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暴打雷彪
    第066章  暴打雷彪

    “子豪,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生那么大的气?”

    听到林子豪的怒吼声,原本坐在柜台后的海叔走了上来,询问有关事情。

    “海叔,你来给评评理,‘如意轩’的雷彪是不是该死!”林子豪愤愤不平地说道。

    “‘如意轩’的那个雷子?”海叔惊疑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惹你了?他虽然在这条古玩街上横行霸道,但也不敢在你面前跳得那么厉害吧?”

    林子豪兀自气呼呼地说道:“他太目中无人,太嚣张了!”

    当下他将雷彪一伙人欺负敲诈唐谦,和刚才在唐谦送药来的路上打碎药罐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听后,海叔脸色一变,叹口气道:“那雷子还真是无法无天了,竟然公然干出那种事情!”

    林子豪说道:“他不就是丈着家里有钱有势吗?他欺负别人可以,但欺负到我头上来了,绝不能忍!小唐,你跟我来,我们去找那王八蛋算账,这次绝对不能饶他!”

    说罢他迈步就要走出店门,去找雷彪一伙人算这笔账。

    海叔却叫住了他,说道:“子豪,别冲动,你就这么走去‘如意轩’,恐怕也奈他不何!”

    唐谦也道:“海叔说得对,这样贸然走去找他们,可能讨不到好去,毕竟你去他们的地盘找人,他们有准备,你奈何不了他们。”

    林子豪转过头来,激动地说道:“那难道就这样放过他们,任由他们欺负你吗?”

    唐谦重重地摇头道:“当然不是了,被他们欺负受到的气一定要讨回来!只是就这么跑过去算账不合适,对我们不利,我们还是想个办法,再好好惩治他们一番吧。”

    “那要怎么做才好?”林子豪问道,听唐谦那么一说,他明显有认同之意,开始商量起对策来。

    唐谦走上几步道:“雷彪不是明言要我那块翡翠吗?那就遂了他的心意,答应把那块石头给他就是了。”

    “什么?”林子豪眼睛一瞪道,“你屈服了,承认赔偿?那根本不是你的错,是他们在敲诈你!再说了,你那块翡翠不是已经卖给范老师他们了吗?拿什么给他们?”

    唐谦笑了笑道:“石头是卖出去了,就算答应赔偿,也没法赔给他们了,当然,我也不可能赔钱!”

    “那你那是什么意思?”林子豪疑惑道。

    唐谦走到他身前,低声道:“雷彪不是很想要我那块翡翠吗,我假装答应他,把他约到一个地方来拿东西,到时候他没有任何防范,你再出来狠狠教训他们一顿出了这口恶气就是了,这样比贸然跑去‘如意轩’当面对质的好。”

    所谓“兵不厌诈”,想要对付雷彪那样的地痞蛇头,那只有巧布陷阱,以智取胜了。

    “这确实是个好法子,还是你有办法,那就这么办。”林子豪点头赞同道。

    唐谦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他电话,还有不知道把他约到什么地方好。”

    林子豪回答道:“没有他电话,但可以问到,至于约的时间和地点,放在晚上吧,地点就街入口那家茶馆的包厢里好了。”

    说完之后他便打电话询问雷彪的联系电话,很快便问到了。

    拿到电话后,唐谦硬起头皮给雷彪打去了一个电话,虽然是故作妥协,在电话里他也没有表现得低声下气,只是说两个人找个地方谈谈,看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雷彪哪知道这是他们布的一个局,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小唐,那药的事,还得麻烦你帮我配一副了。”这个事情搞定之后,林子豪恳切地请求道,“买药材花去的钱我尽数给你。”

    唐谦说道:“钱是小事,也没花多少钱,明天我再给林老配一副吧,希望到时候不要再出问题了。”

    林子豪欢喜道:“那就麻烦你了!”

    商量好之后,唐谦道别离开了“御宝堂”,然后回到“淑芳斋”,帮着傅艺红收拾了一下东西,不过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也没有说晚上的行动。

    这事不宜告诉傅艺红,免得她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家,初来乍到,无依无靠,跟她说了也没用。

    店铺关门之后,林子豪来找唐谦,两人先在跟雷彪约好的那家茶馆旁边的一家餐厅里吃了晚餐。

    七点多钟的时候,他们就来到了茶馆包下的那个包厢里,耐心等候雷彪的到来。

    约莫八点钟时,雷彪很准时地赶来了,不过他敲响门的时候,林子豪并没在包厢里,而是躲藏在门外的某个地方,等下等他们进包厢之后好堵住门口,关门打狗。

    门敲响后,唐谦站起身来,很快门便推开了,只见雷彪和他那两名“心腹”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看到刚下午众目睽睽羞辱他的红毛时,唐谦心中登时升起一团怒火,暗暗地捏紧了拳头,当他极力克制住了自己,表面上并没有发作,而是淡定自若地迎视着走近门来的雷彪三人。

    走过来后,雷彪呵呵一笑道:“你愿意坐下来和我好好谈谈,这是好事,说明你识时务,有长进。”

    唐谦脸色不惊不变,淡淡地说道:“你们请坐吧。”

    说罢当先坐了下去。

    雷彪三人也很随意地坐在了茶桌前的凳子上。

    “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三十万你是必须赔给我的,当然,听说你运气不错,在‘翡翠坊’赌石的时候赌到了一块价值二三十万的上好翡翠,如果你手上没钱,赔不出来,那也可以用那块翡翠来抵债。”雷彪振振有词地说道,他一开口便索赔,直奔主题。

    唐谦淡淡一笑,说道:“可以啊。”

    “你答应了?”雷彪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唐谦说道:“你不是要我那块翡翠吗?石头我都带来了。”

    “在哪里?”雷彪急急地问道,眼睛直放亮光。

    “在这里。”唐谦回答道,说着从旁边凳子上放着的袋子中拿出了一块玉。

    那确实也是一块新鲜出炉尚未雕琢的翡翠玉,但质量上相差唐谦之前赌到的那块冰种翡翠太大,是他们向熊吕林要来的,用来做演戏的道具而已。

    石头拿出来后,唐谦摆放在桌子上。

    石头一亮出来,雷彪便拔身而起,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了过来,拿在手上仔细查看。

    “你耍我?”看清楚后,他脸色大变,恶狠狠地瞪着唐谦,“雷老虎”的真面目又露了出来。

    “我耍你什么了?”唐谦反问道,语气很是淡定。

    雷彪气冲冲地说道:“这块翡翠杂质这么多,颜色也这么淡,连豆青种都算不上,你敢说是你赌到的那块黄阳绿冰种翡翠?你小子可真会想啊,居然拿一块不值几个钱的垃圾翡翠来糊弄我,你以为我是瞎子,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吗?”

    唐谦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谁说我赌到的是一块冰种翡翠?你肯定是被人骗了,我赌到的就是这块石头,不信你去问问‘翡翠坊’的人。既然你那么喜欢我手上这块翡翠,那送给你也无妨,不过劳烦你们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大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放屁!”雷彪吼道,“别人怎么可能骗你,明明是你小子在骗我!你真不想混了是不是?”

    “找死吗,小子?”

    与此同时,红毛和绿毛也站了起来,红毛更是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拽住了唐谦的衣襟,随时会出手殴打。

    包厢里他们有三个人,而唐谦只有孤家寡人的一个人在,如果动起手来,不用想也知道哪一边会吃亏了。

    “住手!”

    就在这时,门“砰”的一声踢开了。

    除了唐谦,雷彪三人无不大吃一惊。

    猛然闯进来的自然是林子豪。

    雷彪三人走进包厢后,林子豪一直守在门外,耳朵贴在门上倾听唐谦他们在包厢里说话,当听到雷彪他们呵斥唐谦,准备动手的时候,他便再也忍不住了,猛然踢开门,冲了进来。

    “豪哥?”见出现在眼前的是林子豪,雷彪脸色一阵发白,愣愣地道。

    “你倒还认得我!”林子豪满脸怒色,大踏步朝雷彪走了过来。

    “啪!”

    还没等雷彪有所反应,林子豪就猛力一巴掌扫了过去,重重打在他脸上。

    那一巴掌极为响脆,出力奇大,只把雷彪打得歪在了一边,扑在茶桌上。

    “你干什么?”见主子被暴打,一旁的绿毛急了,紧张地看着林子豪,想要出手,却明显很忌惮,不敢冲上来。

    “你说我干什么?王八蛋!”林子豪一声怒吼,突然他顺手一抽,从腰间抽下了皮带。

    那是一条绿色的皮带,带扣上有五角星,像是军用皮带。

    不等绿毛有所防备,他就“唰”的一声,用力抽打了过去。

    皮带径直打在绿毛手臂上,他只痛得哇哇大叫。

    林子豪却没有停手,手起鞭落,随即又毫不留情地,重重抽打了几下。

    他挥动皮带的力气极大,手法又极其娴熟,每一鞭都没有打空,而是生生落在绿毛身上,血肉之躯,皮带落下来,如何不痛。

    绿毛一边大叫一边慌乱躲闪,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地。

    那边厢,唐谦早已挣脱开了红毛的手,眼睁睁地看着林子豪出手那般凶猛,红毛吓呆了,脚都挪不动了,别说上去帮忙了。

    “小唐,那壶药是谁打掉的?”林子豪问道。

    唐谦指着身前的红毛道:“就是他,他抢过去,故意扔在了地上!”

    “奶奶的,原来是你这个王八蛋干的好事!”林子豪怒道。

    为他爷爷求药治病一直是他的心愿,也是他们家人目前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好不容易向唐谦求到了一副药,谁知道半路中却被人捣乱毁坏了,让他如何不怒,简直是触及了他的逆鳞,无法饶恕。

    话一说完,他就挥动皮带,往红毛身上招呼了过去。

    “唰唰唰……”

    “啪啪啪……”

    皮带打过去后,每一鞭都击落在红毛身上,发出响脆脆的声响。

    红毛躲无可躲,只有抱住脑袋蹲了下去,痛得哭爹喊娘。

    林子豪一连抽打了好几下,一边抽打一边厉声痛骂。

    这时,刚被林子豪毫无征兆一巴掌打得七荤八素的雷彪晃过了神来,眼神慌乱地看着林子豪道:“你……你打我?”

    那一巴掌力气巨大,赫然只见他脸上落下了一个血红清晰的手掌印,非常刺目。

    “妈的,我不但打你,还要抽你!”林子豪怒斥道,“你们真是瞎了狗眼,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喝骂间,他提起皮带走到了雷彪身前。

    雷彪知道他皮带厉害,当即本能地往后倒退,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别乱来!你肯定是误会了,我们和你无冤无仇,怎么会欺负你,那是绝对没有的事情!”

    林子豪“唰”的一下将皮鞭打在桌上,喝道:“还说没有?你问问红毛,看他到底干了什么好事!小唐为我爷爷熬好的药,就那样被你们毁掉了,你说该不该死?”

    “什么?”雷彪诧异道,“这事我完全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林子豪冷笑道,“明明是你指使的,你竟然说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雷彪愣愣地摇头道。

    “红毛,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他随即喝问起红毛来。

    红毛瑟瑟地抬起头,脸色惨白,明显吓坏了。

    “我……我不知道那是他的药……”好一会儿,他才吞吞吐吐地说道。

    “你搞什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豪哥的东西你也敢打坏么?”

    雷彪闻言大怒,当即冲了上去,对着红毛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他这明显是要把责任全部推到红毛身上,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总要有个来背黑锅的。

    林子豪道:“别演戏了。现在你们打坏我的东西,影响给我爷爷治病,你说怎么办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真是无意得罪你的,完全是一场误会!”雷彪连忙道歉。

    “还不快向豪哥道歉!”他随即又迫使红毛向林子豪道歉。

    “豪哥,对不起,对不起……”红毛跑上前去,低头弯的,连声道歉。

    此刻只见他鼻青脸肿,手臂上也满是被皮带抽打的伤痕,样子甚是狼狈。

    “哼!”林子豪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豪哥,这点钱算是赔给你的医药费,我们真不是故意的,你大人大量,还请原谅了我们这一次。”雷彪随即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钞票,放到林子豪身边的茶桌上。

    林子豪冷冷地道:“你仗着势力欺负别人可以,我不管,可你不能欺负到我头上来。还有,唐谦是我兄弟,是我亲弟弟一样,从今以后,你们要是胆敢再骚扰他,我也绝不会袖手旁观!”

    “知道,知道!”雷彪哪敢有什么异议,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答应着。

    “滚!”林子豪吼道。

    雷彪三人当即夹起尾巴,狼狈万状地朝包厢门口跑了出去,都唯恐逃之不及。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