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p>
第三百四十九章八宗交易大会
感觉到叶冲朔语气上的突然变化,王成的心绷得更紧了,连忙颤声解释道:“对!八大宗之间一直都是有所联系的,比如交易大会,每隔七年便会轮流举办一次,而今年的主办方正是羽华门。像类似的活动还有每隔三年的……”
“不用给我介绍那些东西,”叶冲朔打断他的话,“具体说说这个交易大会,尤其是关于主办方的事情。”
在提到“主办方”三个字时,叶冲朔那话语之中的凛冽让王成再次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向他畏畏缩缩地说出了他所知的这交易大会的全部内容……
实际上,这所谓的交易大会,也就是类似于现场拍卖一样的形式——八大宗各自派遣代表前往,然后将想要易出的宝贝送入大会,经由八宗共同选出的裁审团对其进行评级,评估出的等级,便是这件东西的价值。
因为能够进入八宗交易大会的,必然无一凡物,因此也自然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在评级之后,八宗之间便能够在交易大会之上经过相互交涉,进行同品级物品间的物物交换。
但是这种原始的物物交易方式必然会存在着一些致命的缺陷,比如同品级之中的物品没有能够看得上眼的,而迫切需求的东西却又比自己准备的宝物低了好几个档次,可是就这样交易出去的话毫无疑问会让自己亏损许多……
又比如看上的虽然是同品级的宝贝,但对方却并不需要自己的东西,于是也会造成交涉失败。
这样的缺陷存在于这种物物交易规则的每一个漏洞之中,若是放任其不管的话,毫无疑问这所谓的交易大会就会变成少数人的交易所,大部分人都只能失望而归,甚至是无法继续开展下去。
此时作为主办方的羽华门便要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了,每一届的主办方,都要事先准备好一批从最低品级到最高品级的宝贝,以供其他七宗的代表随时交换,来弥补交易大会之中可能出现的任何缺陷。
由于主办方提供的交易品大多都属于各品级之中的上乘之品,并且数量也十分充足,因此哪怕大会之上出现了七宗间对于彼此的宝物全都不满意的极端情况,那么仅仅是与主办方进行一批交易也足够使这场大会圆满落幕了。
而且由于有着这些可以随时兑换的高品质同级交易物之后,哪怕自家准备的东西不被人看好,也能够与主办方交易后得到更容易被人接受的宝贝,再与别家重新交易。
可以说,主办方才是这八宗交易大会之中的最关键一链,同时也是最需要出资出力的一方,不过也并非是最吃亏的,每一届的交易大会中,主办方都多多少少会通过大量的交易得到一些别人看似没什么大用但实则是极品宝物的好东西,而这其中佳品的数量,就需要看大会上有多少独具慧眼的人了。
也正因为此,每一届派去交易大会上的八宗代表,都会是各宗之中的鉴宝行家。
“那你们真龙殿的这位行家,实力如何?”
对于这个问题,王成先是愣了一愣,似乎是隐隐察觉到了叶冲朔的意图,睁大了眼。
但叶冲朔却并没有给他过多思考的时间,衡龙剑的剑尖便已经抵在了他的喉咙上,一丝丝鲜血从微微破裂的喉管中渗流而下……
“啊啊啊……”他惊颤地叫道,“我说……我说!因为司马鹤大人转职鉴宝,修炼天赋一般,所以本身的实力仅有黄金级中等左右,不过……不过殿主对他极为器重,随身安排了两名元央境初段的强者形影不离地护送!”
元央境?叶冲朔这才想起还有这件事没问,详细询问一番之后,才明白过来鸿武州之中的等级划分。
在鸿武州之中,黄金级以上便是破晓境,随即是元央境,再之后是虚空境,这三个等级阶段,正好与叶冲朔所熟知的剑魂级、剑灵级、剑宗级三个阶段所对应。
这样想来,八大宗的宗主们,想必便是剑宗级的强者了,这样一想,叶冲朔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不过如此”的感慨,同时对于那个名叫羲的黑衣人更加好奇起来。
保守估计为剑皇级的实力,那么必定不会是这鸿武州中人了,若是有这种抬手便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一宗之主的强者在此,恐怕这鸿武州也轮不到他们八宗说了算。
不过,这鸿武州之中的三大境界之间的差距似乎比自己所熟知的剑士等级差距还要大。
回想起在巢穴之中时,向自己暴露身份的凌星便是元央境初段的强者,但与后来现身的羽华门大司祭东方堇,这个身为元央境高段的强者却丝毫没有可比性,两者之间,哪怕是叶冲朔也能够感受到一道鸿沟般的战力差距。
也就是说,如今仅仅是在破晓境初段的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那两个元央境初段的保镖抗衡的了。
但叶冲朔却并未因此而气馁,而是继续问道:“那么这位司马鹤大人,现在何处?”
剑尖仍抵着喉管,王成根本来不及细想,便连忙下意识地答道:“就在附近的昆城之中,因为交易大会已经临近了,所以那位大人基本上每天都会来视察这里的矿洞,收取当日产下的黑珍珠,将其炼化为黑灵珠……”
他说着说着,叶冲朔便将剑给挪开去了,王成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捂着自己冒血的喉咙,冷汗从脸上直淌而下,但他刚为自己从这种濒临死亡的绝境之中捡回一条小命而感到幸运时,叶冲朔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不禁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也就是说,只要我在这矿洞之中慢慢等着,那位司马鹤大人便迟早会自己找上门来的,对吧?”
感觉到叶冲朔这句话语气中的不对劲之处,王成脸上顿时爬满惊惧之色,抬起颤抖的手,指着叶冲朔叫道:“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明明……明明说好了会放我一条生路的!”
“没错,我当然说过。”叶冲朔将衡龙剑收回到身后的剑鞘之中,悠然地道,“不过,我只是保证自己不会杀你而已,至于别人要杀你,可不关我的事。”
王成身体激颤,转头一看,迎面而来的,赫然是阿泰手中的漆黑短刀!
噗哧——
一声轻响之中,漆黑的刀刃便像是扎破一张纸一般轻易地刺穿了他的心脏。
“你……”王成带着惊怒的目光,咬牙死死盯着阿泰那双戏谑的血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抱歉呢!”阿泰带着轻松的语调笑道。
“小爷我啊,全家早就死光了!”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