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p>
第五百四十一章你是谁
听到这个答复,叶冲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一来是佩服剑宗弟子的联想能力,毕竟在没有林华的引导下,剑宗内部会出现如此广泛的相同猜测,只能是他们自己的观念影响,认为如此强大的人物,必然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而又实力无比强大的宗主无疑。
不过这种猜测倒也是十分利于剑宗发展趋势,在现在剑宗这种一盘散沙,宗主完全消失的情况,若不是有着这一块他们自己画出来的大饼撑着,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宗主的考验,恐怕剑宗早已经名存实亡了。
二来,他们还真没猜错,毁掉羽华门的人,的确是他叶冲朔,不过就算他在这里坦诚,林松清也是肯定不会相信的。
“你也觉得这就是一群疯子,对吧?”见叶冲朔脸上那啼笑皆非的神情,林松清便产生了一点合理的误会,进而问道,“话说,你以前也在这剑宗之内待过一段时间,在你看来,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很难说。”叶冲朔思考了许久之后,才给出一个简单的评价,“他们对下属弟子的管理极其松散,而高层则始终保持着神秘,极少露面,内部也从来只流传着剑宗底蕴极其庞大的传言,即便是我,也从未见过这剑宗宗主的真容。”
叶冲朔并没有直接吹嘘剑宗有多么多么厉害,剑宗出现至今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内部想必已经混进了不少其他宗派的线人,更别提像散金楼这种专门收集情报的商人了,现在在剑宗之中所能挖掘得到的信息,差不多也就是这么多,若是叶冲朔说出了一名剑宗弟子一般不可能得知的信息,那才是最容易引起怀疑的。
林松清微微点了点头,叶冲朔所言,跟他所了解到的情报倒也差不多,可惜这些信息除了能够给剑宗再添上一层神秘度以外,什么用都没有。
“对了,还有最后一件事,也是我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叶冲朔顿了顿,看起来似乎是在犹豫,“这件事,或许关乎到八大宗之中最不可告人的机密,我能问出口吗?”
“你问吧,老夫可不相信以你的能耐可以接触到那种层面的秘密。”林松清毫不犹豫地允许道。
叶冲朔微微一笑,用最平常的语气,说出了一个令林松清后背发凉的问题:“请问,像那种突破了虚空境,实力强大到足以操纵空间之力的存在,在每一个大宗之中,都有吗?”
林松清几乎是在一瞬间的功夫便踏步闪身到了叶冲朔面前,抬起手作势就要将他一掌拍死!
但下一刻,他便立刻意识到了面前之人是他失散多年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孙子,便冷着脸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将手上的灵气散去,但语气之中却带上了一丝不容易听出的颤抖:“你,你是如何得知这件事的?”
叶冲朔耸了耸肩,“别忘了苏青是在什么地方发现我的,我可就在羽华门覆灭的现场,眼睁睁看着羽华门的那位所谓的老祖出现的。”
“仅凭这一点,你就推测八宗之中每一家都有这样一位老祖了?”林松清板着脸喝问道,像是想要逼迫叶冲朔将他那危险的猜测给扔掉一般。
但叶冲朔并不领情,反驳道:“若是其他大宗没有这样的人物,光羽华门一家独有的话,那羽华门岂不是早就能称霸鸿武州了吗?当然,这也只是我的推测,若是不对的话,也算得上是对极道宗的一个警示,这应该算得上是大功一件吧?”
看着叶冲朔脸上的笑容,林松清头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想要给你带来麻烦,不一定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只需要有一张嘴一个脑子就足够了。
他又哼了一声,攥紧双拳,下巴上的花白胡须微微颤动着,说道:“赶紧把你这种愚蠢的想法忘掉,这就已经算是大功一件了!记住,这件事,今后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否则有人想要杀你灭口的话,恐怕就是老夫也救不了你!”
“还真是个严厉的爷爷呢!”叶冲朔叹了口气,摇摇头,指向一边,“可惜,已经晚了。”
林松清转头一看,只见在那大树的旁边,不知何时竟又站了三名老者,不看不要紧,这一看,顿时将林松清惊得后退了好几步,口中连忙为叶冲朔辩解道:“宗……宗主!请不要见怪,刚才只是这小儿信口胡言的而已!”
三名老者其中一位白发苍苍,拄着龙头拐杖的矮小老人走过来,脸上带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呵呵呵……不必如此紧张,我只是来看看那个让你林松清日日夜夜牵肠挂肚的孙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如今看来,实力虽废,但这脑子却是够用的。”
叶冲朔细细打量着这位老者,体态丰盈,虽未驼背,却矮小得如同幼童一般,满头的白发披散着,和胡子连到一起,直垂至那浑圆的腰腹,身上却披着一件宽大且后摆极长的素袍,尽管看起来如此滑稽,笑容看起来也十分平易近日,但他的身上却有着一种隐隐的上位者威势,虽然没有天野葵那样张扬,可内在的气质却不输给那女人。
“你便是这极道宗的宗主吗?”叶冲朔看着这个个子恐怕只及自己腰部的肥胖老人,笑问道,“请问尊姓大名?”
“放肆!见了宗主竟敢不行跪拜之礼!是想寻死吗?”站在这肥胖老人身后的一名枯瘦老者顿时厉声喝道。
“目无尊长,出言不恭,果然是没有家教的人啊——”另一名长眉老者拖着长音缓缓说道,虽未生气,但话语之中带的刺谁都知道是在直戳林松清的痛处。
但眼下的情况,即便是林松清也不敢护短,再次板起脸来,对叶冲朔喝道:“宗主之名不是你一个小辈能够随便询问的,还不赶快施礼!”
叶冲朔摸了摸下巴,理所当然地说道:“可我并不是极道宗的人,为什么要按你们极道宗的规矩来?”
以他如今剑宗宗主的身份,以及未来的野心,即便这老者的确是极道宗的宗主,也最多与他平辈而已,而且这还得是叶冲朔自降身份之后的结果,这样看来他的确是没有必要对他施礼。
但在这些长老的眼中,这就是大不敬了。
而且从那两位长老的口气中,似乎还有种想要借题发挥,借以打击林松清的味道。
“无妨。”肥胖老者摆了摆手,并不介意叶冲朔的态度,依然保持着那和蔼的笑容,说道:“老夫便是这极道宗的宗主,欧阳和,那么,你又是谁?”
叶冲朔心知他这已经开始在试探自己了,但如今已经实力尽废,尚且需要寄人篱下的他,却依然不愿放下自己已经觉醒回来的傲气,高声答道:
“剑宗弟子,叶冲朔。”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