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第629章 长江后浪推前浪(中)


陈海峰带着唐谦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在里面察看那件瓷器的一干专家模样的人一齐转过头来,齐刷刷地看向唐谦。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他们眼神包罗万象,有惊诧,鄙夷,甚至有愤怒。


而更多的则是充满疑惑。


唐谦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怪异而尴尬的气氛。


“陈经理,这是干什么?”唐谦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眼下的处境,于是急忙转过头去看着站在一旁的陈海峰,发出疑问道。


陈海峰忙赔笑脸,解释道:“很抱歉,事先没有跟你说清楚,但现在跟你说也不迟。”


“说什么?”唐谦神色严肃,不悦地道,“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不要闪烁其词,遮遮掩掩的,搞得就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们公司的亏心事一样。”


他声音清朗高亢,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陈海峰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你什么都没做,你做了一件大好事才是!唐老弟,既然把你给请上来了,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实话实说了。你的眼力我们都是见识过,有目共睹的,那是相当厉害,隐藏得再深的赝品瓷器也逃不过你的眼睛,我们非常佩服!”


唐谦摆手道:“不要讲那些奉承的场面话了。我就想知道,你把我叫上来是要说什么,不是要跟我商量一件重要的事情吗?”


陈海峰用力点头道:“确实是要找你谈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件瓷器你也看到了,刚才还摆在那展厅展出,但察觉有情况后,我们马上从场上撤下来了。我们公司做这一行生意,最讲究信誉了,既然它有问题,那就不能展出,欺骗买家,不然我们这几年好不容易积累的口碑和打响的招牌就要砸了。”


“什么问题?”唐谦一脸茫然地问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临时把那件瓷器撤下来,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我就不能过来观展了吗?我看完了临时有急事急着离开而已,怎么又闹到这一步了?”


陈海峰哭丧着脸道:“唐老弟,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真实的想法我都明白了。那件瓷器本来我们相当看重,作为压轴重器宣传、展览,是我们这次拍卖会的最大卖点,可没料到会出这么个事情,要不是你正好过来参观,发现了这个问题,那我们现在还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呢。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谦摇了摇头道,“陈经理,你说话太深奥了,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那恕我不奉陪了,告辞。”


说完他转身欲走开,陈海峰却及时拉住了他。


“唐老弟,请留步,听我把话说完。”陈海峰郑重其辞地道,“既然你看出了那件瓷器的问题所在,那就帮忙帮到底,告诉我们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不然我们心里七上八下,没个准数。”


唐谦摇头道:“我没看出什么来,是你们多想了吧?”


陈海峰苦笑道:“你就别瞒我们了,我还看不出来吗?你肯定是看出什么问题来了,那件瓷器是‘朱仿’,对不对?”


“‘朱仿’?”此话一出,不但早有预想的林子豪和徐青面面相觑,露出一脸骇异之色,站在桌前围着那件瓷器的一干鉴定人员也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惊恐。


“朱仿”势猛如虎,令人闻风丧胆。


唐谦似乎怔了一怔,一时间没有说话,既没有承认,也没有摇头否定。


实际上他早就猜到了,刚才他在展览大厅鉴定那件瓷器的时候,陈海峰注意到了他,偷偷站在一旁留意着他的神色变化,见他脸色突然有变,并迅速起身离开,便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


能坐上拍卖公司总经理这个位置,陈海峰肯定有点眼光的,观人之术不会低,只是想不到他眼光如此老辣,洞察力如此敏弱,竟然猜到了别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你不要乱说。”顿了顿后,唐谦开口道,“我没有那么想,也什么都没说。”


这个事情还是不要公之于众的好,毕竟只是徐青请他来鉴定瓷器,而不是陈海峰他们拍卖公司请来他的,他和该公司交情不深,没必要告诉他们真相,毕竟他不想惹来没必要的麻烦。


陈海峰道:“唐老弟,你就不要隐瞒我们了,我虽然和你不是很熟,但你也不是很了解,但刚才在展览大厅,你察看那件瓷器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什么都看到了,你那眼光分明就是在说,那是一件‘朱仿’。既然你鉴定是‘朱仿’,那请你告诉我们,问题在哪里,怎么证明它是一件‘朱仿’?


“证明不出那是一件‘朱仿’,我们就没办法对卖家和买家一个合理的交代。所以拜托了,请你务必告诉我们真相,这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名誉问题,公司的生死存亡就摆在我们,我想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左右为难,落到这个尴尬,甚至危险的境地。”


唐谦仍然摇了摇头,很坚决地说道:“我想你搞错了,我没那么说过,甚至想都没想过,不过陈经理,你想象力可真丰富,你不去写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真是可惜一个大好人才了!刚才你说的都是你自己臆想的,没有任何根据。”


“好了,不说了,我手头上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处理。林哥,徐老板,我们回去吧,不看了。”


说完唐谦便招呼上林子豪和徐青,起身朝门口走去。


可刚走到门口,前面就匆匆忙忙地走来了几个人。


其中两人很眼熟,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那年轻女的正是忆古公司的美女业务员姜思远,而那中年男子则是她父亲。


该公司的艺术总监姜恒文。


此刻姜恒文脚步匆促,气喘吁吁,一张脸都白了,好像遇到了什么既害怕担心又令他异常愤怒的事情。


走进会议室来后,姜恒文看都没看唐谦他们一眼,直接朝那件瓷器冲了过去,并激动、紧张地察看起来。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超大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