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五章意料之外的晋升
p>    第七十五章意料之外的晋升     噗!     像是用刀扎破了水球一般,一声脆响之中,大量的脓液和已然乌黑一片的浊血猛然从匕首刺入的地方飚射而出,大量腥臭温热的液体溅洒在林华全身各处,但他却如同已经变为了一尊石像一般,就这样保持着刺入的姿势,一动不动。     不可思议的是,对于这足以致命的一刺,之前还在不断哀鸣着的老者却是突然没有再发出任何形式的惨叫,不仅如此,此时此刻,他竟是睁开了眼,似乎是因为回光返照的缘故,浑浊的老眼之中,第一次散发出了一丝神采……     他像是如梦初醒一般,视线缓缓下移,在看到刺入自己心脏的这把匕首以及站在面前一脸释然的年轻人时,眼中并未流露出任何惊慌害怕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某种难以述清的复杂情绪,他用这样的眼神静静地注视着林华,之前被扎破了还在留着脓液的右手颤抖着吃力地抬起来……     林华握住了这只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垂下的手,平和地与老者对视着,轻声道:“前辈,我不乞求您的谅解,只愿您一路走好。”     老人干裂的嘴唇微微蠕动了几下,似乎是想说点什么,但他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眼皮缓缓合上,与此同时,林华从他手上感觉到的最后一丝力量也随之消逝。     整个甲区会场的气氛为之寂静了数秒,这一幕实在是出乎了大部分人的意料之外,以至于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接下来,便是整个会场如同沸腾般的喧闹……     “那家伙干了什么!他……他居然亲手杀了吴大人!这个刽子手!他是怎么进到赛场的!”有人开始失去理智地怒吼起来。     “竟敢杀害吴老!你这小子,是想与整个医界为敌吗!”将吴明尘作为偶像崇拜的一些人更为激动,如果不是因为人潮太过拥挤,恐怕立刻就要跳到林华面前跟他拼命了。     “真是想一步登天想疯了!以为这样投机取巧,便能获得晋级决赛的资格了吗?这可是皇宫内威望最高的御医,就是被病痛折磨而死,也绝不是你这等人能够玷污的,等着上断头台吧!”也有不少人看热闹地哂笑着。     “来人!快来人!有刺客混进来了!”观众席上更多的则是这类胆小怕事的百姓,也不知是谁带头先叫起来,随即场面便越发混乱起来。     ……     在此之前,几乎没人能想到,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年轻人,竟会有如此胆量杀害这样一个在整个神赐国都算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而且还是如此的明目张胆!     就在甲区会场内的喧嚣之声都快要将屋顶给掀开来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考官终于发话了,一开口,便是一声如同洪钟嗡鸣般的震喝:     “肃静!”     这一声震喝带着极为深厚的灵力波动,在整个甲区会场中都了一片回声浪潮,将所有人的耳膜都震得一片嗡响,像是要昏死过去了一样难受。     不过,也幸得于此,原本混乱不堪的喧闹场面也终于是恢复了安静,人们也终于想起还有考官的存在,便都乖乖闭上了嘴,等待考官的发落。     毕竟这里就在皇帝的眼皮底下,不管他们再怎么激动,还是不敢太过放肆的。     待到场面安定下来之后,一脸严肃的考官才将目光投向站在床前的林华,沉声问道:“你可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在下知道。”林华后退了两步,再次向已经逝去的老者行了一礼,才望向考官的位置,一脸平静。     “我为吴大人摆脱了麻瘤病的折磨,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么……”考官的声音之中听不出他的情绪,他转而看向,那把匕首依然还插在吴明尘的心口,浊血和脓液止不住地渗出,逐渐染红了床单,看上去极为扎眼。     真是再明显不过的凶杀现场。     “那么,你也已经做好了承担相应后果的准备了吧?”考官问道。     “是的,从应下挑战之时,在下便已有心理准备。”林华淡然地回答道,看上去的确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远处,在自己先前所站的位置,叶冲朔仍坐在那栏杆上面,一脸轻松的笑容,看起来似乎并未感到半点吃惊。     是了,叶小哥的话,应该早已经看穿自己的意图了吧……     “参赛之人,报上名号。”就在林华分神之时,考官再次对他问询道。     他抬起头,正视着考官,朗声将自己的名字报出:“弥阳城,济世阁,药师林华。”     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呢?严刑逼供?囚车游街?还是直接处死?林华在心中揣测着,之前在台下一想到这些,他还会感到心底发毛,但现在真正要面对了,却莫名坦然了起来。     考官点了点头,然后突然面向整个观众席以及大批前来的参赛者,庄重地宣布道:“甲区题目已被,来自弥阳城济世阁的药师林华,获得晋升个人赛决赛资格!”     如果说刚才场内的气氛是被考官的威严震慑住而产生的暂时安静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所有人被这与预想中截然相反的结果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的死寂。     “抱歉……”就连林华自己都半晌没能反应过来,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困惑而迷茫地对考官问道,“请问……您刚才说什么?”     “你没有听错,”考官来到林华面前,将一个玉牌递给他,“这是晋升的凭证,带着这个才有资格决赛,保管好,弄丢了的话一切后果自负。”     林华动作极为僵硬地接过这块玉牌,明明都已经做好必死心理准备的他,面对这如同梦境一般的场景,一时间反倒是慌了神,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我明明亲手杀了吴老前辈……”     “没错,我亲眼看见了。”考官神情泰然,理所当然地说道,“不过你也同样完成了题目要求,按照大会规则,自然是应当判你过关的。”     就在这时,一个同为参赛者的药师终于忍不住了,在台下愤怒地大喊道:“这未免太离谱了!这明明都已经把人给医死了,不!说医都太便宜他了,这家伙就是个杀人犯!把自己的病人亲手杀死,这就算是过关,成何体统!简直可笑!这药师大会的规矩,难不成都是笑话吗?”     “呵,”考官冷笑了一声,反倒是用更为理直气壮地口气回驳道,“你口口声声说规矩,那你可还记得这个题目的规则是什么?”     “如果有人能够让吴大人免受这麻瘤之苦,便能得到他的亲笔推荐,直接晋入个人赛的总决赛。”他又重复了一遍规则,随即高声道:“这题目的规则,还有多少人留有印象?没错,题目从未规定过必须将这麻瘤病治好,只要让吴大人摆脱病痛即可,而这一点,来自弥阳城的这个年轻人,已经做到了!”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