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二十五章禇寒的过去(上)
p>    第四百二十五章禇寒的过去(上)     “呜啊啊啊……”年幼的禇寒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膝盖,蓝色的练武服上这个部分被弄出了一个大洞,透过这个大洞可以看见他的膝盖上正有些鲜血渗出,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不就是擦破点皮吗?哭什么,真没骨气!”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穿着红色练武服的小孩,仔细看去,这孩子跟禇寒的脸竟是出奇的相似,不,就说是完全相同都行,让人不得不在意他们之间的关系。     “因为……因为哥哥明明说了不会用战技的……”禇寒抽咽着,一脸心疼而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地看着自己的膝盖,那副可爱的纯真孩子的模样,与叶冲朔印象中的禇寒截然不同。     “师傅……”林华看向叶冲朔,那目光像是在询问他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先静观其变吧,不了解他的过去的话,我们也没办法帮到他。”叶冲朔来到这两个孩子身后的亭台里,靠着柱子站定,看着接下来的后续。     被禇寒这么一说,这个穿着红衣疑似禇寒亲生哥哥的男孩脸上顿时露出做了亏心事的神情,他看着左右,用转移视线的方法来避免自己的心虚,“我……我才没有用什么战技哦!父亲大人都还没有教过,我们哪来的战技,你……你别死不认账,输了就哭,小气鬼!”     禇寒顿时哭得更厉害了,“骗人!哥哥骗人呜啊啊啊……我那天晚上出去尿尿的时候,明明看见你在山后,跟叔父在一起,肯定是叔父教你的!呜呜呜……好疼……”     听到这话,穿红衣的哥哥顿时慌了,连忙上前捂住禇寒的嘴,用威吓的口气对他说道:“你……你可不准乱说,我根本没从叔父那学什么东西,不准告诉父亲,知道吗!”     “炎儿,寒儿,你们在做什么呢?”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     叶冲朔抬头看去,发现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男子,身长八尺,一身素白长袍显得清逸脱俗,但叶冲朔却是能够看得出来,此人暗蕴的气质非凡,举手投足间虽然看似普通,但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人格魅力,而且从他深邃的目光中看来,他的实际年龄相比也已经不小了。     最后一点,他很强,至少不会弱于叶冲朔目前在鸿武州见到过的最强者,天野葵。     听到这声音后,红衣的哥哥像是正在做坏事被发现了一样,吓得浑身都激颤了一下,然后连忙松开捂着禇寒的手,站直身体,缓缓转过来,看着这个青年,一边想着说辞一边说道:“父亲大人,我们只是在切磋而已……”     “打架就打架,这么小的年纪,谈什么切磋……”青年豁达地笑了笑,走上前,摸了摸他的头,然后便发现了禇寒膝盖上的伤,顿时关切地蹲下身来,对他的伤势查看了一番,然后才松了口气。     “寒儿,放心,只是一点皮外伤而已,等会儿我给你拿点药膏,不过你们俩是发生什么矛盾了吗?为什么会打到见血呢?”青年站起身来,语气有些严肃地看向两人,问道。     “哥哥他……”禇寒指着红衣男孩,正要说出来,但看着自己哥哥那恶狠狠的眼神,又有些害怕地把手缩了回去,抹了一把眼泪,转头仰望着父亲,说道:“爹爹,我想学战技!”     青年愣了愣,随即抚摸着他的小脑瓜,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还小,现在这个年龄阶段接触魂谷的战技会对身体造成损伤的,等你们八岁了再说吧,修炼一途,一旦踏上,就再也无法回头,趁还有两年的时间,你们更要珍惜这自由自在的时光啊!”     就在这时,一名武者急匆匆地从远处赶来,然后半跪在这青年面前,汇报道:“谷主!禇幽风又来了,现在正在山下与守山弟子交战!”     听到这个名字,青年脸上明显是露出了一丝不快的神情,冷声道:“他又来做什么?这魂谷已经容不下他了,他究竟还想被驱逐多少次?”     “这……”汇报的人迟疑了一下,说道:“他说许久没有见到两个侄儿了,甚是想念,因而特地带了礼物前来探亲的。”     “禇幽风这小子,究竟在打些什么鬼主意……”青年皱起眉,咬牙喃喃道,“带路!”     他正要动身离开,却突然被自己的大儿子叫住:“父亲大人!我也许久没有见过叔父了,想去看看他。”     青年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一眼仍抱着自己的膝盖的禇寒,问道:“寒儿,你呢?”     禇寒摇了摇头,而且用有些不解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哥哥,像是很不理解他为什么那么想跟叔父亲近。     “那炎儿你就跟我去一趟吧,不过记得千万不要乱跑,你叔父现在已经疯了,知道吗?”     禇炎点点头,然后便被青年抱起,一闪身便化作一道流光向山下飞掠而去……     “师傅,我们也去吧?”林华看着远方他消失的那道踪影,提议道。     叶冲朔摇了摇头,视线依然放在禇寒身上,慢条斯理地说道:“别忘了,这里只是禇寒的回忆片段,如果是在他回忆之中没有的东西,那我们也不可能见到,即便一直跟下去,也不会看见他叔父的。”     “原来如此,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林华拍了拍自己的头,惭愧地笑道。     这时,附近山上另一名正在修炼的弟子跑了过来,出现在禇寒面前,“二少主,您的伤要不要紧,需要我去给您拿点药膏吗?”     禇寒摇了摇头,带着还有些呜咽的声音问道:“你知道叔父为什么会被赶出魂谷吗?”     那名弟子一愣,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用极为惊讶的口气问道:“哎?这……这事儿二少主您居然完全不知道吗?”     禇寒摇摇头,“他们都不告诉我。”     “这样啊……”这名弟子为难起来,“如果是谷主的意思,那恐怕在下也没办法透露啊……”     “我不管,你快说啊!”禇寒叫嚷起来。     “好好好,既然二少主这么吩咐了,那我便说吧……”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