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九章重凰草
p>    第一百八十九章重凰草     清晨。     叶冲朔来到庭院之中,拿起手中的这本没有封皮的泛黄古书,一页一页地翻动着,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些岁月悠久的模糊字迹也总算是清晰了不少。     “能够令死者的尸体活过来一段时间的恶鬼花、沾血即死的妖毒草、能迷幻人心智甚至可以完全操控他人行动的迷玫瑰……”叶冲朔一页一页地翻动着,脸上浮现出感兴趣的微笑,“果然全都是些让人不安的奇花异草呢,这些效用,也足以达到被列为禁忌的标准了,如果说在这本书里面,有什么药材能够让人断肢重生,也完全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吧?”     他继续翻阅着,速度越来越快,虽然这古书上记载的药材大部分药性都相当可怕,有的甚至极为诱人,但这些都不是他的目的所在,对叶冲朔而言,这整本书之中,只需要找到他所苦苦寻觅的那一种药材便足够了。     书页哗哗翻动着,因为年岁太过久远古老,完全经不起如此强度的翻阅,一页页的泛黄书纸被翻过之后,便脱离了书体,如同落叶一般飞舞在半空中,在阳光下展露出它们那不为人所知的全部秘藏。     最后,在书页即将被全部翻尽之时,叶冲朔的手终于停了下来,他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这一页之上。     药材特征——九叶,并带有四色的花蕊!     药材的效用是……能够修复人体上不超过五分之一的被破坏部位,心脏与大脑不在此范围之内。     副作用是,因为药性与灵气相冲,因此必须在废掉全部修为的情况下方可服用,否则便会爆体而亡。     不过,这个副作用对于小亚而言,简直就形同虚设,且不论她浑身上下没有半点灵气的存在,即便她修炼的是灵力而非魔法,以叶冲朔的炼金手段,也有自信将此副作用给完全抹除。     “重凰草……”叶冲朔直勾勾地注视着这株药草的名字,嘴角弯起一丝淡淡的弧度,“起名者是将这当作了能够令凤凰涅盘重生的神药吗?呵,看来我过去生活的世界还真是个遍地黄金的宝地了。”     感叹了一番之后,他才将视线缓缓下移,看向这重凰草的产地……     顿时,眉头稍稍皱了一下。     “产于天鹜峰的峰顶之上,因其散发的天地灵气极为浓郁,因而是属于受无数灵兽抢夺追捧之至宝,通常条件下,只有天鹜峰的灵兽之王方可得到其归属权,     天鹜峰叶冲朔是知道的,就在天元学院所处的这座神鹫峰对面的那座山上,这座山峰虽然在高度上跟神鹫峰无法可比,但其凶险性却是附近的山峰之中最高的一座。     玄铁级的灵兽在其中如家畜一般被高等灵兽圈养着,肆意宰割,青铜级的灵兽在其中也毫无地位,只是猫猫狗狗一般随处可见的级别而已,秘银级灵兽也有着不少,更有传言声称在其峰顶之上还有黄金级灵兽的存在。     别说是天元学院的学员了,就是导师也没有几个敢冒险擅自前往那座山峰上的,毕竟那个地方不仅没有什么天材地宝,就连最起码能够诱人前往的稀有矿料都没有,只有着漫山遍野的凶恶灵兽,一般只要不是脑子进水的家伙都不会去那个地方的。     但在看完这本书之后,叶冲朔也大致明白了为何这座山峰之上会有如此之多的高等灵兽存在了。     天鹜峰与神鹫峰一样,都是地处灵脉受天地精气滋养的宝地,因此这里的稀世神药起初都是极为丰富的,只是神鹫峰早早地便被天元学院所占据,因此上面的稀世药材也早已被开采过了。     而当神鹫峰的药材被开采殆尽之后,学院将目光探向周围的山峰意图寻找其他药材的时候,存在于天鹜峰上的诸多天材地宝却已经将满山的灵兽都滋养得实力强劲,不容小觑了,如果贸然进犯只会面临巨大的损失。     因此,那些动辄便要百年乃至千年方能成熟的极品药材便得以幸存下来,从而将那些灵兽养育得越发强大起来,形成一种良性循环。     之所以现在的人会认为天鹜峰上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是因为这些无比珍贵的稀有药材早已淡出人们的视线,向叶冲朔透露线索的那位老者也说过,当今的药籍之中早已没有再记载这些传说之中早已绝灭的药草了。     要在这种地方,去挑战最强的灵兽才能够得到重凰草吗?     说实在的,以他现在这剑骨八转的实力,基本上可以横走于那天鹜峰之上,哪怕是秘银级巅峰的灵兽也不可能在他的手上撑过十个回合,他所担心的,就只是那天鹜峰上的王者……究竟到了何等的实力?     如果是黄金级下等的话那便还好说,只要一边牵制着它然后趁其不备取了重凰草便跑就是了,可如果是黄金级中等乃至上等呢?     那是基本没有什么胜算的,秘银与黄金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这之间的区别绝不是秘银级中等与上等之间的差异可以描述的,完完全全就是另一个档次的对比,即便是以叶冲朔而言,全力应战,底牌尽出,估计也就能够堪堪与黄金级下等的对手打个平手,如果遇到黄金级中等的话,那便只需要考虑如何保命了,连逃跑都别想。     虽然他也想过,暂且再等待一段时间,等到自己的实力提升到黄金级之后再去天鹜峰,但这需要的时间太长,长到足以可能发生无法挽回的变数,况且,他必须要在去天垂湖之前就将这重凰草拿到手,因为他无法确定自己一旦去了天垂湖之后,还能不能再回来。     所以,至少要在那之前,把小亚的舌头治好。     他将手中的古书随意地往天空中一扔,脆弱的书缝线顿时断裂开来,干枯的泛黄书页顿时四散飘飞。     “小亚。”叶冲朔唤道,“把这些烧了。”     小亚闻言,便走了过来,用一个“风啸漩涡”将这些书页全部集中在一起,然后一团火苗飘入其中,迅速形成一个风轮火球,将这些书页瞬间包裹在了其中,化为灰烬……     尽管这本书的存在价值以及意义,对于这整个大陆来说或许都是极高的,但对叶冲朔而言,整本书的唯一价值便是记载着重凰草的那一页,剩下的,早早烧掉反而能够消灭罪证。     不过,明明应该是将这书刻意隐瞒起来的云老头才有罪才对,说是“罪证”他倒还感觉挺屈的。     而就在这火焰刚刚将书页包裹起来之时,一个熟悉的年迈之音却从门口陡然传来:     “叶小友,这孩子在烧什么呢?”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