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七章底线
p>    第一百四十七章底线     全场静寂,没有人会想到叶冲朔居然在犯了众怒之后,居然还敢动手,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小鬼会有如此实力。     这“天元第一锤”之所以敢于把更高级的锻造区设置在二楼而非更为坚固安全的地下,正是出于对自身建筑结构的自信,整个锻造铺的地面乃至于墙壁之内,都嵌有耐打性和抗变形能力极强的混合金属板,因此尽管每天都有许多的锻造师在二楼进行捶打冶炼,每天都有数百斤重的材料被人毫不在意地在二楼上扔来扔去,这建筑也没有因此而产生过一丝丝的颤动,甚至在一楼的时候根本感觉不到二楼的动静。     这也算是这个锻造铺给自己打的一个硬广告了。     但如今,这坚实可靠的墙壁却是被人一击给轰开了一个大洞……     在听到叶冲朔那冷然的宣言之后,不少人先是一愣,但随即怒火却是越发燃得旺盛起来了,宣战之声此起彼伏……     “居然敢在这里动手?呵,小子你有胆量!不管你是谁,今天也休想再从这地方走出去了!”     “你还真把这当成是自己的地盘了?我可警告你,这里掌柜的可是一位秘银级上等的强者,等我上报给他,哼哼,你就等死吧!对于你这样嚣张闹事的家伙,掌柜的可不会心慈手软!”     “牙都还没长齐,口气倒真是不小!我承认在你这年纪,如此实力还算不错了。可惜啊,小鬼,长得最快的杂草也是最早被园丁给修剪掉的,而我不介意来当这个园丁!”     ……     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更是毫不顾忌地故意越过叶冲朔划过的这条线,挑衅般地对叶冲朔说道:“小爷我今天就过了这条线,你这小子又能耐我何?”     与此同时,他的身上赫然爆发出一股青铜级上等的强横气势,向叶冲朔以不可一世的大步走过来……     “这气息,居然是青铜级上等的高手!看来我等不必出手了,这小子马上就会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     “没错!哈哈哈……呃……等等,那个……该不会是……”     只见背对着众人的这个华服男子突然间就止住了继续前行的脚步,以一种怪异的步态停在叶冲朔的面前,久久不动,而在一个客人的提醒之下,人们才发现,他的背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半截染血的剑刃……     而他自己,已经失去了声息,只是因为尸体被挂在了这剑刃之上,才没有倒下去。     这小鬼到底是什么时候出招的,这个男人又是什么时候被他杀死的,依然无人察觉!     如果说叶冲朔之前一击打飞那个客人顺带将这里的墙壁轰出大洞,只是能够让人对他的评价提高一些的话,那么此刻他于无声无息之中就秒杀了一位货真价实的一个青铜级高手,则是彻底让在场的所有客人感受到了莫大的震撼。     那可是青铜级上等的高手啊!青铜级上等,在这小鬼的手里,居然就像是屠夫杀一只普通的猪狗那样杀了?     他……这是什么实力?     叶冲朔将斩空剑缓缓从面前这个男子的心脏处抽出,尸体随之躺倒在地,脸上还残留着先前那不可一世的神情,但那放大的瞳孔之中,却只能够看出死前那无限的惊恐与难以置信。     在将斩空剑刺入这家伙体内的一刹那间,蕴含着叶冲朔怒意的剑气便尽皆释放而出,在一瞬间便将他的五脏六腑包括大脑全部绞杀破坏,就是这样一瞬间的功夫,他的生命便终结在了叶冲朔的手上,以至于连动作和神态都没来得及变化,甚至,惨叫都没能发出一声。     尽管他的尸体现在看起来除了心脏部位的破洞以外都完好无损,但实际上这也只不过是一具包裹着一滩肉泥的躯壳了而已。     剑刃一抖,灵气倾灌而出,将剑身上的污血给完全荡开,与此同时,叶冲朔身上那秘银级中等的气息也终于彻底释放了出来!     秘……秘银级?而且还是秘银级中等!     这怎么可能!足以匹敌天元学院导师的实力,怎么可能出现在这样一个半大的小屁孩身上!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赵金斧在内,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宁可认为是自己在做梦,也绝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     秘银级……平常人就算修炼一辈子也难以触及到的领域,却就这样出现在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身上,这怎能让人接受?     但是,那个青铜级上等的高手就那样躺在他的脚边,他们也亲眼看见了他被杀死的全过程,青铜级高手死得就像一只蝼蚁一般随意,但却无一人能够看清叶冲朔的动作,这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如果让你们乖乖闭嘴的方法只剩下这一种了的话……”叶冲朔握剑的手一转,剑刃上的寒光反射到他脸上,将那双冷漠得如同死神一般的双眸映照得透亮,就像那刃尖上的锐芒一般,被他这视线所扫过的人,只觉得像是有着一把实质的剑刃就架在脖子上,下一刻就或许会身首异处!     “那么我不介意让这个地方血流成河。”叶冲朔在说这话时,轻轻笑了一笑,但这细微的笑声在先前嘲讽他的人耳中听来,却如同死刑的判决书一般可怕!     这是何等恐怖的气势!尽管这个少年的面庞上还带着处世未深的稚嫩,可他身上那股气息,却简直像是斩杀了千万人的地狱修罗才具备的杀势!     所有人脸上都忍不住淌下冷汗,心中的惊憾简直像是正在喷发的活火山一般,他们一遍一遍地在自己内心确认着,面前所站着的,真的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而已吗?     “下一个是谁?”叶冲朔凛然的目光扫过面前一个又一个的客人和锻造师,手中的斩空剑也随之指向刚才那些叫嚣得最为强势的人身上,“是你吗?你吗?还是说,是你呢?”     被叶冲朔点到名的人只感觉背脊一阵发凉,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同时目光不由自主地扫向叶冲朔刚才划下的那道线,这才发现,这道看似狭细的剑痕,居然直接将二楼的地板都给完全划穿了!一楼的灯光从那缝隙中隐约透出……     开什么玩笑……二楼的地板与一楼天花板之间,可是有着两米多厚的合金材料板啊!     先前那些叫嚣得最为起劲的人,此刻终于明白了过来,招惹上这个少年,绝对是此生最大的错误!     看着这些人脸上那惊恐万分的神情,叶冲朔顿时兴致全无,对于没有任何战意的人下手对他来说是一种侮辱,他将斩空剑收回到鞘内,冷笑道:     “这是你们最后向我发起挑战的机会,如果在我开始锻造之后,还有人敢来捣乱,呵呵,用你们的话来说,今天就别再有人想要活着出去了,明白了吗?”     叶冲朔并不嗜杀,倒不如说,他并不喜欢杀人,但是如果真有人敢触及到他的底线的话,那么就只有鲜血和生命才能够平息他的怒火。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