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四十四章九星峰上
p>    第六百四十四章九星峰上     婚典当晚,深夜。     九星峰上,宗主祠内,灯火通明,里面供奉着历代宗主的牌位,同时也是现任宗主欧阳和的居所。     此时正月圆通明,欧阳和独自一人站在宗主祠外的一颗大槐树下,负手而立,望月兴叹,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而,他偏头看向身后,问道:“韩铭,你来了?”     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转身望去,除了萧瑟的夜风,拂过这九星峰顶的花草树木以外,并无他人。     但就在下一刻,杀机四溢,一道身影如同疾风迅雷一般地从头顶的槐树中杀下,磅礴的灵力瞬间外放而出,与周围的天地灵力高度共鸣起来,强大的灵气威压震得祠堂门口的结界不断荡起涟漪,风铃催响……     “六壬化清掌!”     一声暴喝之中,偷袭者身上的灵气涨到巅峰,电光火石间,凝缩着恐怖灵力波动的一只白色巨手从他掌心之内脱射而出,向欧阳和倾压而来!     这巨掌足有数丈之高,内中积蓄的灵力更是庞大得如同浩渺烟海一般,若是就这样拍下,爆发而出的能量足以将整个宗主祠给荡平,甚至这九星峰的山头都有可能被震垮!     元央境战技?     欧阳和冷哼一声,面对这迎头拍下的白色巨掌,仅仅是以枯瘦的手掌相对,远远看去,如同一只蝼蚁探出了触角,与一只象腿相撞一般!然而——     轰!!!     宛若雷鸣一般的轰爆炸响之中,这白色巨掌反被欧阳和给单手抓爆,崩灭的灵气能量几乎将空气都烧灼得扭曲了起来,向四面八方荡漾开去,最终重归于一缕缕纯净的灵气,回归于天地之间。     欧阳和随即又一挥手,这整片九星峰上的灵力尽皆为他一人共鸣,将所有的灵气都封锁了起来,旁人再不能吸收半分。     那偷袭者似乎还不甘心,冲射上前想要与他展开近身战斗,但欧阳和却是不慌不忙地于虚空中轻点了几下,身旁的槐树上顿时在一声声清脆的裂响声中被一股无形之力折断了几根树枝……     嗖嗖嗖!!     树枝飞射,发出箭矢一般的破空音啸,其速度甚至堪比虚空境强者的全力冲刺,只见几道白光于面前闪烁而过,那偷袭者前冲的身体便已然被这几道树枝穿插而过,且极为巧妙地从其膝关节、腋下、双腿之间穿过,形成一个交叉的树枝枷锁,将其行动能力彻底锁死,而并未伤及对方分毫。     然后,欧阳和才缓缓踱步来到这个偷袭的黑衣人面前,将他脸上的黑色面罩撕去,扔到一边。     看见此人的真实面貌之后,欧阳和脸上却也没有半点波动,似乎是自刚才他出手时便辨认出了其身份。     欧阳和板起脸来,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被这树枝囚笼架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的枯瘦老者,问道:“韩铭,说说吧,为何要攻击老夫?”     没错,这于半夜之时,潜入到九星峰上,来偷袭一宗之主的人,竟是这极道宗的大长老!     虽然被抓了现行,但韩铭脸上此时却是一片释怀之色,“如此卓越超群的实力,仁厚不杀的胸怀,看来宗主依然还是宗主,是我多虑了。”     欧阳和挑了挑眉,似乎是有些诧异,随即训斥道:“韩铭,你做事向来稳重,但今夜仅仅为了验证老夫的真伪,就做下这等傻事?你可知道老夫刚才若是稍晚一点认出你来,你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因为宗主今日的决断实在是不合常理,我越思越恐,这才不得不亲自出手试探。”韩铭叹了口气,说道,“另外,韩某今晚也的确是抱着必死的心过来的,穹儿今日之过错,万死尤轻!还请宗主连同我一起惩戒!”     欧阳和闻言,也是长叹了一声,随即摆了摆手,困住韩铭的这些树枝便自发折断,问道:“穹儿醒来了没有?”     韩铭点了点头,“醒了,只是变得十分消沉,不与人言,也不吃饭,只是一直躺在床上,如同木头一样。”     欧阳和脸上闪过一丝痛惜之色,有些疲累地说道:“穹儿之所以会变成那样,老夫也难辞其咎啊!何况我今日所为,连我自己快不认识自己了,你会有此顾虑,也实属正常,这冒犯之过,就免了吧!”     “宗主……”韩铭老泪盈眶,不知该说什么好。     “但是老韩啊,你要知道,老夫之所以做此决定,也是有所苦衷的……”     “韩某相信宗主有难言之隐,我也并非是为穹儿鸣不平,只是有一事太过不解!”韩铭有些激动地说道,“为何……为何偏偏是那叶冲朔?宗主你可知晓离去的宾客暗地里都在说些什么吗?”     欧阳和点点头,“不必多说了,我都大致能猜到,无非便是老夫与剑宗暗地勾结一类的猜测吧?”     “不仅是他们,极道宗内的很多弟子跟长老都颇有怨言。”韩铭轻叹了一声,“宗主,不管那叶冲朔给你许诺了什么样的好处,也不应……”     “好处?”不等他话说完,欧阳和便将其打断,随即笑道,“他可没给我什么好处,这一切,都是老祖亲自下的命令。”     “什……什么?”这一事实让韩铭大感意外,“可是老祖他……不是早已不管宗派事务了吗?”     欧阳和苦笑了一下,拍了拍韩铭的肩,“可就是在叶冲朔见过老祖之后,他便给出了这样的命令,不仅如此,还让老夫听命于那叶冲朔,除去宗派事务可不受他约束以外,他可是完全踩在了我的头上。”     “这……”韩铭面露惊色,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竟会是这样。     那个连修为都已经尽废了的小子,竟能够说得动老祖,将这少宗主之位轻易地取在手中,甚至还可以随意驱使这极道宗内最为德高望重的宗主,这已经是颠覆了韩铭过去对他的全部认知。     一时间,韩铭惊得他连话都说不完整了,“那叶冲朔,何德何能,竟敢……”     “所以啊,老韩,万万不可小瞧了此人,先不提实力,就手段以及心计而言,这叶冲朔,可真比穹儿强了不止万倍。”欧阳和叹道,“当然了,穹儿也是很优秀的,此事,老夫也感到有些对不起他,虽然他的反应有些过激,但我也不追究其责了,你回去之后,再好好开导开导他吧,这叶冲朔,不是他能够竞争的对象。”     “既然是老祖的命令,那我也无话可说,如此看来,宗主也是顶了巨大的压力,韩某羞愧啊!”韩铭情绪再次激动起来,他虽私心相当重,有时也会过分偏袒韩穹,但是在面对整个极道宗的利益时,他还是能分得清轻重的,因此才一直得欧阳和的重用。     “好了,你先回去吧,今后莫要再刁难叶冲朔,尤其是穹儿,你可得把他看紧一些。”欧阳和再次拍了拍他的肩,叮嘱道,“此次过错虽免了,但若他还不识趣,下次再犯,即便老夫爱才,也不得不明正宗规,清理门户了。”     韩铭点头应下,随即便向山下离去……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