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听完老者的讲述,叶冲朔心中不禁感到骇然,地脉涌点所处的那个空间,他去过几次,自然知道要架构那样一个极其庞大而又稳定的空间,需要何等高超的空间之力与技巧,哪怕是全盛时期的自己,都不见得能完成这样的伟业。


而就是有着这等力量的一位强者,却甘愿在完成这种伟业之后,在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之内,枯燥独守长达数万年之久?


看到叶冲朔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震惊之色,老者又笑了,“你一定是在想,老朽为什么非得守在这种地方吧?还是那个问题,若是这根独木桥断掉的话,你猜猜会怎样?”


叶冲朔认真思考了片刻,说道:“无论如何,地脉涌点都是属于天启州的,不可能一直脱离天启州而独立存在于别的空间之中,而这虚之痕是唯一连接着那个空间和天启州的地方,也就是说,一旦这里破灭的话,地脉涌点就会重新回到天启州上的某处吧?”


“没错,而一旦地脉涌点回到天启州,必将带来无尽的灾祸,为了避免这场灾祸发生,老朽必须守在这里。”老者的微笑中,也透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无奈。


叶冲朔轻轻一笑,“相比起那些自诩为救世主的圣主们来说,愿意将自己的一生奉献在这种默默无闻的守护上的你,更让我欣赏,不过,这跟我之前问你的问题有什么关联吗?你为何要大费周章地把我们引到此处来?”


“当然有关系。”老者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他的眼神越过叶冲朔,注视着他身后通向外界的那道门,沉声道,“因为这个独木桥,已经快断了,当虚之痕彻底崩溃之时,无尽的灾殃将会随着地脉涌点在天启州上的重现,而重返世间。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老朽需要借助外人的力量……”


他说到这里,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皇甫恨天,笑道:“虽然一开始听到老朽的求助之人是他,不过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老朽就知道,叶冲朔,你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选。”


“其实你大可不必为此事太过忧心,因为第二次天魔之灾,已经爆发了,你担忧的灾祸,早已发生,就算再加上地脉涌点内的那些天魔,也无足轻重……”叶冲朔说道,他不再隐瞒,将现在天启州的现状完全告知给了眼前的老者。


不过,老者在听完之后,却并没有表现得太过讶异,像是早已预料到会如此一般,只是低声喃喃道:“原来已经开始了啊,难怪……难怪……”


“难怪什么?”叶冲朔追问道。


老者抬眼,严肃地注视着叶冲朔,“你真的认为地脉涌点的回归,对现在已经伤痕累累的天启州无足轻重吗?”


叶冲朔猛然回想起,之前在向齐无踪问询情报时,关于暗帝照影的情报,似乎是在地脉涌点内不知所踪?这么看来,地脉涌点之中,发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重大变故?


“地脉涌点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朽不知道。”老者摇摇头,看着叶冲朔写在脸上的不相信,他又笑了,“真的不知道,因为这虚之痕是连接地脉涌点空间和天启州的唯一通道,所以老朽虽能同时感受到两边的一些变化,但却无法探知到其具体的细节,老朽只能告诉你,千万不要小瞧了地脉涌点的回归所带来的影响,否则,天启州将会面临比现在还要更加残酷百倍乃至千倍的灾难!”


叶冲朔注视着眼前的老者,从他的眼中,他看不到有丝毫谎言的迹象,同时心中那股对于天魔的无力感又涌上心头,握了握拳,说道:“好吧,我会帮你的,具体需要怎么做?”


得到了叶冲朔的承诺后,老者就像是放下了一切顾虑一般,脸上洋溢着轻松的笑容,然后说出了让人心中一震的话:“很简单,只要击败老朽就好了。”


叶冲朔懵了一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你……刚才说什么?”


老者顿了一顿,似乎是也有些诧异于对方居然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听不懂,于是又说道:“大概是老朽没有表达清楚,意思很简单,只要你来杀死老朽,就可以了。”


“为什么非得这样?”叶冲朔皱起眉表示不解,“你不是这虚之痕的看守者吗?杀了你跟保护这里有什么必要关联?”


“说来话长啊!”老者长叹了一声,苦笑道,“简单说来,这虚之痕,其实是老朽以自己一半的灵魂为基石创造的,这么多年过去,当初那半数的灵魂已经油尽灯枯,想要继续维持着虚之痕的存在,就不得不将老朽体内这剩下一半的灵魂,融入其中。”


虽然对于用灵魂创造通道一事,叶冲朔再次被震撼到了,但他依然感到十分不解,“既然如此,你自尽于此,不就可以达成目的了吗?为何非得大费周章,借他人之手来做这种事?”


老者呵呵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尽管老朽无悔于将此生献给这个世界,但老朽并不甘于在生命的尽头,以这种方式默默死去,就算是死,也应当光荣地战死在此处,方可圆一场夙愿,年轻人,你就当是满足一下我这老不死的一点心愿吧。”


“这便是强者的浪漫么?”叶冲朔会心一笑,“好,即便不为了天启州的苍生,就冲你这份孤傲的强者尊严,我也会答应你的请求,或许,你我也曾是同一种人呢。”


“哈哈哈哈……”老者开心地大笑起来,“好好好,没想到在这最后,还会有人答应这儿戏的请求,看来是老天不负我!叶冲朔,老朽也没有别的谢礼给你,只有这把数十年前意外流入此地的剑,作为一点心意,请你务必收下。”


“不用你说我也会收下的,”叶冲朔大步走上前,将叛逆从地上拔出来,剑身瞬间发出一声奇异的嗡鸣,“因为它,本就是我的遗失之物。”


“哦?哈哈哈哈……”老者再次爆发出爽朗的笑声,“看来这还真是命运的相会,你我注定会在这里厮杀一场啊!那么,就用你手中的这把剑,与老朽一战,如何?”


“正有此意。”叶冲朔微微一笑。


老者将手中的拐杖缓缓抬起,做出一个让叶冲朔颇为惊诧的动作——


那是使剑之人才会有的起手式动作。


“对了,老朽好像还没有自我介绍,虽然早已忘却了最早的名字,不过现在,你只要记住,你的敌人,拙号剑虚!”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