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071章  打眼


“艺红姐,这对鸟食罐你是从哪里收来的?”确定两只鸟食罐有莫大的出入后,唐谦抬起头来问道,此刻他神色凝重,很是严肃的样子。


傅艺红如实回答道:“是从古玩街一老板手上淘到的,那老板也在这条街上做生意,开了一家古玩店,店名叫做‘纳宝轩’。”


“你对那老板熟悉吗?又是怎么打听到他手上有这么一对鸟食罐的?”唐谦连声问道。


傅艺红摇头道:“不是很熟,别人介绍的,至于他手上这对青花鸟食罐,也是听到了消息才去看的,我本来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一眼就看中了。我知道这是一对宣德皇帝御用的珍品,所以向那老板求购,本来他不愿意出手,磨了很久才说动他。”


“小谦,你为什么这么问?你是不是真看出什么来了?”见唐谦脸色不对,她便忍不住反问了一声。


唐谦郑重其辞地说道:“我没看出什么,但郑重地建议你,你最好拿去权威人士那里做下鉴定,尤其是那只鸟食罐。”


说着他指了指其中一只鸟食罐。


傅艺红扫了那只鸟食罐一眼,疑问道:“那只鸟食罐有什么问题吗?”


唐谦一本正经地回答道:“我总觉得那只鸟食罐不对头,和另一只不是匹对的,请海叔那样的大师傅做下鉴定稳妥些,毕竟东西是送给伯父做生日礼物的,要是有问题,那总归不好。”


他知道傅艺红的父亲是行里的一位大师傅,德高望重,以他的眼力肯定判断得出东西的真假优劣,假冒伪劣者欺骗不了他。


傅艺红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怎么会呢?那两件鸟食罐一模一样,怎么会不匹配?你一定是看错了。你说不对,那问题是在哪里?”


唐谦说道:“我也说不上,但仔细看确实有不同的地方。艺红姐,我劝你还是做下鉴定吧,反正又亏不了什么,如果没问题,那也鉴定不出问题来。”


他看到的地方,傅艺红又看不到,说出来也没有信服力,所以只有那么笼统地建议对方好好做下鉴定了。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傅艺红点头道:“好吧,回头找海叔看看,但今天太晚了,这事明天再说。”


说完之后,她将那对鸟食罐好生收了起来,然后向唐谦道了别,带着东西离开了古玩店。


傅艺红走出店去后,唐谦稍微收拾了一下,而后关上店门,准备上床休息。


一夜无事,第二天在唐谦的建议下,傅艺红把海叔请了过来,让他帮忙鉴定刚入手的那对青花鸟食罐。


“……这只鸟食罐造型美观,青花釉面肥厚滋润,光泽柔和,非常漂亮。”海叔当先拿起一只鸟食罐,翻来覆去,认真地打量了一番道。


听他称赞,傅艺红欢喜道:“那没问题,应该是宣德时期的官窑精品吧?”


海叔郑重地点点头道:“嗯,包浆圆熟自然,应该没问题,是宣德时期典型的作品。”


傅艺红笑道:“小谦,你听,海叔都这么说了,还会有问题吗?”


她眉飞色舞,有些得意。


唐谦笑了笑,没有立马回话。


海叔再看了一会儿道:“从明代开始,青花瓷器物中开始出现各式各样的鸟食罐,但属明宣德时期的最具艺术性,尤其是官窑佳作,收藏价值颇高,像这种鸟食罐现在是瓷器收藏上的香饽饽啊,价值不菲。艺红,这么漂亮的鸟食罐,你是从哪里收来的?”


傅艺红回答道:“从一位老师傅那里收来的,一共收了一对,鸟食罐一般是成对的,成对收藏价值更高,只收藏单个,意义没那么大。”


“那是的。”海叔点了点头,并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鸟食罐放了下来。


刚那一只鸟食罐他已经做了鉴定,从他那话里听得出来,东西没有丝毫问题,是一件毋庸置疑的正品。


对于那只鸟食罐,唐谦也没有疑问,让他存疑的是另外一只。


“海叔,那你看看另外那件,看有没有问题。”唐谦随即开口说道。


傅艺红当先道:“那只肯定也没有问题啊,不可能看走眼。”


她很有自信。


海叔拿起另一只鸟食罐,同样仔细察看。


“诶,怪了。”看清楚后,他眉头倏忽皱了起来,很明显看出了什么异常之处。


“怎么了,海叔?”傅艺红脸色一变,忙问道。


海叔说道:“这一个好像真不对,呈色方面没有那一个典型,其他方面倒看不出什么区别来。”


“不会吧?不是一模一样的吗?怎么会有区别?”傅艺红连声疑问道。


海叔道:“你有仔细比对过吗?单独看,确实很难看出区别来,但两只摆在一起比较,区别就比较明显了。刚才那一只青花釉色饱满浓艳,而这一只就没那么明艳了,少了一种惊艳感,可能是我视觉上有偏差,没看准吧。”


“我看看。”一起跟过来做鉴定的林子豪说道,当下他逐一察看,并比对了一番,过后抬起头来看着傅艺红道:“傅小姐,海叔说得没错,这另外一只鸟食罐的釉色没有前面那只鲜明,好像不对,不是成对的一套鸟食罐。”


“怎么可能?”傅艺红不相信,他自己也对着那对鸟食罐察看,甄别,虽然她同样看出了那个问题,但安慰自己道:“这差别也太小了一点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尽管这么说,但她心里明显发虚了,开始不淡定起来。


海叔说道:“我也希望没问题,但古董鉴定和鉴定一般的商品大大不同,古董是不能出半点错误的,现在做假技术那么高明,真品与赝品之间往往就差那么一丁点,经验不足就看不出这毫厘的差距来。


“我不肯定这只鸟食罐有问题,但确实存在疑问,我认识一位专门收藏鸟食罐和鼻烟壶等小件瓷器的朋友,要不要请他过来帮忙看看?如果他说没问题,那就不用担心了。”


“好吧,那再请专家师傅给看看。”傅艺红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道。


事关重大,她不得不重视。


在海叔的邀请下,那位陈姓专家很快赶了过来。


陈师傅也在古玩街上做事,而且是本地小有名气的一位收藏家和鉴定师,尤其对鉴定瓷器富有经验。


看到海叔他们疑有问题的那只鸟食罐时,他很快做出了鉴定:“这只鸟食罐不对,明显不是宣德时期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清朝中晚期的,而且是民窑所产,不过是仿宣德的作品,但在收藏价值上远远不及宣德时期的官窑真品。”


听到他的鉴定时,傅艺红脸色一阵发白,激动地说道:“不是吧?怎么会是清代的民窑仿品?陈师傅,你是不是看错了?”


陈师傅摇头道:“怎么会看错?很明显的一点在于釉色的不同。你们应该知道,元末明初,官方在制造瓷器上,青料多用产自波斯的‘苏泥勃青’,这种进口的青花色料,特点是发色凝重浓艳,并有黑色似铁锈斑点,经化验,料中含锰量低含铁量高,与国产青料显然不同。


“那一只确实没问题,器型,釉色都对,采用的是‘苏泥勃青’,但这一只釉色淡了很多,显然没那么浓艳,所以它使用的色料不是进口的‘苏泥勃青’,而是浙料、回青等国产的青料,上面看不到一点结晶斑和晕散现象,这是不正常的。”


海叔点了点头,沉声道:“老陈说得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刚才我不确定问题是出在釉色上。”


“……”傅艺红脸色更白了,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若真如海叔和陈师傅他们所言,那他买到的是一只以次充好的仿品鸟食罐。


换而言之,她打眼了。


“我知道了,谢谢陈师傅掌眼。”过后她没有说什么,只是感谢了陈师傅一声。


陈师傅摇头笑道:“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你这只鸟食罐虽然是清仿,收藏价值不大,但那一只确实不错啊,是明代宣德时期的精品无疑。不知道你可不可以让给我,我一直在收这种瓷器。”


傅艺红毫不犹豫摇头道:“不好意思,这东西我不出手的。”


“那算了,我就不勉强了。”陈师傅点点头,随即他向海叔道了别,匆匆离开了“淑芳斋”。


而他一走出门去,傅艺红身子就一阵摇晃,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艺红姐,你没事吧?”


见傅艺红脸色惨白,颓然坐在凳子上,唐谦着急道。


他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事实如此,改变不了,只能正视。


怔怔地呆坐了好一会儿,傅艺红才长长地叹口气道:“哎,打眼了!都怪我自己,太贪心了!”


海叔安慰道:“看走眼,买错了东西,没什么大不了的,在这一行谁不是打眼过来的,谁都有吃亏的时候,吃一堑长一智,下回多留个心眼,看清楚就可以了。”


傅艺红一脸痛惜之色,说道:“可海叔,你还不知道,这两件鸟食罐我花了很多钱才收来的。”


“一起花了多少钱?”海叔问道。


傅艺红回答道:“八十万。这是一对的价钱,那只仿品也算在里面,我当做真的买了。”


“八十万?”听到这个价钱时,海叔和林子豪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林子豪倒抽口凉气道:“八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啊。一只鸟食罐恐怕值不了这个价吧,毕竟那不是瓶子和罐子之类的大件青花瓷,而只是小物件,收藏价值毕竟有限。”


傅艺红说道:“我知道,我买的时候是算一对的,只买一只哪里要花这么多钱?我还以为自己捡到一个大便宜了,没想到买了一个赝品,倒赔了一大笔钱!哎,都怪我爱贪小便宜,不然也不会赔这么多钱。”


她不住叹息,自责不已。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