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p>
第二百一十六章令人惊愕的联系
院长办公室之内。
叶冲朔换了一身新衣服,坐在客席之上,将送来的好茶一口气喝光,然后用一种带有淡淡敌视的目光紧盯着云震风。
云震风却是仿佛感觉不到这种目光一般,慢慢品着杯中的清茶,缓缓说道:“真是没想到啊,叶小友居然能在如此惊险的战斗之中突破到黄金级,说实话这也实在是出乎老夫的意料之外,不过还是恭喜你了,至少有着黄金级实力了的话,也不可能再有人说你什么闲话了。”
“这当然是出乎你意料之外。”叶冲朔耸了耸肩,冷笑道,“若是你能猜到这一步,还会安排穆泰来跟我打吗?”
他摆手斥退一旁想要过来添茶的侍从,自顾自地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满,然后又一口喝下,“我现在晋入了黄金级,云老头你压力很大吧?”
“说得没错,压力是挺大的。”没想到云震风却是自己承认了这一点,“从你成为黄金级强者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想要把你掌控在手中,怕已是痴人说梦了。”
他放下茶杯,继续说道:“以叶小友你的潜质,要超越老夫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应该也不会太长,到那个时候,老夫就彻底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牵制你的伎俩了,所以,为了避免这一点,最好的选择,应该就是趁现在把你杀掉了吧?”
叶冲朔不为所动,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因为他知道这老头没有半点杀意,若是他现在自己就吓得拔剑出来了,也只不过是徒增笑话而已。
“然而,即便是现在动手,未免也有些晚了,以叶小友目前的实力,就算打不过我,想要全身而退想必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
“不过,那是老夫与你为敌时才会做出的选择,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成过敌人啊。”云震风露出了一抹和善的笑容,说道,“即便你会到这天元学院里来以导师的身份入驻,这也只是你我之间的一场交易,至于将你变成老夫的掌中之物……老实说这个想法的确有过,不过,自从那从天垂湖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消失了。”
“不打算与我为敌?”叶冲朔冷笑一声,“那么重凰草的事呢?你怎么解释?”
见他终于还是切入了主题,云震风便笑了笑,诡辩道:“叶小友,你似乎忘记了,当初作为交易的筹码,我的要求是让你我的学院成为导师,而你的要求,仅仅是进参观一番罢了。”
他的解释与叶冲朔料想中的所差无几,“我并未说过,内就一定会有你想要找的药草,也从来没有义务要将这药草的下落告诉你,虽说是有私心的成分,但相比之下,我能将这个线索放进内,已是对你的帮助了。”
“这算什么帮助?”叶冲朔的语气越来越冷,“难道将线索留下之后,再到天鹜峰之上取走重凰草的一部分,然后看着我历尽艰险之后却吃了一脸灰的模样哈哈大笑,这便是你的乐趣所在吗?”
“误会果然就出在这个地方了吗……”云震风轻叹了一声,认真地看着叶冲朔的眼睛,郑重地说道,“老夫以天元学院院长的名义起誓,你现在所气愤的事,跟老夫我并没有半点联系,我从未去碰过天鹜峰上的重凰草,对你的隐瞒也仅仅是将其线索私藏起来了而已。”
“真是毫无可信度的起誓啊!”叶冲朔冷笑道,“除了你,还能有谁会做这种事?又能出于什么理由去做?”
“的确,能办到这一点并且符合自身利益的人,大概就只有老夫一个。”云震风也肯定了这一点,但随即便话锋一转,“可是,如果并非人为因素造成的呢?”
“这是什么意思?”叶冲朔皱眉道,“难不成你是想说,这重凰草是自己插了翅膀飞走的?”
不想,云震风却是很认真地回答了他这个荒唐的假设:“自己插翅膀倒是不可能,但它的确是飞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冲朔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打算给云震风一个解释的机会。
云震风挥了挥手,将这办公室内的侍从全部都遣散出去,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悠悠说道:
“其实说起来,这事还是跟天垂湖有关,准确说,跟天垂湖底的那件宝物有关。”
“你说什么?”叶冲朔听到这话,差点激动得站起来。
天垂湖底的那件东西,对他吸引力自不用多提,这几个月来自己也一直在努力回想那股熟悉的波动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绝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四处奔波想要得到的重凰草,居然与这个也有关系……
“叶小友不必激动,先喝茶吧,老夫自会向你解释。”云震风早已料到叶冲朔会有如此反应,淡然地对他摆了摆手。
等到叶冲朔重新冷静下来之后,他才继续娓娓而谈:“其实这天垂湖底究竟埋藏着什么,即便老夫我也是不知道的,我只知道,在距今近千年之前,那件宝物就已经存在于此了。”
“存在了千年之久,却依然没有被人夺走吗?”叶冲朔隐隐也能感觉到这湖底宝物的非凡之处了。
“没错,每过百年,这天垂湖都会开放一次,但你或许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对外界开放。”
“这不是人为约定的吗?”叶冲朔刚一问出这话,就发现了自己的愚蠢之处。
“如果有人能够控制得了这天垂湖,那湖底的宝物早已经不存在了。”云震风笑道,“我是这样理解的,那湖底宝物有着相当之高的灵性,每过百年便会进行一次‘吐纳’,将外界有着强大灵韵的天材地宝吸入湖内来供养它,同时将已经吸光了灵韵的东西舍弃。”
叶冲朔不禁回想起那日在天垂湖看到的可怕场景,被天垂湖出来的那些诱人的“饵料”所迷惑,最终就连自己的灵魂也一并被吸走的骇人画面,感觉云震风的话多了几分可信度。
他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重凰草也是这些被吸走了的天材地宝其中之一了?”
“这只不过是一种可能性而已,毕竟老夫我也不是亲眼所见的。”云震风说道,“不过,考虑到各方面的限制因素,这是可能性最高的一种解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