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四章唤醒
p>    第四百三十四章唤醒     当光明再次照耀到这片黑暗之中时,场景便已经再次发生了变换。     这是一个安静而祥和的小镇,镇中有着一条河流穿过,为这里添上了一番自然的生机,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详,温和,仿佛此前所发生过的一切灾厄都只是一场梦境一般。     禇寒趴在这条河边,不知昏迷了多久,随着一股微风吹过,他才终于睁开眼,眼圈通红,脸上还满是哭过的痕迹。     他努力从地上爬起来,发现父亲留给他的那条黑色方巾就安静地躺在自己身边,正弯腰想要去捡起来,又一阵风吹来,将这方巾吹向面前的这条河中……     禇寒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万分的神情,毫不犹豫地便跟着跳入到河里去,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游泳,拿出拼命的态势将随着河水上下起伏不定的这条方巾夺了回来,但他也因此而呛了不少的水。     好不容易靠着一阵乱扒游回来之后,禇寒便开始往外大口大口地吐水,鼻腔进水的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但手中死死攥着的黑色方巾却让他终于有了一种安心的感觉,就好像父亲还陪在自己身边一样。     禇寒无意间又将视线投回河面,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     看着这张和禇炎一模一样的脸,他心中的怒火、不甘、懊悔、的复仇……无数的复杂心绪交织在一起,又全部都涌了上来,他用沙哑的音调吼叫起来,发狂了一般地用双拳狠狠击打在水面上,仿佛这样就可以把禇炎给打死一样。     但不管他怎么打,溅起的水花有多大,最终等到他精疲力竭的时候,水面恢复平静,那张脸又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勾起他那绝望的回忆。     最后,禇寒便用这条黑色的方巾,当成一个粗糙的面罩绑在脸上,将自己的脸给蒙了起来,这时他再看向河水中的倒影,才终于有种找回了自我的感觉。     他疲惫地靠在河岸边的石阶上,呆呆地望着天空,眼神中一片死灰,对未来看不到半点希望。     一条野狗从他的身边经过,口中叼着一块肥肉,然后像是看不见禇寒一般,就将肥肉放在他身边,地啃食起来。     看着这条吃得十分投入的野狗,禇寒也突然感觉到了腹中的饿意,但他也不敢跟这条野狗抢食,只能看着它一口口地吃掉这一大块肥肉。     “呵呵呵……”他突然苦笑了起来,也不管它根本听不懂自己的话,对这条野狗说道:“同样是没有归宿的孩子,你却比我过得好得多啊。”     这野狗竟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禇寒,了舌头。     被这样一条大狗这样看着,即便禇寒此时刚刚经历过人生中最为悲痛的回忆,也不由得有些发怵,他挪动着自己的位置,想趁早离开这里。     但这野狗接下来的行动却是让他诧异万分。     它将剩下的肉块叼起来,放到禇寒面前,然后离开了。     但没走多远,便看见一个屠夫拿着菜刀追了过来,愤怒地叫嚷道:“死狗!老子开个肉铺不是让你来偷吃的!今天我非得宰了你不可!”     那条野狗顿时撒腿就跑,但很快便停了下来。     它的面前站着一个老太太,老太太对它摆了摆拐杖,怒气满满地教训道:“阿泰,你又乱偷吃东西了!”     在看到这个老太太之后,这狗便缩起了脖子,呜呜地低叫着躲在了她身后,老太太叹了口气,只好给追上来的屠夫赔不是:“哎呀老铁头,今天又给你添麻烦了……”     原来是有归宿的吗……禇寒眼中划过一丝落寞,从地上站起来,便要离开这里。     “哎呀小兄弟!过来过来!”就在他准备离去之时,身后传来一个奸猾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发现是一个贼眉鼠眼的野小子,看起来似乎比他大几岁,正在冲他挥手。     “怎么了?”他走上前,问道。     “小兄弟,看你这样子,没什么去处吧?”那野小子显然是很会察言观色,一说话就直击禇寒的要害。     “没有。”     “没有家人吧?”     “全死了。”     “嘻嘻嘻!那正好,兄弟我这有笔买卖,跟着我一起干,得的好处咱们对半分,怎么样?”野小子便立即趁机对他怂恿道。     禇寒点点头,反正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无所谓了。     “真实诚!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那野小子一把搂着禇寒的肩膀,向一条巷道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套近乎地跟他聊些有的没的。     “对了,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对于这个问题,禇寒停下了脚步,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阿泰。”     “阿泰?真巧了!这镇上有条狗也叫阿泰来着!”那野小子顿时惊奇地叫起来,但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言辞似乎有些不当,连忙转移话题,“话说你以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事啊?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阿泰摇了摇头,“我没有过去,只有未来。”     这话说出口之后,周围的世界便再度恢复了一片黑暗。     静寂的黑暗之中,禇寒小小的身体蜷缩着,抱着自己受伤的膝盖哭泣不已,一如最开始那样。     “结……束了?”林华看着四周的黑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结束了。”叶冲朔的神情十分凝重,“但我们不能让它再开始了,整日浸泡在这样的回忆之中,没有人会受得了的。”     叶冲朔走上前,在周围的景物再次明亮起来之前,来到禇寒的身前。     然后,他从体内储存空间中将禇寒的那件隐匿之袍跟黑色方巾拿出来,递到这个孩子面前。     “已经够了,禇寒也好,阿泰也好,你就是你自己,未尽之事,完成了吗?”     也不知他这句话有着什么样的神奇魔力,在话音落下之后,本应该完全看不见叶冲朔他们的禇寒,居然抬起了头,伸出那小小的手臂,抓住了叶冲朔递过来的黑色方巾。     就在这一刻,他的身影迅速变化,转瞬间,那个熟悉的禇寒就又出现在了叶冲朔跟林华面前,一脸冷肃,但那仿佛永远都融化不开的冰冷目光中,却第一次带上了深深的歉疚。     他站起身来,看着叶冲朔,低声道:“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们,已经……没有资格再穿这隐匿之袍了。”     “这不是欺骗。”叶冲朔纠正他的话道,“每个人都有一些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我也一样,相反,我们擅自偷看到了你的这一段秘密,应该道歉的是我们。”     “即便如此,这隐匿之袍也请你先替我保管。”禇寒将叶冲朔交给他的黑色方巾缠缚在手臂上,“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情,必须以禇寒的身份去完成!”     “还是要把我们排除在外吗?”林华踌躇了一下,问道。     禇寒摇了摇头,看着两人,“不……请跟我一起并肩战斗吧,拜托你们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