块钱来赌,那能买多很多那样的石头了,表现好的石头也能买不少,所以一点都划不来,肯定很亏的,完全没必要因为赌气造成这么大的损失。”


唐谦依然很镇定地回答道:“我知道,但没关系,我觉得我未必会输。”


“不会输?”熊吕林惊讶道,“那么差的石头怎么可能切出好玉来呢?其实他说得没错,像那样的石头,能切出玉来就很不错了,想要赌到带上好玉质的翡翠,那希望几乎等于零。周晓斌就是小人得志,喜欢钻人空子,你可别遂了他的意。”


唐谦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道:“不切开怎么知道?二熊,谢谢你的劝说,但真的没事的。我一个外行人都知道,‘神仙难断寸玉’,那块石头现在一点都没切开,怎么就肯定里面没有好玉?这种事说不定的,输赢都是百分之五十的机会,不会有人多,也不会有人少。”


“你们两个说完了没有?不会反悔了吧?”这时,周晓斌走了过来,不耐烦地搭话道。


唐谦回过头来道:“怎么会反悔?难道你真那么迫不及待地想看着自己输?”


“你还真有自信的啊!”周晓斌振振有词地说道,“过分的自信就是自傲,自大,自满了。”


唐谦回驳道:“这些都比不过你。”


“既然你决定和我一赌输赢,那倒是快点切割石头啊,别告诉我现在还不是赌的时候,你要等个十天半月才下手。”周晓斌催促道。


“小斌,人家是初次赌石的新手朋友,干嘛非得跟人家赌?”旁边有人好像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开口说道。


“是啊,那确实太欺负人了。”又有人说道,“明知道那块石头是一块很差的料子,赌涨的机会微乎其微,你还要挑明了跟人家赌,不赌也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子的,明显胜之不武。”


周晓斌说道:“刚才你们也听到了啊,又不是我非得跟他赌,是他自己开口要和我赌的,还下那么大赌注,难不成我害怕退缩?”


最先说话的那名中年男子道:“那也是你先挑起的。我看算了吧,别赌了,那样的钱你赢了花起来能心安理得吗?”


周晓斌装模作样地叹口气道:“你们看他态度那么坚决,我也是被迫无奈啊,他非要赌的话,就当是给他一个经验教训吧,想在这一行好好混下去,学费是必交不可的,大家都是这么走过来的不是?”


唐谦说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在石头没切开之前,谁赢谁输,这还是个未知数。”


“老茂,你们看到了吧?看他那态度,明明是他自己自不量力,可一点都怨不得我。”周晓斌提高声音道,俨然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嘴脸。


老茂等一干旁观者议论了起来,对唐谦的做法表示大为不解。


“周晓斌,又在跟谁装牛叉了?”


正在这时,房间门口突然走进来了一个人。


那是名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唐谦自然认识,这个“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翡翠坊”斜对面的“御宝堂”的人员——林子豪。


林子豪不是恰巧出现在这里的,而是刚刚劝说唐谦无果之后,熊吕林打电话把他叫来做说客的,或许他能劝服唐谦,放弃和周晓斌赌那块石头。


“豪哥?”见林子豪走了过来,周晓斌当即赔笑道,“哪里有装什么牛叉?”


林子豪看了唐谦一眼道:“听说你欺负小唐,人家才来这一行没几天,你可不能恃强凌弱啊。再说了,他现在是我朋友,你要欺负他得先问过我。”


周晓斌忙摇头道:“怎么可能欺负新人?没有的事,你想多了。他是你朋友,我应该多加照顾才是。”


“那听说你要和他对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林子豪疑问道。


周晓斌回答道:“事情是这样的,刚和我二熊随口开了一个玩笑,说要赌小唐买到的那块石头,那事当然当不得真的,可哪想到小唐自己当真了,非得要和我赌,还说下注一万,誓要和我一赌到底。既然大家都来劝了,那这件事就算了吧,他要反悔放弃,看在豪哥的面子上,我不会难为他。”


唐谦开口道:“我可没有反悔,要反悔也只会是你自己。”


周晓斌冷冷地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地道:“我不跟你计较了,你倒蹬鼻子上脸了。我老实跟你说,我见过太多骄傲自满的新人,但没想过你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就你那块连狗屎都算不上的石头,还想跟我赌那么大,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么?”


唐谦说道:“我承认我是新人,但我愿赌服输,我还怕你到时候输了耍赖,输不起呢。”


“我输不起?”周晓斌眼睛一瞪道,“区区一万块钱我还是有的!”


说着他从包里掏出一大把钞票,“砰”的一声用力拍在桌子上,气呼呼地说道:“这是一万块钱,我带来本来是要赌石的,现在好石头没看到,和你这么赌也可以,反正横竖都是赌。”


林子豪叫道:“周晓斌,够了,就那点钱谁没见过,有必要装么?”


“小唐,”随即他走到唐谦身前道,“你这是要做什么?你买来的那块石头根本没有赌的价值,你要是这么做,那纯粹是便宜对方,一万块钱虽然不是很多,但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相同质量的翡翠毛料,你可以买很多来练手。听我的,别和那人一般见识,自己玩自己的就成了。”


唐谦平心静气地微笑道:“谢谢林哥。但这事真的没关系,我知道你们不看好那块石头,先入为主地认为解开后必输无疑,但我个人感觉那是一块好石头,很有前景。我已经想好了,就投这一万块钱的赌金,如果那块石头解开后没有取出好玉来,那我从今以后再也不碰石头,远离赌石这一行。”


他语气坚定如铁,没有半点踌躇之意。


“二熊,开始帮我切割吧。”说完他就转过头去招呼熊吕林一声,准备解石。


熊吕林没有答应他,而是看着林子豪,听他的意思。


林子豪轻轻地叹口气道:“好吧,这事我们也拦不住,由他自己做决定吧。”


唐谦说如果这一把输了就远离赌石行,不再碰赌石,如果有这样的决心,那赔一万也值得了,毕竟这一行水深似海,大部分入行赌石的人,都输了很多钱,不是一万所能比的。


“那我切了。”熊吕林点点头道,唐谦的做法和态度常人难以理解,但赌与不赌由他自己决定,别人只能劝说不能左右。


“二熊,先帮我切一刀看看,往这个方向切下去,切大概一厘米厚,不要切太多了。”说好之后,唐谦拿起那块石头,指着要切的部位郑重吩咐道。


往那一面下切,一厘米下的地方可是一片精美的翡翠,如果切太多了,会破坏掉原本完整的玉质。


“可以。”熊吕林好生点头答应道,随后接过石头,走去放入切割机内,并很快启动了机子。


机子一启动,锋利的刀片便飞速旋转了起来,对着那块小石头切割起来,发出“滋滋滋”的刺耳声响。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石头便切到底了,机器停止了运转。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唐谦本人,谁也没在心。


因为在林子豪他们那些行家眼里,那块石头毫不起眼,就算能切出玉质,那也只会是“狗屎地”,根本没有丝毫盼头。


切割完后,熊吕林不慌不忙地走近身去,从切割刀下面的凹槽里取出刚切成两半的石头。


他原本也波澜不惊,可当拿起石头的时候,那一瞬间,他眼睛大亮,惊呼出声道:“赌涨了,大大赌涨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