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第六十四章钱雷的考量


“你确定吗?”


第二天的清晨,钱雷站在钱府大门口,对收拾完行囊即将离开的最后一个家仆仔细询问道:“昨天那个用火系战技的小丫头,在遇到那个叫叶冲朔的人之前,真的从未修炼过?”


“是的,大长老,这一点钱家上下所有人都可以确保无误。”虽然这家仆已经恢复了自由身,但钱家大长老的威望还是极为震慑人心的,因此他依然是一副尊敬的样子,认真回答道,“她从小便一直饱受夫人的折磨,如果有任何一点能够反抗的力量,想必都不会导致今日的结果。”


“那她被叶冲朔带离钱家到现在……总计有多长时间了?”钱雷抚着胡须,沉思片刻,继续问道。


那家仆想了想,回道:“五六天的时间吧?当时是和被挟持的少爷一起随那人出城的,直到昨晚我们才重新见到她,虽然没几天的时间,但感觉变化倒是挺大的。”


“我知道了,你走吧。”钱雷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自这家仆离去后,这偌大的钱家,便也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位长老,其他人死的死,走的走,钱家……已然是一副覆灭过后的萧条景象。


“大哥,你为何突然对这丫头感兴趣了?”钱云见钱雷一副皱眉沉思的模样,不禁问道。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昨晚的决定到底是否正确罢了。”钱雷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如今看来,的确没有做错,这个叫叶冲朔的人,年纪虽小,但却实在可怕。”


钱云一听这话,心头顿时又火冒三丈,终于忍不住叫道:“又是这样的话!大哥,我是真不理解,以你现在这黄金级下等的实力,别说他一个区区的青铜级上等,就是要灭杀我们这样的秘银级,也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我们明明占据了绝对的实力优势,为什么却还要将整个钱家拱手相让?”


“三弟……”钱风皱眉喝道,想要让他马上停止继续对大哥的出言不逊。


“二哥,你先闭嘴!”钱云反倒是对着钱风怒喝一声,将他即将出口的话给顶了回去,随即钱云看向钱雷,昨晚憋了一晚的怒气彻底宣泄了出来,“把我们钱家百年基业一夜毁掉也就算了,事到如今,大哥你还在说一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今天如果你不将话说明白,我钱云……宁可与你断绝兄弟关系!”


钱雷面对眼前这暴跳如雷的三弟,脸上的神情没有丝毫波澜,轻轻摇了摇头,叹道:“三弟,老实说,正是因为你一向都是如此目光短浅,看不到大局,所以几十年来,我宁可将你拔升到长老之位,也从来不敢让你接替家主之位。”


“你……”


钱云瞬间涨得满面通红,胡子都气得直发抖,但他还未将话说出口,钱雷便继续开口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你们或许是在想,我隐居山林多年,把性情都给磨钝了,开始变得怕这怕那了,对不对?”钱雷说道,随即看了看两人脸上的神情,不由得摇了摇头,“既然如此,那我就说三个,你们或许从未注意到的问题。”


“第一,我们姑且先忽略掉与叶冲朔年纪完全不相符的实力,把注意力放到他身边的这个女孩……也就是引起我们钱家灭亡的根源之人身上来,刚才我的问题你们也都听到了,在她跟叶冲朔离开钱家之前,是没有经过任何修炼的,那么……”钱雷眼睛像一只老狐狸一般微微眯起,话锋一转,问道:“昨晚她对家主夫人使用的那种火系战技,你们认为是哪种级别的?”


“我哪会去注意那个?丁级的吧?”钱云不满地嘟囔了一句。


“不,至少是丙级。”钱风仔细回想了一下,神色凝重地答道,“虽然很不甘心,但那丫头使出的……的确是我们所能掌握到的最高层次的战技。”


“没错,确实是丙级。”钱雷点点头,“但是与寻常的丙级战技完全不同,那种火焰里面,还蕴含着一种连我都从未见过的能量,具有不可思议的毁灭之力,如果是以同级的丙级战技与之相战,恐怕将会败北得极为干脆利落。”


他看着两人脸上不自然的神情,摇摇头笑道:“好吧,那我们先抛去这一点不谈,单单就说……一个年方十岁的小丫头,在六七天的时间内,便习得了一门丙级战技,这意味着什么?你们二人,都被誉为钱家天才之中的天才,那么你们习得一门丙级战技,又花去了多少时间呢?”


此话一出,钱云钱风两人顿时都是一怔,随即不免面露尴尬之色,一时间默不作声。


“不必羞愧。”钱雷笑道,“因为即便是老夫,当年也是整整耗费了三年时间,才完全掌握第一门丙级战技罢了!那么第二个问题,这种丙级战技,是何人传授于她的?”


“这还用问吗?除了那小子以外,还有谁能教她?”钱云越发不满地回道。


钱雷不紧不慢得又追问了一句:“那么,换做你,能够在七天之内将一个什么也不会的普通人变成一个能够轻易使用丙级战技的青铜级高手吗?”


钱云语塞,不知该如何作答,事实上别说是青铜级,七天内他能让一个普通人领悟什么是灵力就已经算不错了……


“即便如此,也只是又一次证明了叶冲朔的天赋惊人而已,如果您允许的话我们可以马上杀了那个丫头以绝后患,这与大哥的顾忌有什么关系吗?”钱风不解地问道。


“这就是第三个问题了。”钱雷双手负在身后,缓缓说道,“我怀疑,叶冲朔的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势力的支撑,就连他自己的实力,也只不过是在这七天内提升上去的罢了。”


“简直荒谬!”钱云叫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说,一个什么也不会的毛孩子,仅凭七天不到的修炼,就能与我和二哥战得不相上下了吗!就能凭他一人之力灭了整个钱家了吗!”


钱雷丝毫不为之所动,对钱云淡然问道:“他从钱家叛出去的那一晚你也在场,那我且问你,那时你在他的身上可曾感受到一丝灵力波动?”


钱云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支支吾吾地回道:“那……那倒是没有,不过也不能排除这是他刻意隐藏起来的结果!”


“有这个必要吗?”钱雷问道,“据家仆所说,他那晚还是劫持了钱家少爷才得以安然脱身的吧?如果那一晚他就已经有了如今的实力,大可以直接杀出钱家,至于如此狼狈?如果那一晚之前他便已经有了如今的实力,为何直到今天才开始找钱家算账?”


“大哥说得不无道理,”钱风敲了敲手中的龙头拐杖,神色间满是疑惑,“可是……仅仅七天内,从一个普通人境界提升至如此恐怖的地步,掌握如此之多的乙级战技,这一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大哥你有头绪吗?”


钱雷的神情也凝重了起来,低声道:“唯有一种可能……你们两个,还记得关于另一个大陆的事情吗?”


听到这话,钱云钱风二人同时心中一震,那遥远的传说再次在他们心中回想而起,令他们有些不敢相信,“大哥……你是说……”


“算来,正好赶上百年之期,天垂湖又到了开放的时期,这种时候,有那种存在前来地央州,并不是什么太过奇怪的事情。”钱雷抬头,望向悠悠青天,“如果有那个大陆前来的高人恰巧发现了这里有两个可塑之才,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闻言,两人久久无言,他们不由得想起在还是幼年时父亲便给他们讲述过的传说,那个关于地央州以外的世界,至今一回想,仍感颤栗。


“如果那一晚我对他出手,激怒了那个大陆的强者,那么钱家的覆灭,恐怕就远没有这么麻烦了。”钱雷轻叹一声,“无论你们怎么想,这便是我自己的考量,钱云,现在你还有意见吗?”


钱云想要说点什么,但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乖乖闭嘴,他不得不承认,大哥远比自己要考虑得周全,每一条都有理有据,无法不信服。


“那么,这事要通知在天元学院的大少爷吗?”钱风问道。


“大少爷?”钱雷愣了愣,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了一般,“你是说我在闭关前那个几岁大的孩子吗?已经进了天元学院了啊……罢了,告诉他也只是让他徒增悲痛而已,姑且先瞒着吧。说起来,叶冲朔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他?”提到这个人,钱风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他的鼻子简直比狗还灵,自从您同意让他随意搜刮钱家资产之后,昨晚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他就已经将钱家的地下藏宝库都找到了,甚至还打开了所有的秘藏暗门,恐怕到现在,已经没有给我们留下半点有价值的东西了。”


钱雷摇摇头,“罢了,随他去吧!反正天垂湖如今已经开启,你们二人也随我前去,如果这次能在那里取得些好处的话,我们钱家何处不能东山再起?”




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小蚂蚁追书 ,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打开支付宝搜:7441595,有红包可以领,每天限1个.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精彩小说网 . http://www.jingcaiyuedu.com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版权申明/书籍屏蔽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