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收学费
    第037章  收学费

    赌涨了!

    听到熊吕林的惊呼声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起来,目光齐刷刷地朝那块刚已经切了一刀的石头瞧去。

    断口处,赫然可见一片翠绿的质地。

    “真的出绿了,还那么绿,简直不可思议!”看清楚后,有人禁不住赞叹起来。

    “是啊,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出高绿,这也太神奇了吧?”另外一人也惊赞道。

    “那底子看上去貌似也很不错,怕是达到冰种级别了吧?”

    “我赌了这么多年的石头,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这种情况啊,原本那么差的一块石头,居然切出了一块好玉!”

    “这小唐的运气可不是一般地好啊!”

    ……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对着那块新鲜出炉的石头赞不绝口。

    解石房内的气氛顿时高涨,旁观者的态度无不大变,从一开始的冷眼相待到此刻议论不休。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眼睁睁地注视着熊吕林手上拿着的那块石头晶莹翠绿的切面,站在一旁的周晓斌傻眼了,彻底傻眼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那么一块毫不起眼无人看好的石头,竟没想切出了那么漂亮的玉质。

    可事实摆在眼前,令人不容置疑。

    “唐兄,恭喜了,这是一块好石头,你赌涨了。”

    稍后,熊吕林将那块石头好生递给唐谦,并笑道:“切下来的这片石头上竟没带什么玉,呵呵,那刚那一刀真是惊险啊,如果再往里面深切一点,那现在可能连藏在里面的玉质也要切下来了,那样的话就会造成很大的损失,说来你运气可真好,不但选对了石头,连下刀的位置都看准了。”

    唐谦微笑道:“确实运气不错,才没有导致那样的错误。”

    石头下对了刀,并不是他运气好,而是他早有精确的判断,通过透视眼仔细地察看,他知道哪个地方会出玉,下刀该多深。

    “小唐,你小子真是不赖啊,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好的结果。”这时,一直在旁观观看的林子豪走了过来,笑盈盈地说道,“刚才幸好你没听我们的,这下不但赌到了一块好玉,还另外赢了一万块钱,呵呵,我想刚刚还自鸣得意的某人现在无话可说了吧?”

    说着他掉过头去看了周晓斌一眼,此时周晓斌正怔怔发呆,脸色很不好看。

    唐谦客气道:“谢谢。最新最快更新其实是托大家的福。”

    林子豪却道:“能赌到这么好的石头,完全是你自己的运气和本事,像这种毫无表现,料子很差的石头,我们本来很不看好的,要不然刚才我和二熊也不会一致劝你了。”

    熊吕林点头道:“是啊,这是最低档的那种料子,能赌出好玉的概率不到万分之一,今天你却撞上了这样的机会,可想而知人品有多么好了。”

    “周晓斌,石头现在切开了,出了一块这么好的玉,你应该心服口服,没话说了吧?”林子豪转过头去,对周晓斌说道。

    周晓斌一脸窘迫,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这……这我也确实没想到,但……但现在还说不准吧?不能……不能就此下定论吧?毕竟才切开一小刀,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出问题,解不出一块完整的好玉来呢。”

    “小斌,你这么说就不像话了,人家明明赌到了一块好玉,瞧这情况,后面只会更好吧,怎么会是你说的那样?”

    “可不是?小斌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到最后才认输。”

    周晓斌那话一出,老茂等旁观者就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了起来。

    熊吕林说道:“你刚才明明说了,说只要这块石头赌涨了,就算你输,难道现在还不算赌涨吗?才四十块钱收来的石头,别告诉我现在连四十块都不值,恐怕四千、四万都不止吧?”

    “卖给我,我五万要了,就现在这个样子就行了。”

    熊吕林那话刚落音,人群中就有人开出了价,意欲收购唐谦那块刚出炉的半赌石。

    他一口价五万,比原价四十足足高出了千倍有余!

    但熊吕林听到这个报价丝毫不感到惊讶,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听到那个报价,唐谦心中不禁微微一动,但没有回答什么。

    买家所出的第一口价,肯定是最低的价钱,后面还大有谈价的空间,他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答应对方了。

    周晓斌振振有词地说道:“我哪会和他那么赌?那块石头本来才四十块钱,随便切出玉来,就不止那个价钱了吧,这样的话赌涨太容易了,不可能那么算的。”

    熊吕林苦笑道:“可当时你明明是这么许诺的啊,说很难切出玉来,现在这么快就改口了?更何况现在有人愿意出五万的价钱收购,从四十块,到五万,你说升值多少倍?这小学生都算得出来吧?当然,这不是定价,实际成交价值我想只会更高吧?”

    “五万开得也太低了,太小看那块石头了!”有人搭话道,“像成色那么好的翡翠,现在赌石行没有八万十万的恐怕拿不下吧?”

    “十万以上肯定是有的。”旁边有人赞同道。

    从五万估价到十万,价值又升了一大截。

    周晓斌辩解道:“我要看的是完整的一块玉,如果是一块完整的好玉,那就是我输了,可现在还说不上是一块好的翡翠玉,只能说是一块开出窗口的比较好的半赌料。”

    林子豪忍不住冷笑道:“意思是说,你要反悔了?那个赌局是你亲口答应了的,刚才这么多熟人前辈在场,你可别想出尔反尔,不认账啊。”

    “小斌,别死不承认了,输了就输了,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愿赌服输,是赌石行最基本的规矩吧?你要是输了不认账,以后谁还敢和你玩?”老茂开口说道。

    周晓斌尴尬万状地说道:“不是我想反悔,不认这笔账,只是现在就说我输了还早,我要看石头切到最后,到最后如果没问题,确实赌到了一块很好的翡翠,那我心服口服,承认赌输了。”

    林子豪怒道:“你这完全是狡辩!你就不想出钱,就你这个只会贪小便宜的人我还看不透吗?照你那么说,如果人家不继续切,这个赌局就不成立了!切一个小口那也是赌!现在的情况是,人家明明赌到了一块好玉,你却不认账!”

    周晓斌摇头道:“没有不认账。豪哥,你别生气,要怪就怪我和他刚才没有把话说明白,稀里糊涂地就赌了。”

    说话间,他慢慢拿起“豪”气万丈拍在台上的那把钱,生怕唐谦抢去似的。

    熊吕林说道:“那你刚才还催得那么紧?如果没有切出好玉来,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吧?你这个人只会狡辩。”

    “我没有狡辩,怪我刚才没有和他说明白,这是我的错,我承认,但现在他想赢我这一万块钱,那得继续切,如果真能取出一块好玉来,那算他厉害。”周晓斌紧张地攥紧那一万块钱道。

    “那你现在说明白了吧?”唐谦开口问道。

    “说明白了。”周晓斌点点头道,“难道你真要继续赌?你可要想明白啊,再切的话,你可能什么都得不到,反而要赔我一万块钱。我劝你别再切了,照老茂他们说的,卖了赚个十万八万的,这样你也赚大了,我也当是打个平手,不要你的钱。”

    唐谦淡淡一笑道:“多谢你的好心提醒,但这是你在为自己考虑,怕自己输吧?”

    “二熊,麻烦你准备继续给我切割这块石头。”说罢,他毫不犹豫地招呼了熊二吕一声,准备继续往下赌。

    熊吕林诧异道:“你真要再赌?唐兄,这事得慎重考虑啊。”

    林子豪也道:“二熊说得对,你要慎重。我们赌石行有句话,叫做‘见好就收’,你现在切出了那么好的玉质,明显大大赌涨了,马上出手的话能赚一大笔钱,这笔钱是眼下已经到手的好处,但如果继续切割,那情况很难预料,毕竟后面的情况谁也看不到,如果下面的玉质含有很多杂质,那前面再好也毁了。”

    他谆谆告诫,叫唐谦三思。

    唐谦却一脸轻松地笑道:“这个我知道,但我还是想博一博。”

    林子豪他们的担心他自然也是想到过的,但刚那一下他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对那块石头切面以下的部位进行了透视,结果告诉他,下面能透视到的位置,无论是玉石的颜色,还是质地,比现在肉眼能看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会有任何偏差,所以可以继续赌,不会输,只会赢。

    林子豪和熊吕林互相看了一眼,随后林子豪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自己做了决定了,那我们也就不多加劝说了。你说的也是没有错的,如果没有差错,能切出一块完整的美玉来,价值只会更大,可能是现在的一两倍,甚至十倍。”

    熊吕林笑道:“唐兄人品好,我相信会继续涨的。”

    说完之后,他便按照唐谦的要求,继续切割石头。

    不过接下来不是从已开口子的部位切割,而是从反面切下去。

    这第二刀同样切割一厘米的深度,石头很快切割开来了。

    结果不出唐谦预料,他早透视过的,那个位置并没有翡翠。

    “你们看,什么情况也没有。”石头拿出来,给大家看了切面上的情况后,周晓斌大笑道,“我就说不要高兴得太早,最后结果到底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准呢。”

    林子豪说道:“你得瑟个什么劲?就切那么一小刀,没出玉很正常吧?现在没出状况就是最好的消息,你是新人啊,这点都不懂。”

    周晓斌不以为然地道:“那等着看吧,不可能那里面是一块那么好的完整的玉,这不现实!”

    他洋洋得意的时候,唐谦却已经通过透视眼看到了新切面下的情形。

    “二熊,再往这个部位切一刀,不过这一刀还要切浅一点,大概八毫米的样子,不到一厘米的深度。”唐谦没有搭理周晓斌,而是让熊吕林准备切割第三刀。

    在他招呼之下,熊吕林很娴熟地给他操作了起来。

    不一会儿,第三刀就见底了。

    切出来的结果让大家喜出望外,那崭新的切面上赫然也呈现出了一片翠绿欲滴的玉质。

    林子豪笑道:“周晓斌,这下你总算没话可说了吧?石头的反面也切出了这么好的玉。”

    周晓斌瞪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这……这……”他慌了,讷讷的良久说不出话来。

    事已至此,他要是再不承认,那就是无赖行为了,会让所有人不齿的。

    林子豪严肃地说道:“愿赌服输,给钱吧。”

    周晓斌很为难地看着唐谦说道:“唐兄弟,这次是我输了,我承认,但……但那钱……能不能过段时间再给你,最近我手头确实很紧。”

    “你刚才不是装大款吗?”林子豪扫了一眼他紧紧攥在手上的那把钱道,“一万块钱你都拿出来了,还说过段时间,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么?以为我们没眼睛看不到啊?输就输了,别丢人现眼了,你还是个行家呢,人家一个新手也没你这么婆婆妈妈的。”

    周晓斌苦丧着脸道:“可这……这一万块钱不是我的,是老墨交给我,让我来赌石的,我要是把这些钱给了唐兄弟,那让我怎么向老墨交代?”

    林子豪“嘿”的一声,惊讶道:“敢情这笔钱还不是你的呢,你这个逼装得可真够专业的啊,不但骗了小唐,还骗了我们在场所有人,我真以为你现在发达了,牛逼得很,没想到是装的。

    “不是你的也得交给人家,输了不能反悔,至于欠老墨的这一万块钱,你后面想办法去赔给他。钱拿来吧,大伙儿都在看着你呢,除非你真不想在这行混了。”

    “好吧。”经过好一番挣扎后,周晓斌才硬着头皮,将手上那一万块钱递给唐谦。

    唐谦大大方方地接过,一本正经地说道:“这笔钱嘛,我收下了,算你的学费,以后可要长点眼,别再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小瞧了别人。”

    这话本是周晓斌对唐谦说的,没想到这下反过来了,变成了唐谦向周晓斌收学费,这个反转够大的了。

    至于周晓斌交出来的那一万块钱,唐谦没道理不收下来。

    愿赌服输,赢了的钱自然也要得到了。

    像周晓斌那样的小人,给点教训也是好的,好让他以后收敛点,别再那么嚣张,小觑了别人。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